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米歇尔之“死”(下)

风扬起山道上的沙尘,应和着马发出的稀疏嘶鸣声,像乡村酒馆的三流乐手合奏出的惨淡小调。

“你……是诅咒的源头。”

在诡异的片刻沉默之后,主教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开口,这么说道。

他的表情看上去是那样的痛苦。就连他身后的两队清洗者,都能感觉到这一股忽然袭来的情绪,面面相觑,不敢出声。

情绪……

对于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来说,这是一个多稀奇的玩意啊。

“是的,舅舅。”想到这里,米歇尔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报复的快意。她满足地笑了,“您没有让我失望,最终还是找过来了。”

彻底打破主教虚伪的外壳,这一刻,她忽然意识到,也许眼前的这一幕才是她一直以来真正期待着的。

一个“复仇”的想法,再次在她的心中成形。

“你就是米歇尔。”主教重新睁开眼睛,恢复平静,冷冷地看着米歇尔,“我为什么会没想到?米歇尔……迈克尔……你永远都忘不掉你父亲给你起的那个蠢名字。我早该想到的。”

闻言,米歇尔背在身后的右手忽然握紧成拳,微微颤抖。

主教……不该提起那个名字的。

然而,在这种急转直下的心情作用下,她脸上的笑意却更盛了。

“你是高高在上的神父,他只是一个猎人。你从来没有把他放在过眼里,又怎么会在意他那么多年前玩笑般给我起的一个男孩名字?”她努力维持着不在意的讽刺语调,静静地说着。

这种事情,她又怎么可能忘记?

那可是她一切恨意的源头。

从她出生起,主教阴郁的目光就一直伴随着她,挥之不去,深深地刻在了她的童年记忆之中——那时主教还不是主教,只是镇子上的一名神父。

哪怕当时她还很年幼,她也知道,主教恨她。

是她的存在,让她的母亲和父亲能够走到一起;是她的存在,让主教不得不亲手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镇子里毫无前途的猎人。她就像是恶魔在主教世界里留下的一道阴影,主教恨她的父亲,也恨她。

当然了,如果仅仅只是恨意,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。

五岁那年,米歇尔的母亲病故,在外打猎的父亲三天后才赶到。归家的父亲连母亲的尸体都没能见到,伤心欲绝,从此开始酗酒。一年后,他也因为喝的烂醉,被一辆偶然经过的马车撞死。

于是,米歇尔正式成为了一名孤儿。

她还记得,父亲葬礼的当天,主教走到她的身边,蹲下身,用那双长了茧子的宽厚大手握住米歇尔的双手,对她说:“一切都是神的旨意。”

那时的主教还不像现在这样,语气柔和,不知抚慰过镇上多少人破碎的心灵。

年幼的米歇尔则看着主教的手,怔怔地出神。

她记得,一年前就是这双手,把她的母亲一点点掐死在房间里。这样想着,她又看向主教的嘴巴,那天也是这张嘴,用温和亲切的声音,告诉所有人母亲是因病去世的。

她想,是神的旨意,让舅舅杀掉母亲的吗?

这样的解释,即便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也显得过于牵强。她记得很清楚,母亲死去的那天,主教和母亲再一次就父亲的事情发生争吵。主教的样子很生气,瞪大的眼睛像干死的鱼,忽然间就冲上去,用双手掐住了母亲的脖子,口中默念着什么东西,掐了大约有十多分钟,才渐渐松开。

而母亲的眼睛早就变得比主教更像干死的鱼了。

躲在门后的米歇尔,亲眼目睹了这一切。主教或许是情绪过于激动,并没有发现她,让她就这样默默地离开了屋子,在邻居家的酒窖里躲了一天一夜。

米歇尔甚至都不记得,她是如何在酒窖里度过那一天一夜的,但那一天彻底改变了她。她清晰地记着,她踏出酒窖时的心情,平静得就像一个死去的婴儿。

父亲回来后,她也什么都没说。她把一切秘密埋藏在心底,让它慢慢地发酵成了剧毒的美酒。直到父亲也去世,主教看着她,说要带她去王都,那一刻她才突然发现,主教眼神里对她的仇恨已经没有了。

为什么?

多年以后,米歇尔才渐渐明白过来,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和母亲很像吧。

不论主教是出于愧疚或是移情,他开始对米歇尔越来越好,满足她的一切需求,让她参加骑士训练,甚至弄到了圣骑士的名额……幼年时对她仇视的眼神就像风里的蒲公英,转眼间就飞得无影无踪。

也该轮到米歇尔仇视主教了。

像每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一样,她变得冷漠而早慧。最初她只是默默地计划着对主教的报复,但是,跟随主教进入王都,进入圣彼得大教堂,看着主教一步步爬到今日的位置,她心中的恨意被埋藏起来,剩下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厌恶。

对于教会这一套的厌恶。

她还记得,她正式成为圣骑士的那天。教堂之中,主教像葬礼那天一般,握紧她的手,说:“一切都是神的旨意。”

于是,她在教堂中跪下,模拟出虔诚而庄重的眼神,以“克里斯汀”这个的名字宣誓,成为了圣骑士的一员。

当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。圣洁的神像、闪耀的烛火、周围神父默默颂念的经文……哪怕是现在,她也能回想起来,当时她心中那股砸碎神像的强烈冲动。

神意……

多么讽刺的说法。

主教因为不满母亲的婚姻,亲手掐死了母亲,是因为神意。父亲一蹶不振,被马车撞死,是因为神意。而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也是因为神意。

米歇尔感觉很可笑。

为什么人总能为自己的愚蠢找来这么多借口?

而在成为法师后,她终于彻底明白过来,所谓的“神意”,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从那时起,她也下定决心,要让这个愚蠢理由支撑起的庞然大物支付它真正的代价。

在“灵魂烈焰”的遗藏中,米歇尔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死亡,也差点怨恨上那虚无缥缈的神意,仿佛对着天空抱怨几句,就能够让自己好受许多。可是她很快明白过来,她需要的,正是“不好受”。

正是那种“不好受”的感觉,支撑她到了现在。

她并没有在传承试炼中完全失败,因为她走到了最后一步。于是,“灵魂烈焰”留下来的强大精神力灌注进了她的灵魂之中。当时,整个山洞里亮起耀眼的光芒,她流淌在地上的血液汇集在一起,慢慢变成了一个血人的模样。

那股精神力,加上她心中那股“不好受”的感觉,重新凝聚成了现在的她。

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存在,她不知道自己算什么,怨灵?行尸?嗡嗡的声音时常在她的耳朵里回荡,她失去了大部分的知觉,也失去了使用魔法的能力,却本能地学会了一些更加诡异的东西。

就是这些变化,让她作出了一个新的决定。

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每时每刻的崩解,这让她了解到,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,很快她就会彻底地死去。因此,在湖底的洞穴中绝望地坐了一天一夜后,她回到了王都。

时间已经不多,就更加不能浪费了。

当她在王都,看见天空中那个巨大水球的时候,她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怨恨和不甘心。凭什么?凭什么那个贵族可以拥有这样的天赋,她却只能悄无声息地死在阴暗的洞穴里,什么也做不了?

她坚信,这片大陆上,没有一个人比她更加拼命。她精确地思考过自己的每一个选择,严格地克制自己的欲望,在每一次困境中作出最佳的选择……她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,可是到头来,等待着她的依旧是失败。

没有人会甘心接受这种失败。

“克里斯汀,你让我很失望。”忽然,主教出声,这么说道。

米歇尔回过神来,微笑着答道:“真的吗?我感到非常荣幸。不过,我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让你感到失望而已。”

最初的理想,她已经不可能做到了——她已经死了,带着满怀的恨意和不甘死了。现在的她只是怨念、鲜血、精神力的畸形集结体,她有权去痛恨这个世界,痛恨所有的生者,痛恨主教。

可她却更加痛恨自己,痛恨自己哪怕到了这种地步,性格里的理智仍旧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迫使她作出深思熟虑的选择,不让她失控。

——她多想彻底失控一次啊。

米歇尔这样想着,身体开始微微颤抖。忽然,有恶臭的鲜血从她的皮肤上溢出。随之,她的身体似乎也开始变得柔软,有往下垮塌的倾向。

“克里斯汀,你……”主教望着突然变化的米歇尔,再次露出震惊的神情。

清洗者们也举起长剑,应对可能到来的威胁。

“舅舅,我知道是你杀死的母亲。”米歇尔用她逐渐融化的嘴巴,拉出一个看上去有些扭曲的微笑,“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看着主教愕然到甚至说不出话的样子,她又一次获得了复仇的快感。

不,也许并不只是复仇的快感,而是通过这种自我毁灭的方式,挣脱束缚,让这个一直看轻她的世界,尝尝她所经受过的苦难,从而获得的无上满足感。

“开始感觉痛苦了吗?亲爱的舅舅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”她甩了甩覆盖在脸颊的污血,接着说道,“我要让本杰明·里瑟活下去,总有一天,他会毁掉你一直守护的教会。比那天大上百倍千倍的水球会砸到你的脸上,你将什么也做不了。绝望、窒息、痛苦……你将感受到我曾经感受到的一切。你会亲眼看着教会覆灭在你的手中,你再也不能在夜里安寝,余生的所有时间都将在悔恨之中度过。”

她从来都不是出于善意要救本杰明,甚至,想到本杰明之后有可能会感谢她,她都觉得有些恶心。做这一切,她才不是为了寻求安慰讨人喜欢——从头到尾,她都不是什么好人,她也没想过要当一个好人。

推翻教会并不是她的崇高理想,她只是心生厌恶,满怀恨意。

“……你要做什么,克里斯汀?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看着身体逐渐溃烂的米歇尔,主教的脸上也露出慌乱的表情,急匆匆地问道。

米歇尔却全然没有理会。

她感受着自身的毁灭,细细地品味着主教的痛苦,在理智与狂热的痛恨之中反复拉扯,享受着陷入失控的快乐。

而她的身体,也像被扔进炎炎沙漠中的冰雕,飞快地融化着。

“很遗憾,我是不能亲眼看到这一切了。我不甘心,所以,我要先带走一些东西。”渐渐的,她的大半身子已经溃散成了深褐色的污血,头颅漂浮在血泊之中,两个分别散落的眼球,却依然死死地盯着主教,“你可以尽管指责我的邪恶残忍,人们无辜与否,我不在乎。”

“再见,我最亲爱的舅舅。”

说完,她最后仅剩的一点形态,也就此彻底地爆裂开来,化作污血,在这山道之中四处飞溅。她惊得清洗者们的马匹开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,主教不得不也撑开屏障,将所有的污血挡下。

主教隔着圣光的屏障,望着前方地面仅剩的污血。他脸上露出的难言表情,证明了他此刻心中的灼烧感有多么的强烈。

可米歇尔做的,并不仅仅只是在主教的面前将自己彻底结束掉。

她的恨意需要更多的东西来陪葬。

与此同时,王都中,王都外的主干道上,所有身中诅咒、感染了的“瘟疫”的人,在这一刻都忽然颤抖了起来。他们像米歇尔一样,浑身冒血,身体崩解,痛苦地挣扎着。最后,三万多人,齐齐地在各自家人的注视下发出嚎叫,化作了一滩恶臭的污血。

这个被命名为天堂之光的城市,从未像今天这样充斥着带着血污的恶臭。

王都的上方,晴空碧染,阳光依旧明媚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