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水球冲城(上)

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仍旧处在茫然之中的帕克,望着出现变故的天空,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喃喃自语。

他的脑子一时间有些运转不过来,但是他知道,有什么变故发生了。

非常大的变故。

如果在平时,他的本能或许会告诉他,情况不对劲,这玩意很危险,跑为上策。但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面对天空中极为壮观的“异物”,他的本能就像失灵了一样,生不出半点抗拒之心。

而在帕克的周围……

很显然,抬头看天的人,并不只有他一个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没有人再去注意那团大火和十字架上的两个少年。广场周围的民众、看台上的贵族、分散在四处的圣骑士和神父……在场的所有人,都在此刻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,看向了他们头顶,那片此刻已经截然不同的天空。

“我的天啊……”

整个广场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,像突然收到什么东西的感召,上万人一同抬着头,瞪大双眼,露出惊慌或者恐惧的表情,仿佛某种盛大的邪教仪式。

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们唯一能看见的,就是天空中突然出现的“异物”。

没错,异物,在场的所有人,只想得到用这个词来形容它。

他们也都不知道,天空中的究竟是个什么玩意。整片天空,都被这个奇怪的“异物”给挡住了。那画面,就像是他们头顶突然出现了一道镜面,地面上的一切都模模糊糊地倒影在了其中。

而且,仔细看去,他们还能发现,这个镜面是弧形的,带着一股莫名的湿气。

因为这一切的出现实在是太过突然,所有人的心神都为之所夺。很多人屏住呼吸,甚至连发出惊叹的力气都没有,就更别说作出什么反应了。

“这是……水吗?”

很快,有人把他们头顶上的东西认了出来。

帕克也是如此。他勉强镇定下来,看着他们头顶上那个波光粼粼的庞然大物,看到整个广场在其中的倒影,认出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构成的。

他忍不住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。

是水……

真的是水,无边无际的水。

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刚刚还格外晴朗的天空,此刻会突然出现这么一大片……一大片……帕克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,那感觉,简直就是一片湖泊突然飞到了他们的头顶上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是魔法吗?

这个念头才刚冒出来,帕克立刻有些惊恐地摇了摇头,把它掐死在了脑子里。

不……不是魔法,如果真有这么可怕的魔法,要将它施展出来,散发出的魔力波动也会是无与伦比的。这种魔力波动,即便他们只是普通人,也肯定能够感觉得到。

而这个“异物”,它出现得如此突然,就像是从虚空中自己蹦出来的一样,凭空出现,毫无征兆,让人心生恐惧。

这绝不可能是魔法!

可……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

帕克已经近乎抓狂了。

与此同时,广场左边的看台上,贵族们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普通民众镇定。

半数的人都站起了身,有些人还打翻了手边的酒水和点心。他们呆呆地望着天空中的异象,震惊得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,也忘记了自己是不是该赶紧离开。

“儿子……别看了,我们不能待在这里,我们……我们得快点去教堂。”忽然,艾克斯神色一变。他从愣神中恢复过来,拍了拍迪克的肩膀,低声催促道。

迪克浑身一震,回过神来,六神无主地看着艾克斯。

“父、父亲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艾克斯却没有回答,只是拉住了迪克,努力向外走去。

他掐着自己的大腿,用疼痛唤醒自己的理智,强装镇定,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和其他人一样茫然无措的神情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颤抖声音,喃喃自语着。

就这样,混在手足无措的人群中,艾克斯和迪克,快速地往教堂的方向赶去。

与此同时。

毫无疑问,天空“异物”的影响力远不止此。感受到震撼的不只有广场周围的人,还有王都里的其他人——那些没有来现场观看行刑的民众。

或许他们正在街上赶路,或许他们正在家中休息,但是异变发生的此时此刻,他们也都像着了魔似的,不约而同的走上街头,望向了发生惊变的天空。

“妈妈……这是什么?”

“我、我也不知道。”

外城区的街道,占满了仰望天空的愕然面孔。

或许是他们和广场离得比较远,这个“异物”在他们的眼里,又显得不一样了。

像是一个带着弧度的坡面,广场方向是坡面的低谷,从广场向外则曲线升高,就仿佛……就仿佛一个球体。

一个悬浮在王都上方、巨大无比的球体。

巨大到,只要是身处王都的人,都无法看见这个球体的全貌,只能凭借他们看到的些许部位,猜测着它的整个形状。

然而,出奇的是,没有人出于惊慌想要逃离王都。所有人都像中了什么邪术似的,盯着天空中的那个巨大球体,惶恐得甚至有些虔诚。

他们朝圣般地望向广场的方向,望着那个方向的天空中,倒影着的模糊火光,和火光里更加模糊的身影。

与此同时。

在王都之外,海文莱特附近的一个无名小村庄。

一个一向平静祥和的小村庄,村民们都在这里安居乐业。如果是往常,他们还会时不时遥望一下远方的王都,露出艳羡的表情。

而在村庄的小酒馆里。

“教会的搜查真是够厉害的,为了帮那个小子找人,差点把我的命也给搭上了。”

一个老人,此刻正坐在热闹的酒馆之中,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麦酒,抹了抹嘴,然后和同桌的壮汉这么感叹道。

正是刚刚逃出王都的“银狐”老大。

在帮助本杰明查到消息之后,他一直留在王都内。直到昨天,教会放松了王都的警戒,他便和一位朋友一起,偷偷离开了王都。

此刻,他正和那位同伴一起在村庄的酒馆里稍事休息。

“接下来的日子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歩了。”只听得老人这么说着,摇了摇头,不等对方回答,又马上接着道,“对了,你那个兄弟,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儿子顺利送到伊科尔?”

然而,他同桌的那位壮汉却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,愣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。

他瞪大的眼睛,也没有看向正跟他说话的“银狐”老大。

“怎么了?”老人见状,拍了拍壮汉的肩膀,问得更大声了一点。

壮汉勉强回过神来,眼神有点怪怪的。他看了一眼老人,又忍不住往老人身后的方向看去,仿佛远方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一样,让他挪不开眼睛。

“水、水球……”

他没有回答老人的话,而是发出了这样带着几分惶恐的呢喃。

水球?

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

老人感觉更奇怪了,但没办法,他的同伴已经是无法沟通的状态,因此,他只好自己转过身,看看到底有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透过身后酒馆的窗户,他可以远远望见王都的轮廓。

如果在平时看过去,王都是城墙围起来的巨大建筑群。整个画面,则是深褐色的辽阔平原上,崛起一座白色城池。然而,此刻再看过去,这座壮丽的白色城池的上空,竟忽然出现了一个水球。

没错,就是一个水球。

一个隔了这么远的距离、看在他们眼里,依然清晰无比的水球。

在愕然之下,“银狐”老大忍不住伸出手去比划了一下。如果说王都在他眼中有一个手掌那么大,那么这枚突兀出现的水球,就有他半个手掌这么大。

……什么玩意?

老人感觉自己心跳差点漏了一拍。

要知道,在漫长的佣兵生涯中,他经历过无数奇奇怪怪的事情,数十次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。可是,当他看到这一幕,他却有种前所未有的、心神都被震慑的感觉。

有半个王都那么大的水球,忽然出现在了王都的头顶上。

这意味着什么?

这、这他娘的是神罚啊!

老人深吸一口气,勉强回过神来。然而,他却忽然发现,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,还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出了一身的冷汗,背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。

“王都……又发生了什么?”

下意识的话一出口,他才发现,原本嘈杂无比的酒馆,此刻居然变得鸦雀无声。

所有人都放下酒杯,站起身,像被某种奇怪的魔力所吸引,凑到门口或者窗户前,望着王都上空的那枚水球,屏住呼吸,仿佛他们注视着的不是王都和水球,而是显像的神灵。

哗啦一声,看呆了的酒保打翻了一地的麦酒,却甚至没有引起一个人的注意力。

于是,酒保只能惊慌地蹲下身,用抹布开始擦拭满地的酒水。然而,他一边擦,一边却还时不时抬头,忍不住看向远方的王都与水球,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