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主教的计划

在刚听到“入学仪式”这个词的时候,本杰明有点懵。

什么鬼?

那一瞬间,他差点以为是不是刚刚的鸡汤漏到耳朵里,把耳朵都给灌坏了,所以搞得他出现了幻听。

有种画风突变的感觉。

教会的人在想什么?王都刚死了三万多人,乱得跟浆糊一样。结果,收拾残局的活没把教会忙死,这才几天啊,他们就有闲心搞这个了?

……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教育?

那教会的思想方针也真是够先进的。

根据系统提供的本杰明多年来对教会的印象,很显然,他们并不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。主日学校也确实有入学仪式这么一回事,但眼下这个,不论是季节还是规模,都跟从前意义上的入学仪式对不上。

不用问,能搞得王都之外的知道,这个所谓的“入学仪式”一定搞得很隆重。

为什么?

在本杰明的追问下,哈尔也很快说出了关于这场入学仪式的更多细节。

原来,这次入学仪式,入的并不是主日学校,而是教会的神术课堂。入学的对象也不再只是未满十四岁的小孩,与之相反,年龄不再是问题,所有的贵族家族都会有一个参加的名额。

愕然之下,本杰明很快意识到了教会的目的所在。

他们想拉拢贵族。

神术教学,天赋很重要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学得会的。教会在贵族之中搞神术普及,基本上就是无用功。有天赋的人早就被拉进去学了,没天赋的人再怎么样也学不会。

但对于贵族而言,这个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他们对于神术的了解并不多。在他们眼里,神术就是上天的恩赐,被教会牢牢把握在手中的利刃。教会这一普及神术,相当于对贵族们发出了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信号,分享了神的荣光。贵族们高兴还来不及,又哪会去想自己学不学得会呢?

经过了前些日子的争斗,这就等于教会在向贵族们服软。

发生了什么?教会的态度为什么会在这几天之内变得天差地别?之前还一副要将贵族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样子,结果现在,他们反而露出了讨好的姿态?

不过……

仔细想想,也是。之前贵族就一直在给教会找麻烦,正好,米歇尔带死了三万多人,彻底把教会的节奏给打乱了。要是贵族再趁着这个机会,给教会来上一下,教会肯定会元气大伤,王都人跑光变成空城都有可能。

因此,教会不得不与贵族们和解。而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把王都的形势稳定下来,其中肯定也少不了贵族的帮助,毕竟在这方面,贵族的门路更多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也不由得感叹,王都的形势,还真是风云莫测瞬息万变,前一刻还在背后捅刀子,这一下又开始互帮互助团结友爱了。

“背后怕是有什么肮脏的PY交易。”系统也神经兮兮地冒出来,这么总结道。

就这样,本杰明在王都之外的小山谷中,揣测着王都内部的诡异形势。与此同时,在王都之中,刚刚结束了一场政治作秀般的入学仪式,圣彼得大教堂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神父们有太多事情要准备了。

他们就像刚开学的教师一样,一段特殊的神术教学课程即将开始,大批学生就要涌进来,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备好课呢。

也只有在教堂深处,气氛才会变得冷清些许。

“没有天赋的人,是不可能学得会神术的。他们居然高兴成这样,这些贵族也真是愚蠢。”

教皇彻底死去的那个地下室里,此刻只有两个人。一位神父看着站在棺材边的主教,开口,这么说道。

“重要的是姿态,而不是内容。”主教却摇了摇头,说,“他们的确无法掌握圣光的力量,可是,他们对于神的敬畏会更低,神术对于他们而言将不再具备任何神秘感,由此,他们获取了一部分主动权,当然会高兴。”

闻言,神父愣了愣,很快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:“这群蛀虫……”

“不要小看他们。在这段时间里,全国几乎每一个教堂都被他们雇人闹过事,做礼拜的人少了至少三分之一。再这么闹下去,就算把贵族全给耗死,我们也会元气大伤。”说着,主教看向了眼前的棺材,道,“教皇陛下太心急了,一出山就要拿贵族开刀。现在,这残局也只能由我们来收拾了。”

听到最后,那位神父也不由得露出悲伤的神情,把目光投向了主教身边的棺材。

教皇去世的那一刻,他也正好是听到声音,赶到这个地下室的神父之一。可以说,他是亲眼看着教皇陨落的。教皇带着恐惧凭空消失的画面,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因此,哪怕到现在,他也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,有点不能相信教皇陛下已经死了这个事实。

那可是教皇陛下啊!

怎么会……怎么会就这么死了?

“城内的混乱已经差不多控制住了。”稳定了一下情绪,神父接着道,“关于那位本杰明·里瑟,我们还要继续大力追捕吗?”

主教摆了摆手,说:“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他了,就按正常的通缉来办吧。放心,如果他真的准备逃往国外,我已经和我们在国外的朋友知会过了,他们会好好款待他的。”

神父没说什么,点头称是。

随后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,转而道:“主教大人,关于现在的教会……教皇陛下的陨落,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。我想,我们需要一位新的教皇陛下。”

教皇死后,因为事态的紧急,眼下的一切决策都是由主教做的。而现在,紧急的事态得到了解决,教皇的死就成了摆在他们眼前的头等大事。

他们得找到新的继任者才行。

闻言,主教也点了点头,似乎很认同这个建议。

“你去准备一下,明天把王国的百位主教召集到王都来。我们会在商议之后,决定继任教皇的人选。”

神父连忙弯腰点头,连声答应。

“记着,在我们的商议出结果前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教皇陛下陨落的消息。”主教又接着嘱咐道,“现在为止,有多少人知道教皇陛下陨落这件事情?”

神父摇了摇头,说:“不多,消息封得很死,除了当时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三位神父,就只剩下那个给您报信的圣骑士。总共四个人,一定都会誓死保卫这个秘密的。”

他也很清楚,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出去,会对整个教会产生多大的影响。

闻言,主教忽然转过身,静静地看着神父。他似乎在仔细地端详着神父的外表,又或者是内心。

“不错,只有四个人。”他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说,“那你就是最后一个了。”

“最后一个?”神父心中不解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主教则带着毫无情绪的笑容,没有说话,静静地看着神父。

还处在疑惑之中的神父,却忽然感到了肚子里一阵剧痛。仿佛整个肠子都被拧了起来,剧痛席卷全身。他一下子倒在地上,痛苦地打滚,张开口想要发出声音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怎、怎么会?

剧痛蔓延得极为迅速,没一会,他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。发黑的血液从他的耳鼻口中溢出来,彰显着他土崩瓦解的身体机能。

“国外那些法师研究出来的药剂,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要有用。”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,他听见主教这么说道,“已经不会有人知道教皇陛下的死讯了。教皇陛下没死,他只是再一次闭关沟通神意。从今天起,教会的全部事宜,会再次由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代为处理。”

听着主教的话,神父本能地还想要再挣扎一下。然而,他仿佛掉进了一片痛苦的沼泽之中,挣扎得越厉害,他就沉没得越快。

主教……居然……

他对于主教的突然翻脸感到异常震惊,可是很快,在那股绞痛的侵袭之下,他就连震惊的能力都没有了。

没一会,他就彻底地失去了意识,化作一具冰冷的尸体,躺在地下室的地面上,仿佛他已经在这里躺了很久一般。

神父死了。

亲眼看着神父死去,主教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。随后,他转过身,重新把目光投向教皇陨落时所处的这个棺材。

“……没想到,一年前的那个消息居然是真的。‘灵魂烈焰’没死,几十年来还一直隐藏在王都之中。”他伸出手,轻触着棺材冰凉的木板,自言自语着,“不过,能用教皇的命换取她又一次几十年出不了手,足够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