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生存的挣扎

本杰明终于把整件事情想清楚了。

他并不只是格兰特的替死鬼。他还是教会与贵族、贵族与贵族的争斗之中,无辜被牵连的一枚棋子。

贵族不甘心被教会一步步软化控制,因此,他们对教会进行了反击。教会对贵族的后辈下手,所以贵族也不打算放过教会的后辈。因此,他们反击的方式,就是毁掉教会最为重要的天才,也是未来教皇最有可能的继承人。

——当然,艾克斯想报复里瑟家族应该也是原因之一。

就这样,艾克斯派出了这个少年,让他去引诱格兰特。虽然教会并不在乎格兰特到底跟谁睡,但是在教义上,同性恋仍然是被禁止的。因此,这种事情一旦捅出来,教会将会不得不自断一臂,烧死格兰特。

这样一来,既打击了教会,又可以离间一直对教会忠心耿耿的里瑟家族,制造两者间的裂痕,变相削弱了教会在贵族圈子里的影响力。总之,这确实是很刁钻的一招,能让贵族出一口大大的恶气。

然而,教会似乎对这整件事情早有防备。

事发前,他们就找到了玛丽。玛丽本来就有让本杰明代替格兰特去死的想法。就这样,两方一拍即合,整个“狸猫换太子”的计划也就这样诞生了。

还真是个……漂亮的计划。

不用问,他们实施得非常成功。艾克斯被玛丽的精彩表演骗了过去,把本杰明当成了格兰特。说不定,此刻的艾克斯正坐在自己的家里,以为他既毁掉了教会的希望,又报复了一把里瑟家族,正仰天大笑洋洋得意呢!

艾克斯又怎么想得到,在他带着主教和圣骑士抓人之前,主教早就和玛丽勾结好了呢?

这样想着,本杰明感觉更讽刺了。

就好像是天上的神仙在打架,斗法斗得火热。突然,贵族瞄准了教会的软肋,扔出暗箭,想要一击重创对方。可教会却不慌不忙,随手从地上抓起来一个凡人,挡在前面,啪的一下,挡住了这一击。

本杰明就是那个“凡人”。

更讽刺的是,这只是教会和贵族之间一个小小的来回罢了。过完这一招,还有下一招,还有无数招……而这一招中,被教会随手抓起来挡刀的本杰明,很快就会被人忘到九霄云外,谁也不会记得。

是啊,谁也不会记得……

在他被烧死之后,格兰特会继承他的身份,顶着本杰明这个名字,低调小心地活下去,直到他成长到可以站出来的地步。而到那个时候,大家都会在教会的指示下重新感叹,“本杰明”竟是这样一个天才。至于贵族,那个时候再反应过来想把他当软肋打,也没有这个可能了。

多完美的计划。

谁还会记得自己呢?

——这个代替未来的教皇,被烧死在十字架上的无名小卒。

隔壁牢房的少年被本杰明看破之后,露出惴惴不安的样子,待在原地安静了一会。不过他并没有安静多久,很快,就又开始了大喊大叫,嚷嚷着让人去把真正的格兰特抓来。

很显然,这个少年把自己牺牲掉,换来的却只是一个替死鬼。他肯定也不会甘心。

但可惜的是,并没有人理他。哪怕他喊得嗓子都哑了,九个字破十次音,这个死寂一般的净化所,仍旧是如死亡一般寂静。

其实,净化所每一层每一个口,都有不少圣骑士在把守。但是还用问吗,这些圣骑士不会管这个少年的。他们是教会的人,而教会,本来就是要让本杰明替格兰特挡刀。

这个少年和本杰明一样,只是双方斗争中无关紧要的棋子。

棋子……

本杰明忽然叹了口气,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纾解内心的愤怒与不甘。

他坐在冰凉冷硬的地面上,忽然想起很久之前,米歇尔让他把信交给教会的那个夜晚。当时,在米歇尔与教会的博弈之中,他也是一枚棋子。可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在心中默念着,要累积翻身成为棋手的资本。

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仍旧只是一枚棋子。

就好像一场多线程的角色扮演游戏,主角通过各式各样的决策,做出带着各自可能性的举动,改变整个剧情的走向,最终达到某个结局,获得成就。

就这样了吗?

他的人生,会是一幅标题为“一枚棋子”的潦草CG图,连配文都不超过五十个字的零成就结局?

不甘心。

怎么可能会甘心?就连系统,此刻都在他的脑海中冒出来,呼天抢地,哭诉着籍籍无名地死在这样一个地方,是浪费了它的才能。

可是……不甘心,又能怎么样?

他逃不出这个小小的牢笼,更逃不出明天众目睽睽下的火刑架。

最初,在被米歇尔绑架的时候,他也时时刻刻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,但是,他却总能从中看见一丝生的希望。他抓着那丝希望,像追随着封闭岩洞中的一缕风,硬生生挖出了生路。

可现在呢?

他已经一点希望都看不到了。

“喂!我才不要明天跟个小基佬一起被烧死,有辱我人工智能的威名。”系统在他的脑中大声催促道,“快想想办法,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!”

“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本杰明捏紧了自己的拳头,满腔的不甘无处宣泄,“没错,我的施法过程和一般法师不同,这些铁栏杆妨碍不了我的施法。但是那又怎么样呢?用出魔法,我就能逃出去了吗?”

他可以调集自己意识空间的水元素,可以心念施法,先在意识空间里用出魔法,再把魔法带出来。甚至,他不用发出半点魔力波动,就能在把这些铁栏杆弄坏……

可……那又如何?

净化所的守卫一层又一层,等到他把那些守卫的圣骑士杀光,主教也赶过来了。想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溜出去,无异于异想天开。

听完了本杰明的话,吵吵闹闹的系统也沉默了,似乎它也接受了这个事实,失去了催促的动力。然而,这份难得的沉默,听在本杰明的耳中又是那样的绝望。

绝望……

还有比一分一秒等待死亡更加绝望的事情吗?

有,是在倒计时死亡的同时,还满脑子的不甘心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本杰明的拳头捏得更紧了。

他以为自己是个豁达看得开的人,可他现在他才发现,他错了,他一点也看不开。他满脑子的七情六欲,数不完未尽的理想。他想探索纯蓝世界的奥秘,他想在真正的天空中飞行一次,他想走遍大陆的每个角落,他想有所作为,他想认识更多有趣的人,听他们讲述千奇百怪的故事……

活着多精彩,他凭什么看开?

像有一股骤然升起的情绪,紧紧握住了他的心脏。冰冷和炎热的感觉在他的血管中交替反复,让他忽然手脚微微发麻,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他……不想死。

因为莫须有的罪名,就被当成别人,死在甚至都不属于他的世界……谁会想死得这么窝囊?

那一瞬间,他作出了决定。

操他妈的。

他闭上双眼,飞速地进入了意识空间之中。

三枚魔法字符,依然在黑暗中闪烁着蓝光,外界的纷纷扰扰从不曾影响它们。它们就像夜空中的星辰,只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,从不理会夜空下的人如何仰望,又在它们身上寄托了什么样的情思。

本杰明环视着三枚字符,深吸了一口气,两个拳头紧紧地捏起。

像是有一团火从他的心中燃起。

愤怒、不甘……亦或是兴奋、激动……复杂难言的情绪在他的身体里沸腾,连呼出的空气都仿佛带着焦灼的热度。

所有人都只把他当成一枚小小的棋子,明天过后就会粉身碎骨,很快被人忘到脑后,不是吗?既然如此,那就让他们看看,一枚他们眼中无关紧要的棋子,究竟能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!

成功也好,失败也罢。就算是死,他也要死得光宗耀祖、惊世骇俗!

他念出了最初的咒语。

伴随着水元素的涌动,一枚巨大的水球,瞬间在他的身前凝聚成形。

然而,他却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念着咒语。一枚、两枚、三枚……足够淹死一头牛的大水球,一个接一个地被召唤出来,在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不断堆积。

本杰明却没有半点要停手的意思。

他没有压缩那些水球,让它们化作水炸弹;他也没有改变它们的形态,让它们卷起无数的漩涡。他只是把它们凝聚出来,维持在意识空间之中,然后马上凝聚下一个,周而复始,无穷无尽。

十个、百个、千个……他仿佛化身机器人,不知疲倦地召唤着水球。哪怕精神力之前得到了长足的增长,但在这样疯狂的消耗下,也很快出现了透支的情况。

但本杰明不在乎。

去他妈的,接着干!

欲裂的头痛被他强行忍住,有点涣散趋势的精神也被他强行拧起来。他仿佛又进入了纯蓝空间里的那种状态,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着他的灵魂,他却充耳不闻,守着心中一股执念,拼了命地召唤着新的水球,把它们统统维持住。

很快,枯竭的就不只是他的精神力了。

大水球的形成是需要水元素的,而意识空间里的水元素,显然不够进入疯魔状态的本杰明来用。

但……既然他已经陷入了这种状态,这种问题对他来说又怎么会是问题呢?

意识空间里的水元素被消耗一空?没关系,再从外面吸!禁魔的铁栏杆只能妨碍元素的聚集,却不能阻止元素被强行吸到意识空间里去。

转眼间,原本潮湿的净化所忽然变得干燥起来,隔壁牢房的少年都不知何时停下了喊叫,忍不住开始咳嗽,干涩地喉咙无力地吞咽着口水。

然而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水球的凝聚是无穷无尽的,水元素的需求也是无穷无尽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本杰明逐渐失去了意识,陷入半昏迷的状态。可是,他依然在一股强烈情绪的驱使下,本能地继续着他的行动。

从外界抽取水元素,在意识空间里堆积着水球……

连本杰明自己都不知道,他究竟在干些什么。

很快,就连看守净化所的圣骑士们,都开始感觉口中发干,下意识舔着自己起皮的嘴唇,忍不住想喝水。

净化所门外绿油油的草坪,不知什么时候也变得蔫黄。附近的贵族,哪怕只是路过一下,都忍不住吩咐侍从给自己倒水喝。

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,从下午再到深夜,从深夜再到第二天凌晨,以净化所为圆心,这片奇怪的干燥在王都不断扩散着。在没有人注意到情况下,天空上那片厚厚的云彩,看上去都变得异常稀薄。

而在净化所深处。

某个牢房,本杰明静静地坐在那里,闭着眼睛。他仿佛化身一尊古老的雕像,一动不动,好像不管再过多少年,他也不会有任何变化。

而在他的脑海中。

“我……我的天啊,你、你要干什么?”就连系统,都难得地带上了害怕的语气,“快醒醒,别念了,你这哪是干大事……大事都要被你干死了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