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教会的未来

克鲁镇北面的山道上。

“我只能说,你对大门的防守太自信了。”

在目睹了克鲁萨德大门上方那串火焰后,整个山道上的包围圈都陷入了死寂。不论是主教、神父、叛徒法师安德烈、还是周围的上千士兵,他们全都望着那个方向,一言不发,愕然得似乎连时间都为之凝固。

只有本杰明看向那里,点了点头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在识破了安德烈后,他便偷偷把镇上的法师叫起来,偷偷召开了一次小小的集会。毫无疑问,安德烈是想把他引出克鲁镇,然后弄出眼下这一个声势浩大的包围圈。但本杰明也很快意识到,自己又何尝不想把大门里的人全都引开?

实际上,观察了大门这么久,他最深刻的印象,并不是大门有多么坚固,而是守卫有多么自负。

因此,一个调虎离山、声东击西的计划,便在他的脑海中成形了。

这是一个相当有风险的计划。万一包围他的人不够多,万一大门里还留了好几个战斗力强的神父、万一教会并不打算埋伏他……如果他的预估出现了很问题,很可能导致整个团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不过转念一想,安德烈都已经背叛了,镇上的这些法师离死还远吗?

横竖都是死,还不如拼一把,就算是死了,也得糊教会一脸血,把他们恶心得不行了再死。

现在想想,占领霍里王国最为坚固的边境堡垒,这念头真的太疯狂了。当时,满脑子都只剩下了这个念头,本杰明忽然觉得自己确实也挺疯狂的。

幸好,这个世界依旧容得下一群疯子。

用火球拼成“教会真傻逼”,是本杰明和其他人约定好的信号。只要空中出现这段话,就表明计划成功,克鲁萨德大门已经彻底处于法师的控制之下。

而现在,火光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“很吃惊吗?”他转过头,静静地看着主教,“被你当作老鼠驱赶消灭的法师们,照样可以回过头,反咬你一口。这就是瞧不起人的下场。”

主教就这么瞪着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脸都快憋红了,刚刚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去。

本杰明则报以“友善”的笑容。

仔细想想,本来是打算搞阴谋搞内斗,结果被本杰明反将一军,搞得自己连老家都丢了,还被人全服广播式地骂,主教此刻的心情一定非常糟糕。

怪谁呢?

要怪就怪他自己吧,只想着跟王都里的主教斗,没把法师当回事,可不就玩脱了。

“主、主教大人,大门……大门那边……”主教身边,安德烈看着主教,露出有些不知所措的神情。

闻言,主教深吸一口气,口中默念着什么,似乎是在平复心中的情绪。随后,他摇了摇头,重新看向本杰明,目光也渐渐恢复平静。

“是我太急躁了,让你钻了个空子。”他的语气里有一种努力摆出来的无所谓感,仿佛大门被占领并不是多大的一件事,“我知道你为什么有恃无恐。你想逼得我跟你们做交易,用你来换取大门的控制权。这样,你们就可以安然无恙地逃到伊科尔去了。”

然而,听了这话,本杰明却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笑。

主教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“你想多了。”只见本杰明摇了摇头,静静地答道,“我们辛辛苦苦抢下来的大门,说还给你就还给你,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?”

“是吗?”伴随着平静中压抑着怒气的话,主教衣袖下的拳头也逐渐握紧,“那么今天,你也别想离开这个地方了。”

顿时,气氛也变得有些剑拔弩张。

……要动手了?

本杰明感觉很讽刺。为什么每到这种时候,这些口口声声侍奉神灵的家伙,又不认为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,应当安然接受了?

这双标得未免有点厉害。

不过……

想了想,本杰明觉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。于是,他忽然话锋一转,几乎换了种语气,对着主教,有些突兀地开口道:

“你听说过……马油这个东西吗?”

主教盯着本杰明,没说话,大概是不知道本杰明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。至于本杰明,他也没管主教到底什么反应,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。

“不知道也好,听说有人用那玩意美容,还有人当吃的,但我是受不了那个味道。尤其是一大桶马油,放个几天,那味道,简直了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还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,接着道,“不过啊,如果用水稀释过,那个味道就会淡很多,要是还均匀地洒在地上,洒了一路,那么可以说,除了嗅觉灵敏的魔兽,其他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现的。”

大概是本杰明的样子太欠扁,就连系统都忍不住冒出来,说:“你这样真的好吗?万一没跑掉,主教绝对会往死里虐你的。”

本杰明则微笑着在心里对系统说:“你这样真的好吗?虽然现在大敌当前,但我一样可以回到意识空间里往死里虐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系统憋了不知道多久,才鼓起勇气出来冒的这一次泡,就这样被本杰明无情地掐灭了。

而在现实中,周围的人听着本杰明这一番话,也露出云里雾里的表情。大概,除了暴揍本杰明一番的冲动,他们什么也没有感受到。

本杰明见状,也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看样子,这位主教对于魔兽的了解不多啊。

那就有意思了……

“够了!”

就在本杰明犹豫着,要不要接着用那种语气把狮鹫对于马的狂热喜爱讲出来的时候,一直站在边上的安德烈,却似乎没办法再忍受下去,站了出来。

只听得他念出咒语,一个巨大的火球便在空中成形,朝着本杰明飞了过来。

“安德烈?”主教皱了皱眉,没有阻止,却也没有要一起出手的意思,一付袖手旁观的架势。

至于本杰明,他也淡定得很。

就在火球快要飞到他面前的时候,他忽然开口,念出了蒸汽之柱的咒语。伴随着一道带着湿气的狂风,火球就那么硬生生地停在了他的眼前,不断摇曳,却再也不能前进半步。

没一会,火球就像生日蛋糕上的蜡烛,被狂乱的水蒸气给吹灭了。

安德烈愣住了。

“何必呢?”本杰明看着他,摇了摇头,说,“你好歹也是个法师,被占的是教会的东西,又不是你的。人家还没动手,你就先坐不住了?”

狗腿到这个份上,也真是没谁了。

“你懂什么?法师都是一群愤世嫉俗的怪胎,成不了气候的。”安德烈回过神来,握紧拳头,看着本杰明,咬牙切齿地说,“教会,才是未来。”

闻言,本杰明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。

“也许吧,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谁也不知道。”他静静地注视着安德烈,眼神中带着一丝遗憾,或者说是怜悯,“教会也许是未来,但很可惜,你是法师,那个未来与你无关。”

说着,他念出了碎冰术的咒语。

伴随着一阵冰冷的魔力波动,忽然,在安德烈的头顶,一根大约有一米多高的、底端极为尖锐的冰锥,在眨眼之间被凝聚了出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