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通过大门的方法

这帮人的寒暄大约持续了有十五分钟,而在这十五分钟内,本杰明既搞不太懂状况,又完全插不进嘴。因此,他只能扶着额头,默默地站在一边。

不过……

突然出现在一个小镇里的二十多个法师,显然不是什么偶然情况。就更不说,那个从铁匠铺通到这里的密道,以及这个像秘密基地一样的地下仓库了。

因此,哪怕本杰明仍旧出于懵逼状态,他依然还是作出了判断。

这帮人是有组织的。

当然了,通过这些人的相处方式和聊天内容来看,这是一个松散的组织。他们现在的状态,就像在菜市场遇到邻居,东拉西扯地就聊了起来,聊的内容也和魔法基本无关,都是诸如“最近过得怎么样”、“小麦价格又涨了”、“谁谁谁跟谁谁谁又吵架了”,接地气得有点吓人。

这真的是一帮法师吗?

法师们聚在一起,难道不应该穿着神秘兮兮的袍子,每个人都保持距离,谨言慎行,探讨着高深莫测的魔法问题吗?

本杰明忍住吐槽的冲动,默默叹了口气。

“那个……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。”终于,众人好像寒暄得差不多了,老板娘拍了拍手,又看向本杰明,随口问道,“对了,你应该是法师吧?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擦汗,答:“对,我是法师。”

顿时,二十多个人发出了热烈的掌声,像是在欢迎他的到来。

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有种团队建设活动的既视感。接下来,该不会是要开始玩一些奇奇怪怪的破冰游戏吧?

这样想着,赶在剧情往更诡异的地方发展之前,本杰明连忙开口,问道:“我有个问题,你们是怎么发现我是法师的?”

闻言,老板娘却摇了摇头。

“我们不知道你是法师。一开始,我们还以为你是教会的人。”只听得,她这么解释道,“你先是跑到我的店里,奇奇怪怪的,东看西看又不买东西,跟在调查什么似的。当时我就觉得很可疑了,结果没一会,你又跑到老铁匠的店里。那条街上好几家店,只有我和老铁匠是法师,结果你又正好只在我和他的店里东张西望。就这样,我偷偷告诉老铁匠的时候,他就认定你是教会的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所以,这就是那个铁匠莫名其妙偷袭他的原因?

本杰明已经无力吐槽了。

没想到,他只是躲在这两人的店里观察大门内的动向,结果,就被他们误认成了教会的人。

好吧……他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在店里的举动确实太怪异了点。可能放在普通人眼里,本杰明只是有点奇怪。但法师为了躲避教会,本来就会比较敏感,把事情想歪了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你可千万别生气,老铁匠这都是为了保护我们。”人群中,另一个年轻的女孩开口,“他这人脑筋死,想先把你打晕然后绑过来,结果被你躲掉了,于是他就上了头。毕竟,万一你真的是教会的人,那我们就都完蛋了。”

本杰明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他倒不至于真的生铁匠的气。毕竟他也在人家店里妨碍了人家的生意,一来二去,他们也算是扯平了吧。

“那你们之后为什么改变了想法,认为我不是教会的人,还把我带到了这?”想了想,他又这么问道。

“那还不简单,你都被追到街上去了,大门那边的人也看见了。你要真是教会的人,大门里的主教哪会置之不理?”老板娘哈哈笑了几声,解释道。

紧接着,另一个中年大叔又开口,在后面补充道:“至于为什么把你带到这。这里比较偏僻,我们可以在这里确认你的来路。如果你不是法师,那我们把你灭口也会比较方便。”

说着,大家都爽朗地笑了起来,仿佛他说的不是“把你灭口”,而是“在你的酒里面撒尿”之类的玩笑话。

本杰明无言以对。

从他们自然的态度和大叔云淡风轻的语气中,他隐隐有种感觉,这帮人估计已经灭了不少人的口了。

这种淳朴而又残忍的团队风气,究竟是怎么养成的?

很显然,这帮人可不是在开玩笑。笑过之后,他们看着本杰明的眼神又开始冒出了点杀气,表示他们还不能确定本杰明的法师身份。因此,本杰明无奈之下,只好用出一个碎冰术,证明自己真的是个法师。

而在本杰明用出法术之后,他们的目光才再次恢复善意,似乎直到此刻,他们才真正接纳本杰明,刚才的寒暄只是在打太极。

然后,他们开始向本杰明介绍起了这个奇怪的团队。

其实也不能算团队或者组织,据他们所说,这个集会才存在不到一年。一年前,他们还生活在王国的天南海北,过着他们原本各自平凡的人生,有当铁匠的、有当纺织女工的、有厨师、还有马戏团小丑……他们成为法师的时间也都不长,最多也就三年,最短的才几个月,是新加入的成员。

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偶然学会的魔法:有的是无意间得到了魔法书,还以为那是什么奇怪的小说,看着看着就成了法师;有的是遇见了隐姓埋名的法师,被路过指点了一下,然后就学会了魔法;还有那种自悟型的,某天就发现自己能发出火苗了,天赋应该很不错……

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他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“法师”,更像是一些学徒,或者半吊子的施法者。他们对魔法没有多少清晰的认知,只是某天忽然发现,自己拥有了教会所说的“恶魔力量”。他们觉得很害怕,但日子还是要过,所以就想办法活了下来。

在成为法师之后,他们为了躲避教会的追捕,离乡背井,来到这里,想要逃往国外,结果却被这道天堑一般的大门给拦下了去路。

他们中,有的人想要硬闯,死了。有的人害怕,但又不甘心,所以留在了克鲁镇,等待时机。就这样,他们渐渐地联系到了一起,形成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集会,大家相互扶持,一起想办法突破大门的封锁。

“那……有什么人成功逃出去过吗?”听到这里,想了想,本杰明这么问道。

知道了这二十多人都是被拦在门外,貌似还被拦了一年多,他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这道门有这么厉害?

闻言,年轻的女孩则是摇了摇头。

“曾经有一个精通风系魔法的法师,想用飞行术飞过去,结果,他在半空中就被一道圣光净化掉了。”她有些遗憾地说着,“之前,也有人还尝试过不走大门,想从山上翻过去,但山上的魔兽很多,甚至还有盘踞在山顶的狮鹫。当时,只有那个会飞行术的才勉强逃了回来,其他人都死在了那里,变成了魔兽的食物。”

……狮鹫?

听到这里,本杰明有点吃惊。

附近的山上,居然还有这种玩意?

头疼……

霍里王国的国境线,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以跨越啊。

从山上飞,会被狮鹫啄得满头包;从大门附近飞,会被教会直接击落;挖地道,没个三年五载的工夫也挖不过去。难不成……他真的要留在克鲁镇,跟这群法师一样开店做生意,过着每天讨论白菜贵了还是便宜了的日子?

绝望。

“那……你们又走不出大门,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个地方?”因此想到这里,他有些无奈地问道。

“谁说我们走过不去了。”然而,老板娘却一拍膝盖,有些激动地答道,“安德烈一直在研究可以骗过十字架的方法,只要那些十字架认不出我们是法师,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过去了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