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父母各自的选择

尽管本杰明没有问出想问的话,但是从米歇尔的这段话里,他还是得到了相当多的信息。

首先,教会在追捕他,那就说明教会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。其次,教会封锁了王都,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,也就是说,他现在还在王都之内。整个王都还是好的,没有被他一个水球炸掉。

这样想来,这个光线昏暗的小房子,应该就是米歇尔在王都的某个秘密据点吧。

不过,他心中最大的疑问,还是没有得到解决。

在他失去意识后,行刑的现场,到底又发生了什么?

“还是你来告诉我,我晕倒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吧。”他在心中,对着系统这么问道。

米歇尔说起话就是不够直截了当。想从她那里把事情问清楚,肯定还要多费不少唇舌,本杰明还不如直接问系统。

——把晕倒时候的事情告诉本杰明,这不正是系统一直以来最主要的工作吗?

“你的水球崩开,变成纯粹的水流,差点把王都给冲垮了。”系统也尽职尽责地开始了叙述,“不过你毕竟晕倒了,没有人主持这个魔法,这些水流没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,消散得很快。教皇也不是吃素的,撑出一个大屏障挡了一下。所以最后,可能有些违章建筑被你冲垮了,但你并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。”

说到这里,系统顿了顿,才接着说道:“当然了,好一阵混乱肯定是免不了的,好多人要么被吓晕过去,要么被从天而降的水拍晕了,剩下的人乱哄哄的。”

然而,听到这里,本杰明居然感到了一丝失望。

就这样啊?

好吧,没有无辜的人员伤亡,这其实是一件好事。然而对此,本杰明竟然隐隐生出了几分遗憾的感觉,仿佛他这么劳心劳力搞出来的水球,应该更爆炸一点,不该这么雷声大雨点小。

……自己怎么变得这么丧心病狂了?

不好,世界如此美妙,我却如此暴躁,这样不好。

本杰明调整着自身心态的同时,系统的叙述也还在继续。

“不过你也不要太失望,水重新分散成水元素前,还是闹出了一阵洪水。好几个贵族抓着木板求救,跟电视里那种受灾现场似的。还有教会,教皇都被你弄得手忙脚乱没时间管你。正因如此,在教皇被水流干扰腾不出手的同时,人群之中忽然冲出几个人,把你从十字架上给救了下来。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不禁有些惊讶。

劫法场?

可惜了,这么精彩的剧情,居然也让他给错过了……

“是米歇尔做的?”想了想,他在心中问道。

“不是,那些人跟米歇尔没什么关系。米歇尔是后来才找到你的。”然而,系统却这么答道,“当时把你从十字架救下来,还趁乱把你从现场带走的,是克劳德雇来的人。”

本杰明愣住了。

……是克劳德救的他?

是那个只要一照面,不骂他一句就不舒服,每天对他诸多不满,好脸色都没有一个的,他的便宜父亲——克劳德·里瑟?

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涌上来,忽然间,本杰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这是一个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答案。

正好,在现实之中,米歇尔也走到床边,扔了一封信在他的手边。

“我知道你心中疑惑应该不少,看看这封信吧,你父亲写给你的信,看完之后你就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”米歇尔静静地说着,“我把你从那些人手里接过来的时候,那些人把信给了我,让我务必转交给你。”

本杰明愣在原地,也不知道是这个消息让他反应不过来,还是头痛让他说不出话。

不过,他还是很快回过神来,深吸一口气,拿起了手边的信。他把信打开,怀着说不出的心情,默默地看了起来。

信的内容很简短,本杰明看完它,用不了五分钟。可是看完之后,他却坐在那里,沉默良久。

其实,在这封信中,克劳德并没有提到什么相关的字眼。他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要救本杰明,也没有表达他对本杰明是法师有多吃惊。他只是在上面说:既然学了魔法,那就好好学下去,别再整天吊儿郎当的不干正事。魔法虽然为教会所不容,但好歹也算是一个出息,躲到国外去,也能好好发展发展。

信的用词相当冷硬,还是克劳德一贯教训本杰明的语调,让本杰明要这样这样,又让本杰明要那样那样。本杰明都能想象出来,说这些话的克劳德,会是怎样一付颐指气使的模样。

然而,面对这种熟悉的训话,本杰明的心情却和以往天差地别。

居然……真的是克劳德。

在他被玛丽陷害,被圣骑士带走的时候,克劳德还在外面的领地视察。因此,本杰明虽然不生克劳德的气,但是也从来没有对克劳德抱有过什么期待。

也因此,本杰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最后出来救他的,会是克劳德。

让最令人失望的大儿子,代替万众瞩目的小儿子去死,克劳德就算不满这个方法,但对于这个结果,应该也是会默默接受的吧……

但克劳德没有。

克劳德选择了冒着巨大风险,宁愿被教会怀疑、调查……也要把平时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大儿子,从教会的十字架上救下来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忽然感觉有些胸闷。复杂难言的情绪,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。

沉默许久,最终,他只能攥紧了手中的信纸,做了一个深呼吸,试图纾解他胸中的情绪。

“你也别太难过,你父亲并不是不愿意亲自露面来看你。”站在一边的米歇尔,忽然开口,这么说道,“那天之后,教会就对整个里瑟家族展开了调查,你父亲为了避嫌,是没办法见你的。”

本杰明闻言,又沉默了一会。

忽然,他面无表情地开口,问:“我看上去很难过吗?”

“也不算难过,更多的应该是愧疚。”只听得米歇尔这么说道,“不过,看在你这张快要哭出来的脸的份上,是的,你看上去很难过。”

本杰明叹了一口气,倒回床上,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。

“谢谢,你的话真是太安慰人了。”

见状,米歇尔只能摇了摇头,说:“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,不过现在的处境,已经没多少时间让你愁眉苦脸了。”

说着,她走到门边,扶着门,转身看着本杰明,继续说道:“我先出去打探一下情况,一个小时后我会回来,我希望那个时候,你已经把自己调整好了。”

说完,她也不在意本杰明回应与否,打开门,离开了。

这下子,昏暗的小房间里,只剩下了本杰明一个人。他躺在床上,忽然用力地闭上眼睛,长叹了一口气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