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陷阱中的陷阱

本杰明并没有继续在岩石背后躲下去。他走出来,走到山道的中央,直视着对方。

“……安德烈。”

安德烈则站在他的面前,摊开手,戏谑地笑了几声,说:“惊讶吗?”

不论动作神态,都与之间版若两人。

本杰明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,忽然道:“其实我早该想到的,王国里魔法道具制作的书籍本来就被教会搜罗得差不多,法师想学会这方面的东西太难了。更何况,你给其他人制作的相互联系的珠子,和教会的‘神之眼’太像了。”

现在想来,安德烈伪装成精通魔法道具的结巴法师,潜藏在克鲁镇的法师团体之中,露出的小破绽确实不少。

只是……他总是不肯相信,明明是一位法师,为什么要投靠到教会的那边。

“是吗?”安德烈脸上的笑容消失,恢复平静,“如果你真的想得到的话,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了。”

伴随着他的话,渐渐地,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,密集得像夜雨打在屋顶的细碎响声。很快,两边黑暗的山道中,开始有成群结队的人影浮现。

最先出现的,是一群穿着牧师袍的神父,数一数,大概有十多个人。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个,穿着却与其他人不同,红色的衣袍在清冷月光下显得愈发肃穆。

是克鲁萨德大门中的主教和神父。

主教和十多名神父,堵住了山道的两侧,将本杰明团团包围了起来。

“我不明白。”本杰明的目光依然落在安德烈身上,“你明明是个法师,为什么要给教会做卧底?”

安德烈则转过身,先对着出现的主教行了一礼,然后才斜着眼,看过来。

“因为,教会才是未来。”他的目光中带着虔诚与漠视,仿佛并不是在回答本杰明的问题,而是与冥冥中的神意对话,“我只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冷哼了一声。

“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时至今日,竟然还有法师不明白这个道理——教会就是他们的生死大敌,两方只可能一方毁灭另一方,胜利者再将这一切彻底重建。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的可能。

投靠教会的法师,最多只能成为十字架阴影下的羊,剃羊毛,挤羊奶,最后失去作用,就会被做成美餐,端到神灵的餐桌上。

“格兰特·里瑟。”主教不怎么在乎地瞟了安德烈一眼,转而,看向了本杰明,“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确实想不到,今日我们会在这种地方重逢。”

本杰明却有点想笑。

这是他第几次被人认成格兰特了?

看样子,他代替格兰特上火刑架的消息,圣彼得大教堂封锁得相当好,连驻扎边境的主教都不清楚,外人也就更想不到了。

“主教大人。”这么想着,本杰明环顾了一下四周,反问道,“您千辛万苦把我引出来,想要围剿我,应该不止这些人吧?”

闻言,主教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,也轻轻笑了几声,说:“没错,能在王都闹出那么大的混乱,凶名赫赫的水球恶魔,我也该多给你一些尊重。”

说着,他打了个响指。

伴随着他脸上平静的笑容,很快,又有无数的脚步声传来。但与刚才不同的是,这些脚步声听上去整齐又庞大,仿佛摇滚音乐节上富有节奏感的低音贝斯。

于是,数之不尽的士兵,又从他们身后的黑暗中迈步走来。他们在神父身后停下脚步,动作整齐划一,成为了整个包围阵营坚实的后盾,也让狭窄的山道显得更加拥挤。

“这些人,够多了吧。”主教挥着手,仿佛在向本杰明展示他盛大的埋伏,“除了他们,这附近的每个路口,我都派了一位神父和一队士兵看守,就是为了确保,你绝不可能从这个地方逃出去。”

是吗……

本杰明看着前后都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士兵,没说什么。

倒不是他又多慌乱,只是,他忽然想到了最开始,他用水元素感应法探查克鲁萨德大门内部,在主教身上多停留了几秒,结果被主教发现异样的事情。

“这么说来……最开始,你就发现我来到了克鲁镇?”因此,他这么问了出来。

那个时候,本杰明以为主教只是第六感作祟,不怎么在意。没想到的是,对方从那个时候起就发现了他。

主教也点了点头,说:“没错,不过那个时候,我并不确定你的身份,所以我让安德烈在背后引导一下,把你拉入了那个法师小团体。直到你之后又跟安德烈见了一面,那个时候,我们才真正确认你的身份。”

……法师小团队?

听到这里,本杰明沉默了一会,忽然,脸色微变,说:“你们早就知道法师团体的存在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不止主教,在场的其他神父也都露出了有些刻薄的哂笑。

“岂止是知道。”主教摇了摇头,道,“就像是杀灭老鼠,我们会把它们驱赶到一起,在那里养着,攒够了,再一次性全部杀光。每两年,我们都会引导被大门卡在克鲁镇的法师,组成一个法师团体,然后看准时机一起消灭。其实这一批也到了该收割的日子,只是我猜到,你可以也会想要从这里逃走,所以把他们多留了一会,当作引吸你的诱饵。”

闻言,本杰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……所以,这个小团体的存在,其实也只是教会的陷阱。

不,甚至称不上什么陷阱,最多只是他们图方便的小手段。就像每年春天播下种子,秋天就可以收获粮食,这么简单的事情,哪里谈得上是阴谋呢?

是啊,一群半吊子的法师学徒,在教会眼皮子底下建立起一个法师团体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本杰明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他不觉得惊讶,只觉得悲哀。

像老板娘、奥古斯汀、老铁匠这些人,都在克鲁镇待了快一年,也自己开了店,甚至淡了逃往国外的心思,就想着隐姓埋名地在这里生活下去。大家还觉得,能在镇子里找到这么多同类很开心,仿佛漂泊不定的法师生涯终于找到了归属。

他们会一起讨论冥想和魔法,也会讨论各自的家长里短,聊着镇上出现的新鲜八卦。不管是谁有了困难,其他人都会想办法帮忙——他们不是这个镇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,实际上,他们已经是彼此的家人了。

可是……结果呢?

到头来,他们所归属和确认的一切,其实只是教会的捕鼠夹。

他们甚至意识不到这是个阴谋。

哪怕到最后,教会收网,把他们统统都杀死,他们的死亡也只不过是两年一度的例行活动,甚至不是唯一的、特殊的、值得称道和怀缅的——他们死得很老套。

毕竟,这种老套的欺骗式死亡,在他们之前,已经有无数个怀抱着希望的法师经历过了。

“你不用害怕,如果我要杀你,我早就已经动手了。”主教见本杰明一直保持着沉默,迟迟没有说话,便开口接着道,“你也可以看到,是有法师在为我们做事的,我的态度和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不一样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回过神来,发出几声冷笑,道:“是啊,你一直不肯动手,非要把我引到这种荒郊野外才肯现身,估计也是不想王都那边的教会知道我的消息吧。”

不然的话,主教早就可以动手了,哪还用得着这么费劲地编出什么“护送十字架的士兵”,把他引到这来。

然而,听了这话,主教却没有半点被惹恼的意思,反而露出了些许欣赏的目光。

“你猜得没错,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出现在了克鲁镇。”他点了点头,道,“如果王都那边的人知道了,一定会有所警觉,对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利。所以一开始,我还派出军需官给你送钥匙,又特意让人到那个商人法师那里采购粮食,想把你引到大门里面来。结果,那个家伙酒量太差,没把钥匙弄到你的手上,差点坏了我的大事。”

……原来如此。

这下子,本杰明倒是有点惊讶。

他没想到,之前那个醉酒在他面前晃钥匙的军需官,居然只是主教派出来的诱饵。瓦利斯收到的粮食订单,也只是主教想把他引入大门的陷阱。

好大的一盘棋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也只能说,幸好主教比他更着急,在他准备潜入大门前就抛出了这一招。否则说不定,本杰明就真的在大门之内被堵个插翅难飞了。

不过……

主教想把一切都瞒下来,不让王都那边的人知道。这一点,还是相当值得深思的。

“你想造反?你不怕你所谓的神意惩罚了吗?”想到这里,他一边说着,一边扫视了一眼主教身后的其他人。然而,不管是其他的神父还是士兵,都是一付不在意的样子,仿佛对此并不吃惊。

……有意思了。

看样子,现在整个克鲁萨德大门,名义上属于王室和教会,可实际上,却只属于这位主教。

“神的意志下,没有人能够造反。”主教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,“教皇陛下之前八年不现身,现身之后,却又在两个月后再次闭关,这当中的疑点太多。我只是想知道,教皇陛下到底是死还是活。你是从王都那边过来的,教皇陛下闭关前的混乱也是你一手导致,你一定知道什么被王都那边隐瞒下来的事情。”

本杰明却无所谓地摇了摇头。

说实话,主教接下来在说些什么,他都已经没有在听了。不就是教皇闭关,这个主教执掌了大权,那个主教却没有,于是教会内部产生了猜忌,进而引发内斗……权利的十字架到底会被谁握在手中,本杰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。

虽然有点不愿意承认,但是他在乎克鲁镇上那群傻乎乎的法师。

他只想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地狱一般的霍里王国。

“摇头?是你不知道,还是你不想告诉我?”主教眯起眼睛,淡淡的杀意从他的眼缝中流露出来。

安德烈也在边上,用恐吓一般的语气帮腔道:“你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了,说出来,你便可以像我一样,拥有光明的未来。不说,除了死亡你不会别的下场。”

闻言,本杰明无奈地耸了耸肩。

光明的未来吗……

忽然,他叹了口气,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,絮絮叨叨地开始了自言自语:“克鲁萨德大门中的守军两千多,现在这里围堵在这里应该有一千多人了。神父的数量我不清楚,这里十多个,再加上把守在附近山道的每一个路口的,应该也差不多了。这样算起来的话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的声音慢慢变小,眉毛也皱着,口里念叨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数字,就像数学课上被老师叫起来,不得不开始心算的学生。

见状,看着他的主教和神父们都露出有些怪异的神色。

“你想说什么?你……你怎么知道大门里的人数?”安德烈犹豫了一下,忽然这么问道。

似乎是有些没来由的心慌,他话语里打了一个磕巴,但在之前伪装出来的口吃对比下,这一声磕巴听上去自然多了。

听在本杰明耳朵里,也显得舒服多了。

“如果大门里,只剩下那么点人的话,那这个时间点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说到这里,本杰明也停止他那意义不明的自言自语。他抬起头,面对包围着他的无边人群,摊开手,露出一个有些无辜的笑容。

无辜得就像一只短毛猫,故意弄翻了花瓶,然后把这一切嫁祸给边上睡觉的哈士奇,面对主人时露出那种天真懵懂的模样。

“我只是觉得,你们应该回头看一看。”他善意地提醒道。

闻言,众位神父都是一愣。随后,带着怀疑的表情,他们稍稍回头,看向了身后远方的克鲁镇。

本来天色这么黑,仅凭着月光的他们是什么都看不清的。然而,此时此刻,克鲁萨德大门的上方却升起了一片火光,正是那片火光,使得镇子的轮廓都在他们的眼中模糊地显现了出来。

“那、那是……”

除了本杰明,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。

火光看上去很奇怪,并不是那种自然燃烧发出的火光,而是凭空漂浮在半空中的火焰。仔细看,还有点像无数个火球汇集在一起,在人为刻意地指挥下,拼凑成一个特定的形状。

夜色一片漆黑,这片火光则成为附近唯一的亮色。它犹如漂浮在半空中的幽灵,对着克鲁镇,对着远处山道的上千人,对着整个霍里王国,露出了属于它的微笑。

那些火光汇聚成的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短句,那感觉,就像是有人在克鲁萨德大门的上空用火焰写了一行字,或者一句宣传标语、一条横幅之类的东西。

那真的是非常简单的一句话。

简单到,克鲁镇上的百姓看懂了,附近道路上的旅人看懂了,这条狭窄山道上包围本杰明的数千人也看懂了。克鲁萨德大门方圆上百里人,哪怕准备要睡觉,都被这一道火光所吸引,带着好奇的眼神看了过去。

看着它,有的人露出愕然的神情,有的人发出慌乱的惊呼,有的人噗呲笑了出来,有的人愤怒得直跺脚。但无论如何,这一刻,它成为了今夜的主角。很快,这幅画面将会传遍整个霍里王国,传遍整片大陆,成为每个人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火光没有维持太久,大概两分钟后,它就消失了,但它引起的骚动却没有就此平息。事实上,热烈的讨论才刚刚开始,火焰在半空中写出来的那句话,已经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就像是开启了复读机一样,所有人都默念着,或者忍不住把这句话念了出来。它仿佛成为了某种奇怪的咒语,被不同地点、不同身份、不同国家的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,就这么简单粗暴地脱口而出:

“教会真傻逼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