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米歇尔之“死”(上)

米歇尔回过头,看了一眼马车后的追兵。

清洗者的速度一向是最快的。从她把本杰明推下马车、滚下山坡后大概也就十分钟,这些人就像捕食的鬣狗一样跟了上来。米歇尔回头,已经可以看见远处山道上的一队人马,在漫天沙尘中若隐若现。

不过……至少他们跟上来了。

这样想着,米歇尔坐在车头,拿出一张白色的手帕,开始抹去脸上的装扮。

雀斑之类的东西,多抹几下就抹掉了。至于胶水粘起来的眼皮,没有方便的工具,她只能直接撕开。现在的她也感觉不到痛楚,所以没关系。

把眼皮揉开后,她又眨了好几下,确认自己的眼睑没有被撕破撕烂,才从口袋里摸出被敲掉的门牙,重新给自己安上。

染红又剪短的头发……这个她是没什么办法了,只能任由它们像秋天被阳光烤干了的枯草一样,无力地垂在她的脸侧。

做完这一切,她又用手把自己的脸好好摸了一遍,以确认自己没有少掉哪一块。

“确实有点麻烦……”一边这么做着,她一边忍不住,自言自语道。

她又有什么必要这么做?

大敌当前,也许她应该更加紧张一些,而不是有闲心摆弄自己的脸。说来说去,她也不是爱美的人,只是到了眼下这种场面,她还是希望自己能以本来的样子面对故人。

毕竟,这一次会面,哪怕是对于久经风雨的她而言,也是迈出了艰难的新一步。

但她并不感觉紧张。

——她早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
再回头看去,清洗者们离她又近了一步,米歇尔甚至可以看清楚他们的大致形貌。也因此,她看见,为首的追兵不是骑士,而是那个穿着红衣的熟悉面孔。

鹰钩鼻,深眼窝,难测的喜怒在凝固般的皱纹中隐匿着。

……主教。

又仔细看了两眼,米歇尔忽然觉得有些失望。

只有这些人吗?

两队清洗者,再加上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,教会派出的追兵,也就只有这些而已?米歇尔不懂,为什么本杰明·里瑟在火刑当天展现出了那么可怕的实力,教会的重视却只有这么一点。

他们会为他们的轻视付出代价的。她忍不住想道。

不过……也没到她可以高枕无忧的时候。

预估了一下清洗者和她之间的距离,米歇尔想了想。忽然,她用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左胳膊,用力一扯,将她左边的前臂扯了下来。

她将自己的左臂拿在手中,漠然地看了两眼。然后,她转过身,将左臂用力地抛向了身后迎面而来的大队追兵。

午后耀眼的日光下,左臂的形状忽然一阵模糊,嘭的爆开,化作了一片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污血。

在一股庞大而阴森的精神力作用下,洒在半空中的污血忽然凝聚在一起,来到清洗者们的头顶,淅淅沥沥地下起了棕褐色、散发着恶臭的雨。

清洗者们见状,也只能勒马停了下来。

主教望着扑面而来的血雨,念出了几句咒语。只见一道散发金光的屏障,挡在了所有人的头顶。血雨打在屏障上,发出炒豆子般噼啪的响声,打得屏障上的圣光忽明忽暗的。

不过到最后,这阵血雨还是被挡了下来。

见状,米歇尔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她转回来,用她仅剩的右手挥动马鞭,继续驾驶着马车沿着山道跑下去。

左臂为她拖延来的时间,应该足够她把追兵引得更远了。

如果可以,她也不希望多费这么一番工夫,只是刚才的地方离本杰明滚落的山坡还是太近。清洗者如果追上来,没有在马车上找到本杰明,肯定会在附近展开搜索。

他们会找到那个小子的。

这一带的地形,米歇尔很熟悉。本杰明滚落的那道山坡不高,但是山坡底下还有一个洞。本杰明如果能沿着山洞一路滚下去,应该能滚到比较远的地方。运气别太差,不会被摔死。

但她也不能冒险。

教会做事很谨慎,她必须把清洗者引得远一点,给出更多误导,才有可能保住本杰明·里瑟的性命。

其实,仔细想想,整个计划的成功率也不过十之一二。如果本杰明被推下马车滚落山坡的画面被看到了,如果这些教会的走狗不是追随着她的精神力而来……哪怕出上一点点差错,本杰明·里瑟,那个在魔法上有着超乎想象天赋的贵族少年,今天就会死在这个地方。

但她还是这么做了。

可能是她钢丝走惯了,想到这个计划有十分之一的成功率,就觉得胜券在握,于是便一头钻进去,也懒得再去担心其他的东西。

想到这里,米歇尔也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自嘲的冷笑。

这大概就是她会走到这一步的原因了。

在好几个月前,她把本杰明当成格兰特·里瑟绑架的时候,她恐怕是怎么样也想不到,经历了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后,她竟然会挖空心思,只为了救那个小子一命。

甘心吗?

当然不甘心。

……值得吗?

岂止是值得,简直是赚大了。

从她在“灵魂烈焰”的遗藏中转身,看见自己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开始,她就想通了这一点——只要是能让教会感觉不舒服的事,只要有导致教会覆灭的一点点小可能,她都愿意拼上一切,去做骆驼背上的第一根稻草。

这是她的执念,也是她背负一生的诅咒。

即便结果不如意,她却仍旧没有感到过半分的后悔。她不后悔成为法师和教会作对,这是她必须去做的事情。虽然她痛恨“命运”这之类的词,觉得都是些教会爱说的丧气话,但她也不得不承认,这就是她的宿命,她否认不了。

她也不后悔去追逐“灵魂烈焰”的遗藏。她只是没想到,那位法师前辈的性格如此古怪,在遗藏之中设下了千奇百怪的考验。她没有准备,勉强闯过了两关,却死在了第三关上。

可是,如果不通过那些考验,获得传承,以她平庸的法师天赋,颠覆教会只是能痴人说梦。

她能怨谁呢?

她不信教会那一套神的说辞,所以,她也不会把这一切怪到那些莫须有的“神意”身上。要怪只能怪她自己,是她不够有天赋,是她不够聪明,是她不够强大。因此,在成为法师之后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走上这么一条路,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倒下去。

天赋……多么可望不可即的东西。

没有它的人拼了命的追求它,拥有它的人却从来不知道珍惜。

就像本杰明·里瑟,从来不曾意识到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,是怎样珍贵的一笔财富。

她恨那个小子。

从那个贵族在她面前把水球召唤出来后,每一次,米歇尔都感觉自己对于魔法的认知被彻底颠覆。听安妮念了一句咒语,就学会了水球术;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就已经能够召唤出半个王都大小的水球……这种成长速度,甚至不是“怪物”两个字可以形容的。

米歇尔恨得牙痒痒的。

她恨,为什么自己没有这种天赋?哪怕是一半的天赋,也足以让她达到更高的魔法水平,也许……也许教会就已经被她给推平了。

可惜,抛开教会因为未知而给她添加上的光环,她只是一个再平庸不过的法师。

平庸到,哪怕她机关算尽,也只能成为那些“天才”向上攀登的垫脚石。

就像她现在正在做的。

她又怎么能不恨本杰明·里瑟呢?她都开始后悔,自己为什么是用手把那个小子推下去,而不是用脚踹下去了。

但愿那小子以后能给教会多找点麻烦。

这样想着,米歇尔回过头,又看了一眼后方的追兵。

在被米歇尔的“左臂”阻碍了一会后,他们很快又追了过来,越靠越近。此刻,差不多已经到了他们可以发动攻击的极限距离。三十多位清洗者也已经举起了长剑,周围的圣光开始响应他们的召唤,有聚集的趋势。

见状,米歇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这个距离,差不多了。

她已经把这些人引得相当远了,再引下去也没什么别的意义。她更不能继续待在这个马车上,不然圣光巨剑劈过来,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,会发生什么事。

因此,在最后狠狠抽了马一鞭后,米歇尔纵身一跃,跳下了马车。她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站稳身形,飞快地拦在了清洗者和主教的面前。

就这样,马车在她的身后,以更快的速度跑远了。

追兵却在她的身前勒马,停下了追逐的脚步。

几个清洗者有些焦急地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,似乎以为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就在马车里,想要马上追过去。可是主教却伸出手,作出了示意,让他们不得不停了下来。

事实上,如果他们不是位于主教身后,或许还能看见此刻主教脸上、那从未有过的惊讶表情。

“克、克里斯汀?”

只见,主教愕然地微张着嘴巴,仿佛被钉死的眉毛也抬起来,挤出额头上微微颤抖的皱纹。他用一种震惊到茫然的眼神,望着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的米歇尔,开口,往常平静的声音也早已无影无踪。

米歇尔则看着他,露出一个不冷不热的微笑。

“我也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下重逢。”她挽起自己左边空空的袖子,挺直了腰杆,拿出她最为熟练的、漠然到有些讽刺的语气,说,“我最亲爱的……舅舅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