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球冲城(下)

“去把教皇找回来。”

与此同时,广场右边的看台上,主教看着天空中的巨大水球,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不过,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失神,而是转过身,对着身后的一个牧师吩咐道。

“不必,我已经回来了。”然而,那个牧师还来不及回答,教皇的声音就再次从后方传来,“圣物没有出现异动,这个东西,与它们无关。”

看台上的多位教职人员回过头,只见教皇手持权杖,匆匆走来。

几人纷纷行礼。

不等他们有机会说些什么,教皇便重新站上看台,望向天空,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“这八年来,究竟又发生了什么?”忽然,他转头看向主教,语气听起来有些沉重,“什么时候,我们王国之中竟然出现了这种水平的法师?”

主教却摇了摇头,说:“不一定是法师,我没有感觉到任何魔力波动。”

闻言,教皇忽然握紧了手中的权杖。主教的这句话似乎有些惹恼了他,他看向主教的眼神中,连一丝原先的和蔼都没有了。

“不是法师,那是什么?神意吗?”他走到主教的身前,冷冷地盯着主教,“你想告诉我,神对我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不满,所以降下神罚,是吗?”

主教直视着教皇,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。

“教皇陛下,您多虑了。我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闻言,教皇似乎也没有多追究的打算,发出一声冷哼,转过身,便重新把目光投向天空中的巨大水球。

“神意如何,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。”他的声音冷得像冰天雪地里的铁片,“但是神赐予了我超凡脱俗的圣光天赋,而没有赐予你。这就是神意。所以我是教皇,你是主教。”

主教望着教皇的背影,点了点头,神情如雕塑一般漠然。

“是的。”

教会也没有再理会主教,而是再次望向天空中的“异物”,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忽然,他伸出手,念出咒语,又一团金色的火焰,在他的手中成形。他看了广场周围的众人一眼,便毫不犹豫地将火焰抛向了天空中的巨型水球。

火焰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痕迹,恍若流星。

广场上,众人的目光也一下子被吸引过去。他们从震惊中勉强恢复过来,看着那团奔向庞然大物的小小火焰,忽然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。

有些人,甚至感到了些许困惑。

“教、教皇陛下居然出手了……所以,这个东西并不是神迹吗?”

只听得帕克身边,一个骑士这么感叹道。

而帕克本人,则是看着那道金色的火光,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他似想要说点什么,千言万语堵在胸口,一时间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他只能带着有些惶恐的心情,呆呆地望着两者在天空中的碰撞。

转眼间,火焰撞上了平静的弧形水面。

“要来了吗……”顿时,帕克攥紧了一手心的汗。

在场的所有人,眼都不眨地盯着这一幕,一股紧张的情绪在人群之中酝酿着。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期待教皇把这个“异物”给毁掉,还是该期待教皇失败。

只见天空中,那道金色的火焰速度飞快,宛如一只活泼的鲤鱼,在众人的注视下,一头扎进了水面之中。

扑!

火灭了,连点烟都没冒出来。

“……”

不知为何,广场之中,竟然齐齐传出了一阵松了口气的声音。

似乎是他们都隐隐有些害怕,教皇靠着这样一团火焰,就把如此震撼的画面给轻易抹除了。而在目睹教皇的失败后,他们则暗自松了一口气,只是没想到,所有人呼气的声音汇聚在一起,反而听起来如此清晰响亮。

显然,这巨大的呼气声也把他们给吓了一跳。

某个骑士回过神来,挠了挠脑袋,有些尴尬地说着:“那个……教皇、教皇陛下居然失败了,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?”

帕克闻言,却深吸了一口气,摇摇头,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道:“还没有,教皇陛下只是在试探。很快……很快,教皇陛下就会用出真正的神术了。”

隐约的期待和不安混杂在一起,让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预测接下来的事态。

能让教皇摆出这种敌对的姿态,空中这一大片水,应该……是魔法吧?

帕克忽然感到一阵惊悚。

……居然真的是魔法。

究竟是什么魔法,能够拥有如此骇人的声势?不仅如此,更可怕的是,这东西还一点魔力波动没有,就像幽灵一样,没有任何征兆,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他们的头顶,将整片天空都遮挡得一干二净。

一种认知被彻底颠覆的感觉,让帕克感到非常不安。

这……这到底算什么?

他平生经历过那么多次战斗,踏遍王国的各各角落,亲手砍下不少法师的头颅,但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,他仍旧感觉自己像个婴儿一样茫然恐惧。

说来说去,这玩意…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“我怎么觉得,我见过这玩意……”忽然,他身边的另一个骑士望着天空,有些犹豫地开口,“这玩意,有点像那个叫什么……叫‘水球术’?”

……水球术?

去你妈的水球术!

闻言,帕克像个被点燃的炸药桶一样,压抑已久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。他愤怒地伸出手,猛地揪住了说出这话的骑士。

“水球术?你他妈脑子烧糊涂了吧!水球术……”他像拍傻子一样,用力拍着对方的脑袋,一边骂道,“还他妈水球术……你家水球术长这样?这么多年骑士都白当了,还水球术?”

他越揍越用力,仿佛只有这种用力的击打和连续的叫骂,才能让他忽然有些后怕的心情稍微安定一点。

水球术?

好像……好像真的有点像……

覆盖天空的巨大水球……

不不不!到底在想些什么?这绝不可能是水球术!水球术只是魔法学徒才会去练的鸡肋魔法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威势?

那一瞬间,帕克在心中用力地提醒着自己。

绝对!绝对不会是水球术!

他一定是疯了,居然差点被这个小子给误导了。

不行,他还得揍得更狠一点,也得把这小子的脑子给打清醒一点,免得这小子再冒出些古里古怪的念头,影响了别人,有辱王室骑士的身份。

就这样,帕克暴揍着那个说出“水球术”的骑士,二人在人群中甚至还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混乱。

与此同时。

右边的看台上,教皇见到火焰轻而易举地被挡下来,也脸色一变,露出更加阴沉的神情。

“有点棘手……”

他并没有马上开始下一轮的尝试,而是望着天空,释放出自己敏锐无比的精神力,试图去感受天空中的庞然大物,猜测着它的来路,以及它的弱点究竟在哪里。

忽然,他神情一变。

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,不再去注意天空中的“异物”,而是低下头,带着几分愕然的情绪,看向了广场中央,那个被火焰所包裹的十字架。

火刑仍在继续,十字架上的火焰,可不会因此停息。

只见,其中一个黑发的少年已经被火焰给烧成了焦炭,连人形都看不出来了。然而,十字架的另一面,那个金发的少年却依然抬着头,眼神清亮,带着某种近似虔诚的神情,望向天空。

是那个被用来代替格兰特去死的哥哥——本杰明·里瑟。

他还活着。

岂止是活着,他活得好好的。似乎是从天空异变的那一刻起,在他周围,忽出现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。熊熊的火焰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阻隔在外,伤害不到他分毫。

他就这么被绑在十字架上,身处火焰之中,表情没有一点慌张,平静得就如此刻天空中的水面一样。

“这小子有古怪。”看到这里,教皇忍不住皱眉,握紧了手中的权杖,压低的话语隐藏着一份心惊。

然而,还等不及周围的人对他的话有什么反馈,或是他作出下一步的举动,变化再次发生。

那个被困在火焰中却毫发无损的少年,忽然动了。

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眼珠也随之一转。在教皇看向他的同时,隔着熊熊的烈焰,他也朝着教皇看了过去。

两道各异的目光,无声地在半空中交汇。

仿佛凝滞了时间的静默。

忽然,少年挑了挑眉,露出有些欠扁的表情,对着教皇放电似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……”

在短暂的愕然后,忽然,教皇像是想到了什么,急匆匆地朝天上看去。

只见,天空中原本平静的巨大水球,此刻却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,剧烈地抖动了起来。

随后,在无数人恐惧的目光下,宛如天幕崩塌,整个水球忽然像是维持不住形态,轰然溃散,化作倾盆的瀑流,哗的一下,向着整个王都冲了过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