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心中默念了多少遍咒语。

或许已经念了几十万遍,或许已经达到了百万级的次数,本杰明死死盯着那个三角字符,眼睛都不眨一下,干涩得像要爆出血来。

意识空间里的时间是比现实中缓慢不少,但在本杰明这样铁了心的坚持之下,这种比例的放慢好像也变得微不足道。不过,此刻的他,也没有工夫去理会时间这种琐事了。

他早就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

陷入了这种状态,他甚至连自己为什么这么做都忘记了。他忘记了心念施法,忘记了水元素的存在,那双近乎癫狂的眼睛里,只剩下了那一枚闪着蓝光的三角字符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……

终于。

在默念完大概是第一百几十万遍的咒语之后,忽然,本杰明整个人身子一震,像是从熟睡中被一拳打醒,脑子为之一怔——那一瞬间,他突然从那种沉浸的状态中被甩了出来。

什、什么情况……

经过太久时间的坚持,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能本能地眨了眨酸涩的眼睛,揉着太阳穴,下意识地想缓解一下剧烈的头痛。

他就这么抱着脑袋,缓了好一会,才渐渐恢复精神,重新睁开眼睛,向前看去。

只见,漆黑的意识空间之中,一个他刚刚召唤出来的水球,正漂浮在他的身前,轻盈地跃动着。

水球……

本杰明愣了愣,立刻露出了狂喜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我成功了!”他忍不住在意识空间中发出了欢呼。

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,但是看着眼前的水球,他还是感到无比的成就感。老话说得好,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不断地重复咒语虽然是个笨到死的办法,但笨办法就是有效啊!

他也是靠着这种笨办法,才开辟了意识空间,踏入法师的行列,不是吗?

不能瞧不起笨办法。

正当本杰明感觉浑身舒畅,沾沾自喜的时候,系统却在此刻,再次不识趣地冒了出来,用它那漠然的机械音说:

“你在高兴些什么?”

本杰明心情好,也不介意系统的啰嗦了,答道:“好不容易学会了心念施法,我就不能高兴一下?”

“你哪里学会了心念施法,你念咒语念到魔怔了吧。”然而,系统却冷冷地说,“你刚刚处于那种恍惚之中,不小心把咒语念出了声,所以才召唤出这个水球的。你以为这个水球,真的只是你靠心念释放出来的吗?想什么呢?”

闻言,本杰明一下子愣住了。

他在无意识中把咒语给念出来了?

“真、真的吗……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系统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答道,“孩子,真相总是难以面对。但真相就是在真相,再怎么不愿意面对,你也得承认它,别再自欺欺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好累。

他还以为他靠着单曲循环这种笨办法,已经成功地学会了心念施法,结果……

兴头上浇下的一盆冷水,这种打击无疑是最巨大的。

要是此刻他面前有一个桌子,哪怕那个桌子上趴着一个二百斤的胖子,他相信,以他现在的心情,也会把桌子掀翻的。
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搞毛线啊,到底要怎么才能学会心念施法?

在这种坑爹心情的影响下,他甚至有种整个意识空间都在玩他的感觉。三角字符闪烁出的耀眼蓝光,现在落在他眼中,也像是在讽刺他的无能为力。

你大爷的……

在这一刻,他忽然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一种愤怒感。意识空间、魔法字符、水元素……这些本来都是他的一部分。然而,这些属于他的东西,却在这里一个劲地刁难他,不让他好过。

花了那么大的工夫重复咒语,结果却只是白高兴一场,简直心态爆炸。

在这种情绪下,他甚至忍不住产生了一种自毁的倾向。

他忽然有种冲动,把从牧师身上得到的光元素结晶带进来,让它在与水元素的相互排斥之中爆炸,把整个意识空间炸掉算了。

“好气啊……”

他实在是气不过,在整个意识空间里开始疯狂跑圈。绕着所有的魔法字符跑了大概有二十多圈,他才渐渐让心情平复下来,把心态渐渐调整好。

唉……

他总不能真的把意识空间给炸掉吧,那不成了自杀性恐怖袭击了?况且,光元素的结晶应该也带不进来。

系统说的没错,真相就是真相,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只有冷静地直面遇到的一切困难,他才能够变得更加强大。

做了几个深呼吸,把最后的一点情绪也甩掉,他恢复冷静理智的心态,重新开始审视他整个研究心念施法的过程。

他忽然觉得,会不会是自己的思路出现了问题。

也许,他不该执着于心中默念咒语这种方式,来做到心念施法。那是心念施法的常规定义,但常规是什么,能吃吗?他本杰明就是不走常规路啊!

也许,他应该把整个思路逆转一下。

也许……也许……

他误解了所谓“心念”的定义。

那一瞬间,像有一道闪电在他的脑中亮起来。

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做到了心念施法。

所谓的“心念”,指的就是意识空间。他在意识空间里施法,其实就已经是在自己的心念当中施法了。

他在意识空间中念出咒语,召唤水球,而在现实中的人,哪怕和他离得再近,也没办法察觉到半点异常,不是吗?

那一瞬间,好像堵塞许久的水槽瞬间被打通,灵感便如水流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出来。

他立刻想出了自己该怎么做。

就像他偷袭圣骑士的那个过程——他先跑远了,凝聚出冰针,再把冰针带过去杀人。心念施法的本质也是一样的:他可以先在意识空间之中施法,召唤出水球,然后再把水球带到现实之中。

只要他把准备好的魔法从意识空间里带出来,不就是心念施法了吗?

他完全没必要拘泥于那种所谓的“心念施法”。

之前他也验证过,水元素是能够出入意识空间的——他能把水元素吸收进来,存储过多了又会流失回去。而魔法,其实只是水元素在某种形态下的集结物,不出意外的话,是可能被本杰明带出意识空间的。

有戏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立刻开始了新的尝试。

他先在意识空间之中,念出咒语,召唤出了水球。然后,他一边维持着水球,一边尝试着进入那种半只脚在意识空间,半只脚在现实世界的状态。

仿佛有一道清流从心房流出,瞬间浸染了他的全身。

他像是进入了一秒钟的失神,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已经离开了意识空间,回到了现实之中。而在现实中,他的卧室里,一个巨大的水球,正缓缓地漂浮在他眼前。

正是他从意识空间中,带出来的水球。

周围的水元素却平静如常,看不出半点使用魔法会传出的那种波动痕迹。

本杰明望着水球,深吸了一口气。这一次,他却没有感到多少兴奋,只是一阵淡淡的成就感和喜悦涌上心头。

他终于成功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