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包围与被包围

本杰明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样子的主教。

应该说,他从没有见过教会的人失态到这种程度——他跟教会作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在他的手下,也死了不少神父和圣骑士,包括像上次那个被“滚筒洗衣机”给洗死的牧师。可……即便是那个被洗死的牧师,样子也没有眼下的主教失态。

在那一声格外响亮的“梆”之后,很快,挡住入口的铁门外,传来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叫骂。而本杰明也是在这种时候,才有机会上了一堂这个世界的脏话课。

因此,他忍不住开启了水元素感应法,感应着外面心态爆炸的主教。

在一片蓝汪汪的世界之中,他可以感受到,主教的整片左脸已经开始有点肿了,而对方身上原本一尘不染的红色牧师袍,现在也印了一身的泥。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头发和扭曲的表情,现在的主教,活脱脱就是一个净化所里被关久了的疯子。

他就这么一边破口大骂,一边用脚踩着被封闭的入口,哪还有半点原先高高在上的主教模样。

真惨……

还好除了本杰明,没人能看到主教现在的样子,不然,这位主教恐怕也没脸再当下去了。

当然了,在本杰明用水元素感应法观察了主教一会后,主教很快也感觉到了本杰明的观察。顿时,他回过神来,在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样子之后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精彩。

他就这么蹲在被封死的入口边,带着吃了翔一样的表情,沉默了大概有半个小时,最后,才深吸一口气,勉强镇定下来,站起身。

他没有离开,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,再次升空。夜色下,他直接飞过了克鲁萨德大门和王国的边境线,在大门的另一边降落。

就这样,他堵在大门的出口处,用神术把附近的一块大石头雕成椅子,就这么坐在那里,开始了祷告,一付准备坐到天荒地老的样子。

很显然,在最初的情绪失控之后,他恢复理智,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突破大门的防守。因此,他退而求其次,选择堵在出口处,让大门里的法师也没办法逃到伊科尔去。

“本杰明阁下……现在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在听说了主教的举动之后,大门内,不少法师脸上都露出的忧虑的神色。

“时间不早了,还是先去休息吧。”本杰明却摇了摇头,对他们说,“克鲁萨德大门哪有那么好攻破,既然他想跟咱们打持久战,那咱们就他们耗着。”

他倒是想看看,究竟是主教在椅子上坐得舒服,还是他们在床上躺着舒服?

就这样,虽然法师们的表情还是有些担忧,不过在本杰明的劝说之下,他们安了安心,在大门中找了些比较好的房间,各自睡去。

至于本杰明,他又蹲在门边上,用水元素感应法观察了一会,发现没什么动静,于是也去休息了。

清冷的月光下,安静的要塞和坐在边上的主教相对,仿佛成为了一幅静止的油画。

大概又过了一个多小时。

终于,那些大门原本的守军也稀稀拉拉地回到了克鲁镇。

经过狮鹫群的摧残,他们的人数几乎减少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看上去也遍体鳞伤。他们回到这里后,便涌在了大门边上。很显然,他也想要回到大门内,回到自己往常休息的小床。不过很可惜,他们回不去。

现在的大门,两边的出入境口已经关闭,大门顶上楼梯口的入口也已经关好,整个呈现出一种完全封死的状态。几个不服气的神父还吟唱起了中级神术,几把圣光巨剑在门上砍来砍去,砍得他们自己精神力都快透支了,却没能在大门上留下半点痕迹。

也是这个时候,他们才想起来,只要把所有的出入口封死,克鲁萨德大门几乎是不可能攻破的存在。

就这样,在最初的愤怒过后,这帮无家可归的士兵和神父没办法,大半夜的,只能在克鲁萨德大门前开始安营扎寨,采取了和主教一样的策略。

这么大的动静,自然也吸引了不少镇上的居民。不过大家都不敢靠近,只能远远地躲着,观望着,彼此之间还切切私语着。

“发生了什么?要打仗了吗?”

“不知道啊……不过,你看到了之前大门顶上的那行字吗?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,肯定跟那行字有关系。”

“我没看到,什么字啊?”

“哎呀,你非要逼我说出来吗?万一被别人听到……算了,你凑近一点,我小声跟你说,就是那个……‘教会真傻逼’啊!”

“哦,原来是那个‘教会真傻逼’啊!”

“就是啊,就是‘教会真傻逼’!”

“……”

他们或许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之前火焰拼成的字,他们也都看到了。因此,那句在大门顶上出现的“教会真傻逼”,反而成了接下来的克鲁镇私下里最火热的流行语,被各式各样的人重复了不知道有多少遍。

如果教会的人知道了,应该离气死也不远了。

不过,眼下的教会,克鲁镇的百姓在说些什么,他们大概也没工夫管了。克鲁萨德大门是王国最为重要的军事要塞,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安危。而这一次莫名其妙的失守,对于王国而言绝对也是一次重大打击。

消息很快传遍了王国上下,王都立刻派出大军,赶赴边境。原本一直在往王都集结的圣骑士也调转马头,悉数赶往克鲁镇。这一带附近的教堂,除了留守的主教,其他的神父也全部出发,誓要帮助王国夺回克鲁萨德大门的控制权。

可是……他们做到了吗?

并没有。

作为王国建立之前就存在的军事堡垒,王国建立后,大门在每一代教皇的统治下,都被加固过一次。再加上每一代教皇都会在大门上用神术祝福,一代代累积下来,克鲁萨德大门的坚固已经达到了一个所有人的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
最开始,教会集结了数百位神父,一同吟唱神术,想要强行打破大门,结果却徒劳无功。随后,他们又运来了火炮,准备用祝福过后的炮弹把大门轰开。可是,在三门火炮的轰击下,大门仍旧毫发无损。炮兵营长看到这一幕,差点把自己的地中海揪成吴克。

于是,整个场面陷入了僵局。

王国的兵力还在往这边调,克鲁镇里的人也越来越多。不少士兵翻上了大门的顶部,翻到大门的那边,与主教一同安营扎寨,将整个大门彻底地包围了起来……

可是,包围起来了,又怎么样呢?

他们就像面对一只缩到壳里的万年老乌龟,压根不知道如何下手,而且,他们再回头一想,这个老龟壳还他妈是自己造出来的。

想到这里,主教差点被气得好几天都没睡着觉。

就这样,大门外的人绞尽脑汁,想着如何攻破这道大门。可这件事情又实在太棘手,因此,时间被一天一天地拖了下来。

转眼间,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他们仍旧没想出什么好办法。

那么,大门内的人呢?

“嗯……果然是高档小麦,烤出来的面包味道不错。还有这个牛肉,虽然放了挺久的,但是用冰块保存得很好,现在吃起来,感觉还是很鲜嫩。”

结束了又一次的魔法讨论课,二十多个法师,聚在一个被他们改造成餐厅的小型教堂中,吃着精心保存在库房里的牛肉,喝着藏在将军床底下的葡萄酒,这么议论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