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猝不及防

很快,告别城东木匠铺的肖恩,本杰明离开了那里。

怀着异常复杂的情绪,他没有在外城区多作停留,而是径直回到了内城区,回到了里瑟家族的大房子前。

如果像往常一样,要么,他会直接从正门进入,让门口的仆人接过外套拿去换洗。要么,他会绕到后院,从栏杆翻进去,再从某个空房间的窗户偷偷爬进去,躲开所有人的目光,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房间。

然而,今天……

他却不知该如何踏入这间看似堂皇优雅的大房子了。

穿越以来,他也在这栋房子里生活了有段时间。在面对家族里的人时,他虽然没有把他们当做真正的家人看待,但至少,一起吃了这么久的饭,感情也还是能培养出一点来的。

也因此,在刚听到系统说,珍珠项链来自玛丽的时候,本杰明才会那么愕然。

玛丽——本杰明和格兰特的亲生母亲、克劳德的丈夫、贵族中出了名的贤妻良母。

在本杰明的印象中,玛丽一直是个温柔娴静的母亲。在克劳德一边倒对待两个儿子的情况下,她却喜欢为本杰明说话,还帮被关了禁闭的本杰明带吃的。从本杰明目前为止的经历来看,她是一个相当称职的母亲。

尽管她和老夫人相处得不好,但从前的本杰明也不会认为,这事错在玛丽身上。

可现在的本杰明……

现在的本杰明,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认为了。

他忽然想到,老夫人留给他开启宝库的项链时,说过的一句没来由的话:“你看到的东西,不一定就是真的。”当时他以为老夫人是在暗示与米歇尔相关的事情,却从未把这句话与她和玛丽的撕逼联系在一起。

可是现在看来,老夫人说出这句话,仿佛就是在警告他要小心玛丽。

小心玛丽……

他真的应该小心玛丽吗?

此时此刻,本杰明仍旧有种,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错觉。

这一切是真的吗?为什么指示刺客的人会是玛丽?为什么玛丽会对他抱有杀意?而且……她就算真的抱有杀意,她又为什么会作出如此愚蠢的选择?

没错,愚蠢。

玛丽确实不像是个聪明通透的人,但这一系列行为在他看来太过愚蠢,愚蠢得都有些不真实。

到底为什么?

归根结底,本杰明还是想不出玛丽的动机。他不懂,雇佣一个满城贴小广告的刺客杀他,对玛丽有什么好处。

在他心中,仍旧怀有相当多的疑惑。

他得把这一切弄明白才行。

就这样,本杰明站在里瑟家族的大门外,思考许久,终于作出了决定。

他要拿着这串项链,试探一下玛丽的反应。他要搞清楚,如老夫人所言,“他看到的东西”,究竟是不是真的。

他留了个心眼,先躲到一个偏僻的角落,把身上的可疑东西挖个坑埋起来藏好。然后,他便回到大门前,大步走进了房子。

没有理会门口的仆人,他径直沿着走廊走过去,正好,就看到了独自一人站在客厅之中的玛丽。客厅中的玛丽双手相互攥着,看上去有些紧张,似乎在等着什么人。

与此同时,她也抬头看到了门外的本杰明。

在短暂的愣神之后,她试探性地开了口:“是、是本杰明吗?”

本杰明咽下口中难言的滋味,点了点头。

“是的,我的……母亲。”

玛丽的脸上,顿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。她快步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说:“可算是找到你了,你这孩子,跑到哪去了?我说我怎么找不到人。”

她伸出手,似乎想拉住本杰明的胳膊,却被本杰明下意识地躲开了。

“你……”玛丽一下愣住了,随后,她的目光向下,忽然看见了本杰明半藏在手中的珍珠项链。

那一瞬间,她的脸色剧变,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老鹰扑食般,伸手将项链一把给抢了过来。

因为玛丽变脸的突然,本杰明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,就这样被玛丽把项链给抢走了。

不过,反应过来后,他也没有作出什么抵抗的动作,而是深吸了一口气,懒得再去管那串被抢走的珍珠项链。

他确实没想到,玛丽……居然这么快就露出了马脚。

……也好,省得他还要在这里迂回试探。

“母亲,您打算解释一下这串项链吗?”他冷眼看着玛丽,出声说道。

玛丽握着项链,愣了愣。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后退几步,调整一番,很快又恢复成从前那个温柔的样子。

忽然,她尴尬地笑了笑,然后露出郑重的表情。

“亲爱的孩子,不论你听说了什么,你千万不要相信。”虽然已经有些隐隐发抖,但是她的语气听上去,还是异常的“诚恳”。

本杰明的语气却更冷了:“是吗?可是这件事情,并不是我听说的,而是我亲身经历的,半夜,一个拿着匕首的人跑到了我的房间,说要杀我。”

如果说之前的本杰明还心存怀疑的话,那么现在,在看过了这些拙劣的表演后,他的心中已经确信了玛丽想要杀死他这个事实。

只是,他仍旧不明白,玛丽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动机呢?

任何事情的背后,总该有个原因吧。

“什么?真的吗?可是……我……不是的,你……”

听了本杰明的话,玛丽也露出失措的表情,张开口,仿佛是想要解释些什么。然而,支支吾吾了半天,除了她越来越慌张的神色,其他的东西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。

“不好意思,我的母亲。”本杰明不耐烦地打断了她,漠然地说,“是我太唐突了,也许,我该给您多留点时间,让您编出一个可以敷衍我的借口,不是吗?”

顿时,玛丽被这一句讥讽噎的说不出来,握着项链的双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她就这么站在原地,沉默了一会,忽然,竟又再次脸色一变,低下头,捂着嘴,几声抽泣从她的口中传出。

“……”

这演的又是哪一出?

只见玛丽走上来,拉住本杰明的手,哽咽着说:“是妈妈不对,是我一时间鬼迷心窍了,你一定会原谅我的,是不是?是我一时糊涂,我也没想到居然是真的……”

本杰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。

所以,这是连否认都懒得否认了吗?

他也没有想到,玛丽会承认得这么快。她只是看到了项链,然后随便被质问几句,整个人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一点也没有想要再多抵赖的打算。

戏要演就演全套,好歹多演点狡辩的部分吧。

本杰明忽然感受到一股深切的无力。

不过……

也好,免得他再多费唇舌。

他把玛丽的手甩开,露出异常戒备的神色,又后退了几步。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他冷冷地质问着。

闻言,玛丽攥紧了手中的项链,哽咽着,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我……我也没有办法,这都是为了大家,都是……为了格兰特。”

格兰特?

本杰明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。

“你想杀我,和格兰特又有什么关系?”他当即问了出来。

玛丽却像没听到一样,陷入某种不能自拔的情绪,一边哭着,踉跄后退几步,一边开始了突兀的自言自语:

“你们……你们都不知道我有多不容易,我都是为了这个家,连克劳德也不在意……你知道吗?格兰特小时候,差点被刺客杀掉,可克劳德竟然都不在意,说什么有人会保护他的……可我们才是他的父母啊,除了我们,还有谁能保护他?”

本杰明冷着脸,站在一边,漠然注视着情绪有失控倾向的玛丽,像在旁观着一场令人作呕的表演。

而玛丽的自言自语,显然也还没有结束。

伴随着这一段情绪化的自我剖白,她的状态也开始变得有些失常。就连她手中的那串珍珠项链,也被她攥得紧紧的,仿佛再用力一点就要被扯开了。

“你们都不知道,我为了保护这个家,作出了多大的努力。那个死老太婆除了每天冷嘲热讽,什么都不知道!”她的情绪也变得愈发激动,“你知道吗?从那天以后,每天晚上,我都会偷偷把你和格兰特房间门口的门牌号替换,天亮前再替换回来……我坚持了十多年。是我,是我保护了格兰特,才让他没有被坏人绑架,可是没有人知道,从来没有人……”

卧槽……

听到这里,本杰明可就没办法再维持冷漠了。

她……她到底在说些什么?

本杰明此刻的心情,已经不是几句简单的“卧槽”可以形容得了。

不是都说,这个家族里的所有人都以为本杰明那次是离家出走,不是被绑架,那玛丽现在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?她知道本杰明是被绑架的,那她为什么不说?

说好的一视同仁呢?他原先以为克劳德已经够偏心的了,只是他没想到,真正偏心的却是眼前貌似温柔无害的玛丽。

而且,米歇尔绑错人,原来不是一场意外?

本杰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他怎么能想得到,自己穿越之初经历的绑架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玛丽每天夜里都会调换他和格兰特的门牌号?

还真是……一位尽职尽责的母亲。

呵呵。

“你也不要怪我,我都是为了这个家。你知道整个王都里,有多少人在计划着要杀掉格兰特吗?”忽然,玛丽的目光重新回到本杰明身上,“那天……那天夜里,圣骑士把你送回来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在。我……我忽然想到,如果格兰特他不是一个那么耀眼的孩子,如果……如果他是你,他是不是就能好好地活下来了?然后……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这个念头一直在我的脑子里,怎么甩都甩不掉。我一时糊涂,又在街上看见了那个告示,就……就……”

眼见玛丽又开始走过来,似乎是想拉着本杰明的手寻求原谅,本杰明也只能愕然地摇着头,一路后退。

他万万没有想到,玛丽雇佣刺客来杀他,竟然是出于这种原因。

这女人已经疯了。

疯狂而又愚蠢。

他不知道,玛丽的心中究竟有多少执念,格兰特的天才之名又给她带来了多少压力。但不管怎么说,本杰明也是她的亲生儿子,仅仅只是为了这个理由,就要让本杰明死,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母亲会去做的事情。

在她的眼中,本杰明就是格兰特的替死鬼?

怪不得……怪不得老夫人每天会用那样的态度面对她。

“你原谅我好不好,我都是为了里瑟家族,为了家族的未来……你不能怪我。”玛丽抬起头,望着本杰明,眼神中透出一股压抑已久的疯狂。

她脸上的妆已经哭花了,头发也变得凌乱,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。她浑身都在发抖,哪有半点平常的贵妇人模样。

“我不会怪你的。”本杰明深吸一口气,摇了摇头,冷冷地说,“我只会把这一切告诉父亲,告诉奶奶,告诉所有人。”

他相信,至少在这件事情上,克劳德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。而且,老夫人对于这件事情,应该会很感兴趣。

这场莫名其妙的闹剧,也该有个终点了。

闻言,玛丽却忽然摇了摇头,后退几步。

“你……你父亲还在领地,你的祖母……她去和伍德夫人喝茶了……家里……只有我在。”不知为何,此刻的她反而止住了抽泣,像是从那种半失控的情绪之中挣扎出来,开始渐渐恢复她往常温柔克制的外壳。

配合这她所说的话,整条走廊的气氛,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。

只有……她在?

本杰明的心中,忽然涌现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。

他站在客厅门外的走廊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

整个里瑟家的大房子,平时那些来来往往的仆人,本杰明此刻竟一个也没看见。刚刚还守在门口的仆人,现在也没了踪影,不知道到哪去了。

不对劲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那一瞬间,本杰明忽然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。

难不成……家里出事了?

“其他人呢?杰瑞米呢?管家呢?还有别的仆人,他们都跑到哪去了?”他先是看着玛丽,厉声问道,随后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,扯着嗓子,大声喊了起来,“杰瑞米!出来!杰瑞米!”

他的声音,在这座空旷的房子中一遍遍回荡着。

没有人回应。

“他们……都被我支开了。”玛丽擦了擦残余的泪珠,哽咽的声音也开始渐渐恢复平静,透出一股莫名的诡异感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本杰明后退几步,甚至已经做好了施法的准备。

玛丽摇了摇头,静静地望着本杰明。

“我这么做,都是为了里瑟家族,都是为了教会,都是为了至高无上的神意,大家都会原谅我的……克劳德,他会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。”

本杰明心里感觉有一万头草尼马狂奔而过。

他不知道玛丽到底又要干什么,但是直觉告诉他,他最好不要接着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,不然,可能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因此,他转过了身,准备先离开这里。

然而,就在这时,走廊的那头,里瑟家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。与此同时,站在客厅口的玛丽也动了。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连手中的项链也又因为她突然的大力崩裂开来。

她甩开项链,一下子跑到本杰明面前,跪倒在地,抱着本杰明的双腿,突然间放声大哭。

本杰明懵了。

什么情况?

她一边哭,一边喊着:“格兰特,你……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?我的格兰特啊……我的孩子,你真是……你真是……”

伴随着她的话,断裂的项链散开,珍珠落在光滑的地板上,轻轻弹起,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。

这时,被推开的大门外,一大队人走了进来。只见,为首的两个,是主教和艾克斯·弗尔,后面还跟着一大队圣骑士。

他们走过来,很快,目光看向了一脸愕然的本杰明和抱着本杰明痛哭的玛丽。

气氛诡异又沉重。

突然,艾克斯发出一声冷哼,上前一步,对着本杰明大声呵斥起来,仿佛一位法官敲下木槌,作出死刑的宣判:

“格兰特·里瑟,你身为见习神父,神赐予你圣光的天赋,你却堕落神光,与同性做出那种事情。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主教大人,明天,你就会被绑在罪徒的十字架上烧死,以清洗圣光被你染上的污浊!”

在他说完这段话后,那些散落在地板上的珍珠,也终于在此刻停止了骨碌碌的滚动,像是临死前的人在一番痛苦抽搐之后,终于断绝了生息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