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 用来打探消息的酒馆

终于,成功接到新任务,本杰明和带他来的奥古斯汀一起,离开了安德烈的家。

时间已近傍晚,本杰明也该张罗一下自己住的地方了。本来,他是打算在镇上的旅馆订个房间,然而,奥古斯汀却热情地邀请他去他们家暂住。本杰明也不想麻烦人家,奈何对方盛情难却,他只好跟着奥古斯汀,再次来到了镇子的西边。

“你放心,我那可有意思了,包你去了就不想走!”

本杰明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奥古斯汀在来到这里前,曾经是一位有钱人家里的管家。那家人里也养了一个法师,但却对外宣称,那个法师是夫人的贴身女仆。一开始奥古斯汀也不知道,一直和那个女仆眉来眼去的,结果真的滚到床上后,他却被那个女仆用束缚术定住,“玩”了一整夜。

他吓得不轻,第二天早上想偷偷跑去镇上的教堂告状,却被那个法师困在房间里,强行教了他一招魔法。从此,他就成为了法师。后来,他找了个机会从法师手下逃出来,兜兜转转,最后来到克鲁镇,想要逃出王国,却被大门卡在了这里。于是,他便用自己多年的积蓄,在镇上开了一家酒馆。

其实,在刚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,本杰明是有点猝不及防的。

这样真的好吗?

虽然他是穿越过来的,但是他穿越后的本杰明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啊。对一个孩子讲这种故事,营养跟不上了谁来负责?

而在本杰明表达了对这个故事的震惊之后,奥古斯汀也有些不解地摇了摇头。

“会吗?我还以为你也好这一口。”他露出有些遗憾地表情,一脸认真地说着,“束缚术的体验真的非常糟糕,我好几次建议她去买绳子,实感更强,她都不肯买。而且中了束缚术也说不出话来,那约定好的安全词还有个屁用?后来我实在受不了,就趁她不注意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感觉槽点太多,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吐起。

他都有点后悔同意到奥古斯汀那边暂住了。

不过还好,等到了酒馆,奥古斯汀便开始忙着招呼客人,以及酒馆里的各种琐事。也因此,他没办法跟本杰明交流更多的细节,本杰明也得以喘口气。

他坐在酒馆靠窗的位置,享用着奥古斯汀作为老板,请他的麦酒和烤肉。

而他的心中,却在仔细思考着从安德烈那里接到的任务。

……从卫兵手里拿到一个十字架。

确实是一件难度比较高的事情。倒不是说那些卫兵有多厉害,而是在拿到了十字架之后,还不能让克鲁萨德大门里的人发现。万一他们发现丢了个十字架,肯定有所防备,混过去的机会就更小了。

起码,他得准备一个偷换的赝品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得好好打听一下大门内部的情况。大门内究竟驻扎了多少?卫兵们每天的生活规律是怎么样的?他们休息的时候,又会把十字架放在哪里?

他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啊。

——什么都不知道就想偷东西,就连王都街头的小偷都会嫌他不专业的。

这么想着,他又往隔壁桌看了一眼。

坐在他隔壁桌的,是两个换班下来休息的卫兵。奥古斯汀看到他们的时候,和本杰明交换了一下眼神,就装作不经意地把本杰明安排到这边的位置了。

他们看上去也喝得有五六分醉了,应该能偷听到不少东西。

而这两个卫兵,此刻吃得也很开心,聊得热火朝天,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在边上暗中观察着他们。

“……草他娘的队长,每天板着个脸给谁看。”

“还不是因为主教大人。你说他这些天到底怎么了?怎么跟仇人来了似的,每天不折腾我们个几回都不肯罢休。”

“谁知道呢?不过我听说啊,教皇陛下才出现没多久,又开始要闭关沟通神意了,会不会是因为这个?”

“不会吧,主教大人干嘛生这个的气……”

本杰明在边上听着,若有所思。

之前从其他法师那里,他了解到克鲁萨德大门内也是有一位主教的。与王都的主教不同,这位主教深居简出,外面的人基本上都没见过这位主教的样子。不过,毫无疑问,之前本杰明用水元素感应法观察大门内部,那位被惊动的神父就是主教。

从这两人的话里看,主教的行为有些异常?

虽然在听到教皇再次闭关的时候,本杰明感觉有点惊讶,但他也不觉得,远在克鲁萨德大门的主教会因为这种事情变得行为异常。

——除非,这次“闭关”另有隐情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摇了摇头。

王都里的事情就是一滩浑水,各方势力纵横交错,今天我们是好朋友,明天我再捅你一刀。他好不容易才从那个泥潭之中挣脱出来,实在是没兴趣再去关注了。

他唯一可能关心的,就是在他离开之后,里瑟家族又发生了什么。

不知道教会有没有将三万人死于“瘟疫”也怪到里瑟家族的头上;不知道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,格兰特是怎么想的;不知道克劳德、杰瑞米、还有老夫人,现在都在干嘛……

虽然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时间不长,但……毕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家人。

虽然“家人”这个词用得他有些难为情。

本杰明深吸一口气,定了定神,把自己跑得老远的心思收回来,重新放回那两个喝酒聊天的卫兵身上。

两人虽然聊得无边无际,从骂领导到喝酒再到女人。不过,从他们的言语之中,本杰明还是渐渐摸清了卫兵们换班的规律。

每天二十四小时,他们给弄了三个班。早上六点、下午两点、晚上十点,这是他们换班的时间。除了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的班次,其他班次,大门口都会有十个人负责检查出入境的行人,两百个人站在大门顶上看守,其他人则在大门内休息待命。

大部分时间,卫兵都是不允许离开大门的。不过每两年,他们就能彻底地休息一个月,自由活动,想回老家就回老家,想吃喝玩乐的就吃喝玩乐。就像酒馆里的这两个,他们一个月的放假时间快要结束,所以刚从老家赶回来,准备重新开始执勤。

本杰明也不由得感叹,这些卫兵的管理制度,其实还挺科学和人性化的。

可惜,最关键的信息,有关那个检查法身身份的十字架,二人却一直没有聊到。因此,本杰明也没办法从中判断出,那些十字架到底会被放在哪里——是由教会的人集中分发和收回,还是卫兵自己带在身上?

因此,他只能自己再想办法调查了。

就这样,吃饱喝足之后,那两个卫兵离开了。本杰明眼看着自己得不到更多的信息,干脆也离开了酒馆,往大门那边走去。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想来想去,本杰明还是决定利用水元素感知法,再多观察一下克鲁萨德大门。最好能把整个大门的结构图都画出来,那样他要下手,肯定也会轻松很多。

这样想着,很快,他再次来到了离大门最近的那家手工纺织店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