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诅咒全城

“你都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,为什么还要回到王都?”

“我闲得没事干,想回,任性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发现,米歇尔已经掌握了对付他的最好办法。

那就是——胡说八道。

他们之间的关系被诡异地夹在同伴和敌人之间。尽管他们相互并不信任,心中各种戒备,但在表面上,他们又呈现出一种合作的态势。他们彼此间的态度也还可以,他问米歇尔问题,米歇尔也会回答。

只是,她回答的方式,就不太能够让本杰明满意了。

拜那道裂缝还有剧烈的头痛所赐,米歇尔在这场“合作”关系中牢牢占据了上风。因此,她完全用不着在意本杰明的想法,我行我素,本杰明一旦有问题,她就用一些无稽回答把本杰明挡回去。

对此,本杰明也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谁让他寄人篱下呢?

对于自己眼下的这个处境,他也慢慢想清楚了。在召唤出那个水球之后,他和教会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崩坏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而鉴于教会在王都如此强大的势力,他显然不能在王都过多停留。

这几个月来的贵族生活,本杰明也只能和它们说拜拜了。

他得离开王都才行。

然而,他在广场召唤出的那个水球,又好死不死地把事情给闹大了。因此,教会为了抓他,连封城这种事都做了出来。

很显然,以他现在这个状态,想靠自己的力量突破封锁离开王都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裂缝的修复颇为缓慢,保守估计,也得要一两个月的时间,而这段时间里,他都没办法使用魔法,否则裂缝反而还会有扩大的可能。

一两个月的时间,也足够教会把他从王都的阴暗角落里揪出来了。

因此,和米歇尔“合作”,确实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他也没有余地去考虑米歇尔是否别有用心了。

就算这个女巫另有阴谋,那又如何?本杰明现在的处境,横竖都是一个死字:要么被教会抓住烧死,要么像安妮一样被米歇尔坑死。他怎么想都没意义,干脆就天真一回,把米歇尔当成一个好心人,指望着她真的能把自己救出去吧。

他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感觉傻子运气都特别好。那既然如此,他也干脆当一回傻子,看看自己的运气会不会跟着变得好一点。

“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黑夜之中,本杰明和米歇尔走在外城区的一个偏僻小道中。本杰明开口,对着米歇尔这么问道。

“去教会,把那帮虚伪的教徒全部杀光。”米歇尔随口答道。

“很好,我早就想这么做了!”本杰明忍住心中的无语,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傻子一样,一脸期待地答道。

一边忍受着头痛的折磨,一边忍住不去吐槽米歇尔的胡说八道,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。

本杰明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当然了,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头痛倒可以稍稍压制一下他的求知欲,也让他对米歇尔到底要干什么没那么好奇了。

就像现在,尽管他跟着米歇尔后面,漫无目的地走着,完全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。然而,他的心中却生出一种诡异的轻松感,仿佛就算米歇尔要把他卖给教会,他也一点都不担心。

有一种……明天就要考试,他却一个字都没有复习的迷之从容。

因此,他干脆一边跟着米歇尔走着,一边回到了意识空间,继续裂缝的修补工作,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也不管,就这么任其发展。

说真的,这种状态下,米歇尔哪怕真的把他带到了教堂,他也是完全意识不到的。

不过还好,米歇尔并没有那么丧心病狂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们停下了脚步。本杰明也在系统的提醒之下,离开意识空间,回到了现实之中。

他回过神来,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这是一个荒凉的后院,也不知道位于外城区的什么方位。院子里空荡荡的,惨淡的月光,唯一可见的就是一棵枯死的老树,以及一口井。

院子周围,也半点人影都看不到,应该很久都没有人来过。

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,哪怕本杰明已经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,什么都懒得管,却还是不免感到了几分疑惑。

米歇尔带他来这干嘛?

奇了怪了……

尽管知道自己可能得不到什么正常的回答,但本杰明还是忍不住,问了出来:“你带我来这干嘛?”

幸好,米歇尔的回答也终于变得正常起来:“教会的人快要搜到原先那个地方了,我们得换个地方躲着。况且,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躲下去。”

转移阵地吗……

本杰明若有所思。忽然,他脸色一变,目光也不由得落在了院子里的那口井上。

他想象还是很丰富的。在看到这口井之后,他立刻将其与米歇尔的话联在一起,并得出了一个猜想。

难不成,这井里有密道?

仿佛是为了印证本杰明的猜想,米歇尔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也走到井边,停下脚步,意味深长地朝着井口望去,仿佛这井中真的有能够帮助他们逃出生天的东西。

本杰明也不由得有些期待了起来。

海文莱特作为王国的都城,防守是非常完备的,想要进出王都,只能走城门。而此刻城门又被教会给封住了,任何人都不许进出。因此,他们其实是很难逃出王都的,只能在外城区躲来躲去,一个不小心,就会被教会嗅到踪迹。

但是,如果真的有密道,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

就像之前在旅店里的情况一样,他们完全可以借助密道,躲过教会的眼睛,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到城外。而到那个时候,教会也只能拼命地在王都里继续搜捕他,又怎么想得到他早就逃之夭夭了?

简直……棒呆了!

“你在看什么?你不会以为,这井里有什么密道吧?”然而,米歇尔却回头看了看本杰明,随即开口,打破了他的美梦,“王都是没有能通向城外密道的。建国之初,教皇在城墙上设下了禁咒。因此,城墙永远不会倒塌,也没有人能够从地下挖出一道穿过城墙的密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坑爹。

不过,在靠近之后,本杰明也看到,这口井并没有枯,井中还有源源不断的水流,因此,这里确实不可能有密道。

白高兴一场了。

然而,就在本杰明重新开始感觉疑惑的时候,米歇尔突然掏出一把匕首。她伸出自己的胳膊,挽起袖子,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轻轻一划。于是,鲜血飞快地渗出来,顺着她的手,滴到了井中。

本杰明愣住了。

这是……在干嘛?

只见米歇尔就这么坐在井边,任由着她的血一点一点地滴进井口。她忽然开口,念出了一段本杰明从来没有听过的咒语,整个画面仿佛一幅诡异的邪教祭祀图。

那一瞬间,在一边旁观的本杰明,忽然感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精神力,从米歇尔的身上爆发出来。四周的元素也随之,有些诡异地波动着。

那股精神力之强大,甚至已经远超了主教,都有点要赶上教皇的意思了。

“卧槽……”本杰明忍不住骂出了声。

什么情况?

米歇尔的魔法实力他是了解的,之前看米歇尔施法的时候,他也感受到过米歇尔的精神力。说真的,论精神力,米歇尔也就比他要强上一点,根本算不上特别出众。

然而,这才多久没见,她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可怕的精神力?

本杰明震惊得,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。

这、这不对劲啊!

如果不是本杰明的精神力受创,他肯定会用出水元素感应法,仔细地观察一下米歇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。然而,现在的他用不出来,也就只能瞪大眼睛,在一边干看着了。

伴随着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,本杰明有点想上去阻止米歇尔。但出于谨慎,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。

米歇尔……到底想干什么?

很快,米歇尔念完了咒语,转过头,重新看向了一脸凝重的本杰明。

“你用不着害怕,我这是在打开王都的城门。”她的声音低哑,像毒蛇在沙漠里窜动发出的声响,令人不由得心中发冷,“教会只是靠着王都百姓对他们的信仰,暂时封住了城门。但是,如果王都之内忽然爆发出一场瘟疫,所有人都恐慌了起来,教会的本事就算再大,也不可能接着封闭王都了。”

说着,她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流淌着鲜血的手臂,顿了顿,才接着道:“为了制造出足够下的混乱,我也只能把诅咒散播到整个王都之中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