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“瘟疫”

很快,米歇尔把手臂收回来,用出一个生命之水,处理了一下伤口。然后,她把袖子捋下去,恢复往常的模样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。

本杰明却望着那口井,像看见了打开的地狱大门一般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在担心什么?这不是真的瘟疫,只不过是诅咒罢了。”米歇尔的脸色看上去虚弱了不少,但声音还是一样的冷,“我们需要的,只是一场混乱。中了诅咒的人,会呈现出一些瘟疫的症状,再加上你之前的那个巨大水球,王都之中必定产生恐慌。在民众的压力之下,教会无法继续封锁王都,这样一来,我们就可以顺利逃出去了。”

说着,她还故意顿了顿,露出一丝戏谑的冷笑:“你不会真的以为,我要在王都散播一场瘟疫吧?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松了一口气。

他很清楚,米歇尔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但真要说起来,她还没有到嗜杀成性的地步。要说残害无辜,把全王都的人都搞死,这种事她应该做不出来。

而且诅咒这个东西,本杰明也有一定的了解。一般的诅咒都是面对面施放的,想通过水源散布诅咒,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方法,否则即便成功,诅咒的威力也会大减。

通过自身的血液施展诅咒,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方法。但是就算方法再特殊,她也不可能靠这个把全城人真的都搞死吧?真要是这样,那这玩意也太逆天了。

如果仅仅只是一些症状,不会真的闹出人命来,那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不过……

米歇尔精神力的诡异变化,还是让他觉得很不对劲。

因此,犹豫片刻,他还是问了出来:“你的精神力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强?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不是这样的。”

米歇尔似乎并不在意,随口答道:“这是我在那位法师遗藏里获得的好处。包括这个特殊的诅咒手法,从前的我,也是使用不出来的。”

闻言,本杰明也不由得愣了愣。

法师遗藏?

就是那个……被他和系统鄙视不已,说估计没什么用的,“灵魂烈焰”死后留下来的东西?

卧槽……

本杰明忽然感觉自己肠子都要悔青了。

这么好的东西,他怎么就拱手让给了米歇尔?要是他的精神力也能得到这种提升,当时的那个巨型水球,释放起来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,连符文水都炸了。

唉……

不过,身处后悔之中的本杰明,马上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。

“既然你已经变得这么厉害,那也用不着怕教会了吧。你直接从城门强行突破不就行了,用得着释放诅咒这么麻烦吗?”他立刻问了出来。

“我提升的只是精神力,又不是元素亲和力。”米歇尔却这么答道,“我的魔法实力并没有提升多少,无法和教会正面对抗,精神力再强也没有用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倒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怪不得……

其实对于一个法师来说,元素亲和力才是最重要的属性。它决定了法师能调动多少元素,决定了魔法的威力,至于精神力,起到的更多的还是辅助作用。

不过,光是精神力的提升,就已经够惊人的了。

毕竟,它提升的不是一点两点,而是十几二十倍啊!

真的……强得都有点诡异了。

本杰明心中疑惑重重,因此,他又多问了几句。然而,米歇尔马上又恢复了那种胡说八道的方式,以此来应对本杰明的问题,再次把本杰明搞得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本杰明只能放弃了追问。

很显然,对方不愿多说,他再问也没意义。

至少,从目前的情况看来,米歇尔是真心想救他离开王都的。既然如此,其余的细枝末节,他也懒得再去扣了。

只要撑过这一两个月,他就能把意识空间里的裂缝补起来,恢复魔法实力。只要实力一恢复,不管米歇尔还有什么阴谋诡计,他也用不着再怕了。

在此之前,米歇尔想干嘛就干嘛吧。本杰明不想管,也管不了。

就这样,在施展完诅咒之后,米歇尔简单处理了一下他们停留的痕迹。很快,她又带着本杰明,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后院,前往另一个隐秘的地方,作为他们藏身的新据点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本杰明也再次进入意识空间,继续裂缝的修补工作。

也因此,他没有注意到,在离开那个后院的时候,米歇尔脸上,突然露出那么一瞬间的阴谲神色。

于是,二人东躲西藏的日子开始了。

米歇尔所期待的混乱是需要发酵时间的,而在这些时间里,他们只能不断地转移着根据地,避免教会追逐到他们的踪迹。

在此过程中,本杰明也想办法打听了一点里瑟家族的近况。然而,奇怪的是,教会只对里瑟家族展开了调查,却没做什么其他的。一家子人都好好地住在屋子里,没有被教会以勾结法师之名抓起来。

对此,本杰明虽然不解,但还是放心了不少,更可以专注于他眼下的状况。

他自己的处境可不轻松。为了躲避教会的疯狂搜捕,短短七天时间,他们就转移了十多个地方。

大部分的转移是在夜晚完成的,但在某些情况下,米歇尔也会带着他,乔装打扮,弄成普通人的样子。他们会在白天混入人来人往的街道,前往下一个据点。

对此,本杰明虽然不知道她判断的依据是什么,但好歹,她曾经是教会的一份子,又以另一个身份和教会周旋了那么久。因此,本杰明还是比较放心的。

事实也证明,米歇尔在躲避教会上很有一套。街上的圣骑士来来往往,从一户人家出来,又进到另一户人家搜查。可这七天过去,他们却依旧两手空空,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而在这七天里,米歇尔用自己鲜血种下的种子,也慢慢发芽了。

诅咒随着水源的流动,传播进了王都的千家万户。第二天,整个城市里就开始有不少人病倒。他们发着高烧,浑身抽搐,意识不清。从这一天开始,王都的几间医院就再也没有过空位。

就这样,几天过去了,王都里的医生们仍旧束手无策。病人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加,他们却未曾治好一个病人。

一股恐慌的情绪,渐渐在王都之中蔓延开来。

各式各样的流言,在街头巷尾飞传。有人说这是神降下的惩罚,也有人说这是法师的阴谋……民众的想象力总是非常丰富的,尤其再和前几天的巨大水球结合在一起,能演绎出的故事就更加离奇了。

不管这些流言是怎么说的,但是,它们在最后,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。

教会。

在那天的行刑和水球降临之后,教会也发布了公告,说“格兰特”已经堕落为恶魔的走狗,那天的水球也是魔法的力量。因此,他们封闭了整个王都,要把“格兰特”给抓出来。

对此,民众虽然觉得生活不方便了,但还是可以理解的。

——在“瘟疫”没有爆发的前提下。

“瘟疫”一旦爆发,王都的民众就像被捅了窝的蜂群一样,到处乱窜。他们害怕“瘟疫”传染到自己身上,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出去避难,可城门又被教会封闭,谁也出不去。因此,他们对于教会的怨气也日益浓厚。

刚开始两天,大家还能忍得住,但伴随着医生的徒劳无功和病人的越来越多,渐渐的,有人待不下去了。

第五天,就出现了乱民冲击城门的事件,不过参与的人不算多。也因此,他们失败了,被守城的圣骑士全部杀死,一个不留。随之,城中的躁动一下子平息了下来。

很显然,这种暂时的平息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只要“瘟疫”还在蔓延,王都就不可能真的平息下来。民众的不满和求生欲,还在表面的死寂之下,不断累积酝酿着。

终于,在第八天的清晨,情况发生了转变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