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他人的故事

“为什么不吃东西?你不饿吗?”

入夜,天已经黑了,山谷的土豆田边上,哈尔拿着两块干面包,有些疑惑地对着本杰明问道。

本杰明摇头,勉强笑了笑,说:“谢谢,我没什么胃口。”

在听到米歇尔死讯的一瞬间,他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。这等于间接证明了他之前的猜想——米歇尔牺牲了自己,救了他。

为什么?

他有些无法相信。

因此,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教会在骗人。他想,也许教会根本没有抓到人,放出这个消息,只是为了安抚民心。可是,在他的追问之下,哈尔却描述出了更多的细节:

“教会的布告上说,那个散播瘟疫的法师并不是真人,而是一个叫做米歇尔的法师死后形成的亡灵。这种亡灵的形成方式非常特殊,存活时间也很短,已经被教会彻底消灭掉了。与此同时,教会已经开始在王国的水源设置净化十字架,从此以后,没有人再能通过水源散播瘟疫了。”

听完这段话,本杰明又愣了好久。

在听到“米歇尔”三个字的时候,本杰明就知道,教会肯定是真的抓到了米歇尔。不然,他们都以为米歇尔逃到了国外,又怎么会想得到散播瘟疫的是米歇尔。

可是,那个所谓的“亡灵”,又是什么意思?

……米歇尔早就死了?

哪怕是愕然,也不足以形容本杰明此刻的心情。他甚至都觉得教会是不是又在说瞎话,可是再仔细一想,教会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。撒布瘟疫的不管是法师还是法师的亡灵,对于民众而言是没有区别的,教会肯定是什么就说什么,用不着在这上面弄虚作假。

那么……这一切就都是真的了。

米歇尔,不知道怎么回事死在了外面,化作亡灵,回到王都,把他给救了出来。最后,她连自己的亡灵之身都牺牲掉,只为了帮本杰明把教会的追兵引开。

仿佛有一座山压在了胸口,沉闷,压抑,本杰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从米歇尔那一次出现开始,本杰明心中就有种微妙的怀疑。他感觉米歇尔做事的逻辑说不通,他感觉米歇尔的性格也变得不一样,可是,哪怕是他再怎么绞尽脑汁,他也不可能想到那个时候的米歇尔已经死了,同他一起逃出王都的只是她的亡灵。

说实话,这个世界并不是那种亡灵猖獗的世界。亡灵基本上只存在于一些传说之中,很少听人说他真的见过亡灵生物。也因此。人死了就是死了,意念想要继续停留,是近乎不可能的一件事情。

除非,死去的那个人怀抱着极为强烈的执念……

想到这里,本杰明忽然握紧了拳头,心情像被灌上了一坛带着苦味的酒,复杂难说。

他想起在被推下马车前,米歇尔忽然变得异常激动,和他说的那一大段有关于“活不下去”的话。本杰明从来没有见过米歇尔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,她对教会的恨意,就像是大动脉被割破后喷涌而出的鲜血,几乎染红了大半个王都。

她是那样的憎恨着教会。

本杰明却忽然觉得,自己能够稍稍体会这种心情了。

“只要你还是个法师,只要教会还存在一天……”他不由自主地,低声默念起了米歇尔当时的那段话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现实之中,哈尔还手里捏着面包站在一边。他没听清本杰明在说什么,于是皱眉这么问道。

本杰明回过神来,摇了摇头,说:“没什么,是我……一个认识的人去世了。”

哪怕是此刻,话到嘴边,他却发现自己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米歇尔。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,同伴、敌人、算计、拯救……想了半天,他最终只能憋出一句磕磕巴巴的“认识的人”。

一个浅白而又异常周折的定义。

听在别人的耳朵里,大概只会显得没头没尾吧。

然而,哈尔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仿佛理解了本杰明此刻的心情。他似乎想安慰人,伸手拍了拍本杰明的肩膀,结果,却拍了本杰明一身的面包渣。

“你也别太难过,人都是会死的。”但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而是继续开口,自顾自地道,“当初,我刚从马粪堆里爬出来,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死了。老大、蚂蚁、火山、斧子……我当时可难过了,觉得自己真没用,丢人,对不起大家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我难过得什么胃口也没有,在山头坐了一天一夜,觉得自己死了算了。”

虽然本杰明有点想告诉哈尔,其实当时他们的老大并没有死,而是趁乱逃走了,不过……算了。

一个小山贼对于他们老大的美好印象,他还是别去破坏了。

“可你没有选择了结自己,也没有一直难过下去,还是好好地活了下来。”想了想,他顺着对方话,问,“为什么?”

倒也不是多好奇这个故事,只是……问问也好。

然而,面对这个问题,哈尔却颠了颠手里的面包,理所当然地开口,道:

“因为我饿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我当时难过又愧疚,可是突然间,我变得好饿。”只听得哈尔继续说道,“我饿得实在受不了,就下了山,想去找点吃的。然后,我就在山脚下遇到了妮娜和珊迪。”

说到这里,哈尔顿了顿,似乎在回忆当时的细节,才接着道:“当时……当时她们坐在路边,一人捧着一块干面包。我就走过去,问她们能不能发分我一点吃的。妮娜点了头,把她手里的面包撕了一半给我。我一把接过,几口就吃掉了。她们看我吃得狼吞虎咽的,问我为什么会饿成这样,我的家人不管我吗。我就告诉她们,我没有家人。她们听了很高兴,告诉我她们和我一样,也没有家人。”

说着,哈尔还傻呵呵地笑了几声,道:“妮娜还说,没有人帮忙,很容易吃不饱饭,然后就问我要不要和她们一起找吃的。那个时候,我觉得她给我的面包很好吃,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包。我还想吃那样的面包,就说好,我跟你们一起找吃的。”

“然后……然后我就和她们一起开始找吃的。慢慢地,妮娜说,我们必须要有自己住的地方,所以我们就一起盖了房子,每天打猎种地,也没再饿过肚子。有时候,我还要帮她们跑去镇上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这个我不太喜欢,不过……反正,日子就这么过下来了,每天可以吃饱饭,也没什么特别的吧。”

就这样,哈尔讲完了他的人生故事。可听完这个故事,本杰明却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“你……难道不会觉得自己好好一个强盗,每天被两个小姑娘使唤,日子过得很憋屈吗?”想了半天,他才组织出这么一句话来,其实心中也不是很明白自己想表达些什么。

只是莫名冒出的一股情绪,驱使着他要去问点什么,他才忍不住开了口。

“不会啊。”然而,听了这话,哈尔却用一种不解的语气反问道,“你这人真奇怪,每天想这么多,觉得这觉得那的,活得不累吗?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哑然失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地被上了一课。

“跟你说了这么多,说得我嘴巴都干了。”哈尔摇了摇头,说,“喂,这两块面包你还吃不吃?不吃我拿走了。”

“……我吃。”

本杰明接过面包,啃了起来。奇怪的是,他居然开始有种错觉——这块硬得能跟石头媲美的干面包,貌似还挺好吃的?

系统则冒出来,说:“拿鸡汤泡过的干面包,味道肯定不会差啊。”

“……就你话多。”

面包啃了一半,眼见哈尔也转身要回小木屋去了,本杰明忽然回过神,连忙开口,问:“对了,你不是说有两个消息吗?你这才说了一个,第二个消息呢?”

闻言,哈尔也挠了挠脑袋,似乎也才想起来这茬。

“对,第二个消息,差点就给忘了。”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,赶忙开口,接着道,“第二个消息,是说今天下午王都那边,教会的大人们又开了一个特别大的……叫什么来着?好像是……入学仪式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