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 魔法天赋的真正定义

火球还未接触到教皇的衣角,就被一道闪耀着圣光的屏障给挡了下来。

然而,轻松将对方的攻击给挡下来,并没有让教皇的神态变得轻松。与之相反,他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歩,惊得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伙子似的,握着权杖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。

他就这么瞪着老夫人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不错啊,和当年比起来,你现在收个小礼物,总算是没有那么手忙脚乱了。”老夫人则点了点头,用貌似欣慰的赞扬,回应了教皇愕然的眼神。

不过,教皇并没有回答。

他仍旧睁大眼睛,满脸的愕然,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一时间,没人说话,气氛有些僵硬。

砰!

忽然,教皇手中的权杖顶端极其突兀的爆开,权杖上,最大的一块钻石碎裂,化作一阵白光,将教皇整个人包裹住。

然后,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,教皇就消失在白光之中,逃离了这个地方。

与此同时,大概在好几公里外的空地,一团白光凭空浮现,教皇的身影也忽然从中走了出来。他刚一出现,就立刻回头,往原来的那个地方看过去,眼神中竟然还显露出了几分恐惧。

“怎、怎么会是她……她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他用衣袖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冷汗,震惊之下,甚至都开始了自言自语。

幸好他跑得快,不然……

然而,正当他暗自庆幸,老夫人的声音却再次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。

“我确实差点就死了。”

这下子,教皇差点被吓得把权杖都给扔了。他慌乱地转过身,却看见老夫人就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,还是带着那貌似懵懂天真的笑容,慈祥地看着他。

她跟过来了。

——在他借助权杖瞬间逃离刚才的地方后,不到十秒钟的时间,老夫人就跟了过来。

这一事实,让多少年里稳坐钓鱼台的教皇,此刻也感到了一阵晕眩。

“你……不对,你就算没死,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那种实力了。当年……当年的事情,我很清楚,就算老师没有和你同归于尽,你也不可能继续保有那种魔法水平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教皇悠长的年岁还是让他勉强镇定下来。他面对老夫人,冷冷地这么说道。

他是这一带代的教皇,他必须镇定下来。

况且,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,他完全用不着把当年的巨大阴影,覆盖到现在的自己身上。

听了教皇的话,老夫人也点了点头。

“你说的没错。”她忽然拿出一付多愁善感的样子,缓缓道,“第五代教皇,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。要知道,那年我也才二十多岁。当他带着五个主教十队清洗者二十多个神父过来围剿我的时候,我也以为自己凶多吉少了。”

说着,她故意顿了顿,才接着道:“因此,哪怕到最后,我也是拼上了这条命,燃烧掉了我所有的精神力和元素亲和力,才把他们全部杀光。”

听着老夫人的话,教皇把权杖当拐杖似的拄在地上,也渐渐把自己的情绪稳定过来,身子不再打抖,手心也不再直冒冷汗。

是啊……

精神力和元素亲和力受到严重损伤的法师,就算经过了多年的恢复,又能保留多少曾经的实力?

他没必要慌得像个刚进教会的小神父一样。

他……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刚进教会的小神父了。

“既然如此,你不该出现在我面前的。”这样想着,教皇没那么惊慌了,语气中也开始透出一股冰凉的杀意,“我确实没有想到,传说中的‘灵魂烈焰’会隐藏在王都的贵族之中。不过,神意让你来到了这里,那些往事也该有一个终结了。”

说完,他举起了权杖。

老夫人给他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,这种不安更让向感到一阵烦躁。因此,为了压下心中的不安,重拾作为教皇的威严,他不打算在这里接着磨叽下去了。

这位让第五代教皇意外陨落的法师,究竟是不是在虚张声势,只能靠他亲自试出来。

他准备动手了。

无形的波动从他的身上扩散出来,仿佛一阵吹过沙漠的清风,有种令人心头微震的力量。在这股波动的呼唤下,周围的圣光飞速地朝着教皇涌了过去,那种密集程度,甚至在教皇的头顶形成了不少肉眼可见的光弧。

教皇高举双手,神情漠然,仿佛是即将宣布审判的神明,无悲无喜地看着老夫人。

他张开口,准备吟唱。

啪!

老夫人歪着头,又打了一个响指。

正在引导着圣光聚集的教皇,忽然感觉脑中像被针扎了一下。随之,一阵剧痛传来,周围那些圣光也立刻脱离了他的控制,像被惊起的鸟雀一样四散纷飞。

他的施法被打断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教皇再次露出愕然的表情,异常震惊地看向了老夫人。

……怎么会这样?

“你也知道,元素亲和力啊精神力啊这些东西,烦人得很。”老夫人似是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,说,“刚把它们彻底透支干净的时候,我变成了傻子,什么也不记得,只能在王国里漫无目的地游荡。不过,它们就跟杂草一样,割掉了还是会长出来。一年后,我就恢复了正常;三年后,我恢复了所有的记忆;五年后,我重新成为了法师;三十年,我就又回到了从前的水平。你想得到吗?恢复记忆之后,我才发现,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嫁给了当时的里瑟公爵,还生了一个儿子,弄得我也很是头疼。”

说着,老夫人还故作姿态的叹了一口气,仿佛她顽强如野草般的魔法天赋,真的带给了她非常大的困扰。

至于教皇这边……

听完了老夫人的这段话,他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愕然之中,只能一边摇头,一边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这……不可能。

教会关于精神力的研究,一直是在进行中的。他很清楚,精神力一旦受损,想恢复过来非常麻烦。受损得越厉害,恢复就越难。

因此,即便教会知道法师有不少燃烧自身精神力、甚至燃烧灵魂的秘术,他们也只把那当作饮鸩止渴,从来不作这方面的研究。

他从来没有听说过,精神力被燃烧殆尽了,还可以再长回来的。

……是神意吗?神在考验他的意志?不然,为什么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,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眼前?

看着教皇的一脸便秘般的表情,老夫人则无辜地耸了耸肩,说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天赋如此,不管我在干什么,精神力和元素亲和力就是自己会长。烧光了也还是在长,长得还飞快。这些年我没修炼过一次魔法,它们就这么自己硬生生长回来了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施法失败的反噬,教皇忽然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