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门开启

霍里王国和伊科尔,用这种奇怪的方式“战斗”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整个互怼的内容,从刚开始的好言劝说,到后面慢慢升级成了互黑,彼此的黑料一个接着一个从他们的嘴里蹦出来。像什么教会曾经残害过无多无辜,然后又把这些事情在史书上抹掉,还有伊科尔的女王其实是害死前帝国国王的真正凶手,却一直在指责别人……总之,两边吵得不可开交。

本杰明甚至有种在听明星粉丝举着喇叭当面撕逼的感觉。

说实话,那些黑料之中,有的还挺惊人的。不过这种时候说出来的话,本杰明肯定不会傻到全信,十句话里能有两句话是真的,就已经算是他们人品好了。

而且,这种撕,刚听着挺新鲜的,听久了就烦了,况且他们的音量还特别大,吵得人耳朵疼。因此,大门里的法师反而没人想听,很快聚到一起,把门关上,尽量把那些恼人的声音隔绝在外面。

随之,他们准备开始商议眼下的对策了。

“要不然,我们就打开外侧的门,让那些伊科尔的法师进来吧。”有人这么提议道,“反正大家都是法师,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们。门打开之后,我们再离开这里就好了。”

也有人觉得不妥:“不好吧……大门要是真的让给了伊科尔,克鲁镇恐怕就要遭殃了。我原先店里的那个小裁缝,他又不知道教会法师之类的事情,人也挺好的。就这么把他卷进来,我觉得有点过意不去。”

“可我们也不能把大门还给王国啊,教会的人涌进来,你觉得他们真的会遵守诺言放我们的走吗?我们千万不能相信他们。”另一个则立刻反对道。

“那我们难道就能相信伊科尔了吗?谁知道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……”

一时间,各种意见都冒了出来。有人想给伊科尔开门,有人不想把大门让给伊科尔,还有人觉得,干脆他们就守在大门里,谁也不要让,时间久了,两边的军队自然就会退去。

对此,本杰明只能摇了摇头。

“伊科尔的军队里,有的可不只是法师。在他们大批的后勤部队当中,我还发现了不少挖土的工具。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做好了地道挖进来的准备,让人在外面喊不过是掩人耳目。”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语气也变得愈发沉重,“伊科尔是如此,王那边就更不用说了。虽然我还没有发现迹象,但都这么多天了,他们肯定也准备了点别的东西。”

别看两边现在唇枪舌剑,撕得热闹,本杰明很清楚,他们打的都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主意。他们都想的是敌人的注意力被嘴仗吸引过去,自己就能闷声发大财了。

都是些耍滑头的家伙,小套路一个接着一个,看着挺蠢的,但一不小心中了一个,就会死的很惨。

还好本杰明没那么容易掉以轻心。

“别担心,地道没那么好挖的。我们之前也试过,这附近的土质很硬,还有很多碎石块,他们哪有那么容易挖进来?”老板娘连忙开口,这么说道。

“你们只有二十多个人在挖,还得挖得小心翼翼,不能让别人发现,肯定很难挖。”本杰明却摇了摇头,说,“他们军队里,上千个人轮流着挖,工具齐全,还有各种魔法神术从旁辅助,难度肯定比你们小多了。”

此言一出,法师众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也没了声音。

见状,本杰明叹了口气。

大概是他们占据大门的过程太容易了,法师们过得很惬意,一直没有什么危机感。而现在,形势一下子压到眼前,他们没有多少心理准备,因此也就没了主意。

日子过得太安逸了,这帮人,还是得有点紧张感才行。

“那……我们得快点行动了,不管是哪一边,一旦他们找到了进入大门的方法,我们就一点主动权都没有了。”瓦利斯露出有些焦急的神色,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也点了点头。

先下手为强,这才是永恒的真理,后发制人只有绝对自信的支撑下才敢做——他们现在可没有这种实力。

因此,想了想,他忽然开口,道:“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。”

“本杰明老……哦不,本杰明阁下,您有办法了?”边上一个法师露出惊奇的表情,这么问道。

本杰明耸了耸肩,道:“算是吧。”

紧接着,他把他的想法大致和法师众人说了一遍。众人听完后,又大概商量了一下,没什么异议,便就此散会,忙忙碌碌地准备了起来。

几小时的时间,转眼间就过去了。

两边对着撕的声音,大概是喊累了,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新的词来,于是,双方暂时偃旗息鼓,第一回合打成平局。这整片大门终于重归宁静,被吵得飞走的鸟也渐渐回到附近的枝头。

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门两边的军营越来越安静,仿佛他们都睡着了。至于他们真正在做些什么,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。

而大门内部,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任何反应,就好像里面什么人都没有。

时至午夜。

仿佛只是一个平常的半夜十二点,该睡的人都睡着了,该醒的人还醒着。大门周围一片平静,时而传出昆虫的叫声,似乎这个夜晚也将像从前那些平凡的夜晚一样悄然过去。

可它没有。

正好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,封闭了半个多月的克鲁萨德大门,忽然,在这一刻打开了。

伴随着嗡嗡的声响,不论是伊科尔方向的铁门,还是王国方向的铁门,都以完全相同的速度缓缓升起,打开,露出联通两国的狭长过道。

两国守在大门口的哨兵都愣住了。

“门……门开了?”

过道之中空无一人,不知道是谁把门打开的。那一刻,穿过大门长长的过道,两边的哨兵甚至可以看到彼此脸上愕然的表情。

不过,这愕然也就只有那么一瞬间。转眼间,他们便反应过来,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差里先后吹响了警示的号角,呜的一声,将两边军营里的人全都给叫了起来。

“怎、怎么了?”

“发生了什么事,门开了吗?”

“怎么回事?是谁把门打开的?那些法师人呢……”

寂静地夜晚顿时变得嘈杂。

其实平心而论,两边的反应都不算慢。在这种午夜的时间段,人的精神本来就好不到哪去,更何况还有不少人是从睡梦中被叫醒的。而他们在醒来之后,也都以他们最快的速度涌到大门附近,把目光投向了此刻敞开的大门。

那一瞬间,甚至还有不少人揉了揉眼睛,觉得自己是不是睡迷糊了,出现了幻觉,或者自己还在梦里。

但把他们真正从梦中叫醒的,则是两边长官的命令。

“冲过去!手柄就在过道的那头。把那一头的门关上,不能让他们进来!”主教从人群之中挤出来,看着大门,突然提高音量,异常焦急地命令道。

而在另一边的军营。

“快!全都给我冲过去!只要把对面的门关上,克鲁萨德大门就是我们的了!”女王站在营地搭出的高台上,面露兴奋之色,高声喊道。

顿时,两边的军营里,无数的士兵冲出来,争先恐后地冲进了大门狭长的过道之中。

至于是谁打开了大门,为什么会同时打开两边的大门,大门里的法师上哪去了……在这种情况下,反倒成为了没人关注的问题,被所有人抛到脑后,忘得一干二净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