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下线了几章的教皇在哪里

王都西北面的山道上,两队清洗者和主教一起面对米歇尔化为的一滩污血,都有些手足无措。一时间,所有人沉默无言。清洗者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主、主教大人……”

过了一会,才有人这么出声道。

“受恶魔诱惑的堕落者,意志不坚,死不足惜。”主教却突然开口,打断了那个人的话,硬生生的语气像是一块厚重的铁锭,“我们不用理会她,继续去追那辆马车。”

清洗者们又是一阵面面相觑。

追捕本杰明·里瑟,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任务,他们也一直想这么做。可是,在目睹了米歇尔的“融解”之后,不知为何,他们心中都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,反而没有第一时间开始行动。

犹豫了一下,另一个清洗者开口,说:“主教大人,我们……”

“够了!”主教的声音却忽然变得有些激动,“这个人不是克里斯汀,她只是又一个邪恶的法师,她已经死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本杰明·里瑟,这个人才是我们的目标。哪怕把整个王国翻个遍,我们也必须抓住那个小子,用圣光将他和他的罪孽一同净化得干干净净!”

一股难以想象的杀意,从他的话中弥漫出来。

清洗者们似乎还有疑虑,可是没有人再说什么了。他们一向听从主教的命令,更何况,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主教像今天这样生气。

因此,他们齐齐点头,闭紧嘴巴,不再多问。

就在他们准备驾马,往马车离开的方向追去的时候,忽然,从他们身后的山道拐角中,又跑出来了一个骑着马的圣骑士。

“主教大人!我、我有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您!”

听上去焦急异常的声音,叫住了所有人。

又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变故。

主教闻言,也拉起马缰,转过去,冷冷地看着那个骑马赶来的圣骑士。

“怎么了?”

圣骑士勒马停下。他望了主教两眼,又看了看所有的清洗者。似乎是被这么多人的目光同时注视着,他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,准备好要说出来的话也变得磕磕巴巴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他又做了一个深呼吸,清了清嗓子,才接着道,“是……教皇陛下。”

闻言,主教脸色变了变。

他迅速地从刚才的情绪里恢复过来,目光微不可查地闪动着。

“教皇陛下……陛下与我们分头出发,从两个方向追捕本杰明·里瑟。”他语气也渐渐恢复从前的冷静,刚才还有的起伏波动,此刻也像杂草般被无情地修剪掉,“可是,如果教皇陛下那边发现了什么,为什么会是你来给我们传递消息?”

此言一出,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。清洗者们看着赶来报信的圣骑士,眼神也渐渐变得不那么友善。

有的人甚至已经把手放到了剑柄上。

报信的圣骑士先是愣了愣,然后急忙解释道:“不,主教大人,不知道为什么,所有的神之眼都失灵了。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让我来传递消息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不少清洗者都露出犹豫的神色,似乎在思索着圣骑士的可信度。

至于主教,他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散发着神术气息的银色珠子,准备当场验证一下。

他把珠子拿在手中,聚精会神地看去,似乎在确认神之眼是否还具备联系的功能。然而很快,他的眉毛便微微一皱,露出些许不解的神色。

沉默了一会,他又把银色的的珠子收了起来。

“你说的没错,神之眼失灵了,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了信息的传递。”主教重新看向圣骑士,郑重地问道,“教皇陛下到底发现了什么,告诉我。”

然而,圣骑士却面露难色。

“教皇陛下不是发现了什么,而是……而是……”他努力组织着语言,可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似乎他要传递消息实在太过特殊,特殊到,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述了。

主教则无声地看着支支吾吾的圣骑士,耐心等待对方把话说完。可是忽然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骤变。然后,他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。

午后的阳光洒落,在清洗者华丽的盔甲上,炙烤出丝丝的冷意。

与此同时。

王都北面靠近珀尔湖方向,路边的一处空地,半个人影也没有。

然而,半个小时前,这里可不是这样的。

半小时前,就在这个地方,身穿长袍、手持权杖的教皇停下了脚步。当时的他,垂下的眼眸微微抬起,他略带惊讶地看向了前方、那个拦住他去路的人。

他的对面,同样也是个老人。

穿着典雅庄重的礼服,满头的白发梳起,半边眉毛戏谑地挑着,嘴角带着一丝微妙的笑意。

教皇把她认了出来。

“里瑟夫人,许久不见,您的精神还是像从前一样矍铄。”他眯起眼睛,缓缓道,“现在,希望您可以为我解释一下,我已经禁止了里瑟家族的人离开王都,为什么您却依然出现在了这里?”

闻言,老夫人有些茫然地望了望天,然后笑吟吟地说:“是吗?真是抱歉,我老了,脑子都不管用了,老是忘记事。教皇陛下,还请您不要介意。”

可是,说完了这些,她却什么也没有做,仍旧挺直腰杆,带着那种无辜而又微妙的表情,继续盯着教皇看。

教皇皱了皱眉。

从他忽然握紧权杖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,他开始感觉不对劲了。空旷无人的路边,老夫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他面前,随之而来,一股无声的压力也落在了教皇的胸口。

——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过这种压力了。

想了想,教皇面无表情地点头,说:“既然如此,里瑟夫人,我理解您。神会原谅您的过失,您可以回到王都了。”

然而,听了这话,老夫人既没有回话,也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。

她就这么双手交叠,优雅地垂在身前,带着貌似慈祥的笑容,注视着教皇。她眼角的皱纹轻轻卷起,仿佛树叶背后的叶脉,慈祥得甚至有些意味深长。

不知为何,在老夫人的注视下,教皇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那么一瞬间的慌乱神色。不过,他很快就调整过来,压下那股没来由的心慌,平静地开口:

“怎么了?里瑟夫人,您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闻言,老夫人却无辜地耸了耸肩,说:“能有什么事情,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,老朋友叙叙旧,不好吗?”

“里瑟夫人,你的记性怕是又不好了。”教皇似乎也开始有些不耐烦,语气渐渐地变得阴沉,“你虽然嫁入了里瑟家族多年,但是似乎,我们见面的机会一直不多,就更别提什么交情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?教皇陛下,您忘了吗?”老夫人作出惊讶的表情,用手半捂着嘴巴,说,“五十多年,在斯凯弗山脉的边上,我们曾经见过一面,我还给你送了一个小礼物,不是吗?”

说着,老夫人忽然抬起手,打了一个响指。

“您如果忘记了,我可以再提醒一下您。”

伴随着清脆的响声和老夫人漫不经心的话语,在她身前,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凭空浮现出来。随后,火球略一停顿,便径直朝着教皇飞了过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