第一百章 帝国的分裂

在霍里王国的最东边,断军之谷再往东,相隔一道克鲁萨德大门,曾经存在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帝国。

帝国还存在的时候,与王国的关系一直很紧张。出于宗教征服的原因,王国也与帝国打了不少仗。教会希望把他们的信仰传播到更远的地方,帝国则对教会严防死守,生怕王权跌落进神权的深渊。

在十多年前,两国还是一直摩擦不断。为了应对这个情况,王国甚至还开展了大面积的战争教育普及。之前那个“模拟战争游戏”,也是因此而来。

然而,这种对峙却没有持续下去。在八年前的某一天夜晚,异变骤生,帝国的国王极其突然地暴毙而死。随之,帝国也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国王有三个子女:两个王子和一位公主。很快,两位王子展开了王位之争,帝国也随之动荡。然而,正当两个王子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沉默不语的公主却忽然站出来,率军占领了帝国西面大片的领土,自立为王。

一时间,全国上下,无不震撼。两位皇子见状,也不甘示弱,各自在帝国的南面和北面驻扎军队,自立为王。自此,强大的帝国一分为三,再也不复当年的辉煌。

帝国分裂成的三个国家,分别是:弗瑞登、伊科尔、以及卡瑞特斯。

看到信封上的那一行字时,本杰明的脑中,便浮现出了系统给他恶补过的这段历史。

卡瑞特斯的国王陛下亲启……

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卡瑞斯特,是大王子占据帝国北面后,建立的国家。而卡瑞特斯的国王陛下,说的自然只能是那位在权利斗争中最吃亏的大王子了。

帝国虽说一分为三,但他们在面对教会的时候,态度还是相当一致的。尽管教会这些年也一直努力用柔和的方式,渗透传教,但是因为这三国——尤其是那位公主建立的、和王国接壤的伊科尔对教会异常坚决的态度,传教的进展还是非常慢。

也因此,用敌国去称呼这三个国家,也不能算错。

这样想着,他又看了看手中的信。

一位受到教会重视的牧师,给敌国的国王写信……

那一瞬间,本杰明感觉自己接触到了一场惊天大阴谋。

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,他们可能会陷入深思,眉头紧锁,甚至会犹豫要不要打开信封,免得让自己牵涉其中。但是,这封信却落到了本杰明的手中……

他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玩这么嗨,加他一个啊!

因此,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拆开了信封。

信纸拿出来一看,哟呵,写得还挺长的。没办法,再激动也得看清楚信里写了些什么,因此,本杰明只能深呼吸,静下心,开始阅读这封信的内容。

虽然现在时间已近黄昏,但还好天没有黑,他也不至于看得太伤眼。

大约用了十分钟左右,他非常仔细地读完了这封信。

读完之后,他放下信纸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刚才兴奋的心情也在此刻荡然无存。

本来,他还以为这封信表现出的,会是牧师背叛教会的倾向,以及他向敌国投诚的决心,这些当然能让作为法师的本杰明觉得幸灾乐祸。然而,他没想到的是,想要投诚的却是那位卡瑞特斯的国王。

卡瑞特斯准备乖乖地投入教会的怀抱了!

本杰明怎么看出来的?

因为这封信里,大半说的都是加冕仪式的细节。上面写着教皇会如何如何为国王加冕,国王又应该如何如何向神效忠。能落实到这个地步,说明卡瑞特斯和教会的暗中联合,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。

不论放到哪个国家,这绝对都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。

听说,前几个月,卡瑞特斯才把一个试图传教的神父当众绞死,以此表示对教会的不齿。没想到背地里,他们却早已经和教会勾搭到一起了。

这戏做得真足。

本杰明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。

这件事已经足够爆炸了,然而在信中,教会另外还写了一件更加爆炸的事情——他们对卡瑞特斯的承诺。

信里说,教会将会派出军队攻打伊科尔和弗瑞登,而卡瑞特斯只要在那个时候突然反戈,击溃另外两个国家,教会就会把两国的领土赐予大王子,让他重新统一帝国,成为真正的国王。

果然是一场大阴谋。

本杰明也了解到为什么卡瑞特斯想要向教会投诚了。

不论在哪个世界里,长子继承始终是主流,可作为帝国老国王的长子,这位大王子殿下却没有如愿。本杰明也不了解他们当时的情况,但是次子能和长子一争王位,那次子肯定是比长子更厉害的。

有个厉害的弟弟,就已经够他受的了。然而,他们的妹妹显然更厉害。能不声不响地掏出一支军队,抢占先机,雄据帝国最大的一片领土,这个公主的心智绝对远在两个王子之上。

被弟弟妹妹压在头上,还被他们分走了原本属于他的领土,落到这么一个难堪的境地,也难怪,这位大王子会选择向教会低头。

很显然,这份怨气已经不是普通人能估量的了。

不过……

说真的,看完了这封信,本杰明却觉得教会给出的只是空头支票。

教会如果真的出兵了,打败了两个国家,那还用得着把领土还给大王子吗?没有了那两个国家对教会的牵制,卡瑞特斯又能在教会的手底下维持多久的独立?

而且,看教会现在这个状况,他们真的有闲心出兵打仗吗?就算要出兵,也得等教会把王国的贵族搞定再说吧。

估计这都得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。

要是那位大王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教会身上,估计要失望了。

看完了这封信,本杰明想了想,还是把信撕成碎片,全部埋了起来。说真的,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,确实还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参与的。哪怕表露出一点点知道内情的迹象,他的处境都会变得很危险。

他也不准备去提醒伊科尔的女王和弗瑞登的国王。首先,这么做太冒险了,很容易就会暴露自己。其次,他就算提醒了又能怎么样呢?他一个别国纨绔子弟的话,人家会相信吗?不被怀疑是奸细就算好的了。

而且,最麻烦的是,教会很快发现信件的丢失。这么重大的秘密被泄露,毫无疑问,教会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搜捕他,连全城戒严都有可能。那劲头,绝对比找米歇尔要上心得多。

如果他是教会的人,他也绝对不能让这种消息流出去的。

这么想来,哪怕本杰明确信自己没有露出破绽,也不由得有些心惊胆战。

自己好像真的捅了个大篓子出来!

本来,他还觉得监狱遗址挺安全的,然而现在,他忽然又感觉有点不妙了。万一教会的人发现了密道,沿着密道找过来了,那又该怎么办?

他们要是发现了信的丢失,肯定会开始疯找的,难保找不到密道。

此地也不宜久留啊!

这样想着,他立刻意识到不妙,起身,迅速地处理掉他在这停留过的痕迹。然后,他便匆匆离开了监狱遗址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