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法师的小纸条

霍克打开门,把本杰明几人迎进了房间。

他有些惊喜地道:“本杰明阁下,你终于改变主意了吗?其实我们的会长并不是像你想象中那样,他是一位非常谦和的,绝对不会为难你……”

本杰明摆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:“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我们的行程已经确定了,明天就启程去卡瑞特斯,实在是没工夫路过都城。”

闻言,霍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。

“本杰明阁下,您这可是非法出境。现在就把这些告诉我,不怕我向公会检举,派人把你们全都抓起来吗?”他带着苦笑,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则耸了耸肩,答道:“我只是随口说说,又没真的这么做。说也犯法吗?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身后的几个法师都在捂嘴偷笑。至于霍克,他看上去好像不太想说话。

不过,毕竟身为法师公会的说客,他深吸一口气,恢复平和友善的心态,面对本杰明,重新开口:“既然如此,本杰明阁下,你们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

本杰明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……昨天理查德法师不是在比试之中晕倒了吗?毕竟是被我给击晕了,我有些担心,所以过来探望一下。”

说着,他还指着自己身后的几个法师,接着道:“他们是我的朋友,之前就是医生,成为法师之后对治疗魔法也很感兴趣,所以我才把他们带过来,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听了这话,霍克瞥了本杰明身后几个壮实的法师几眼,似乎有点怀疑。不过,大概觉得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他想了想,还是转身,拉开房间的隔板,把床铺展示给本杰明几人看。

“自从昨天之后,理查德一直没有醒过来,生命之水也没有用的样子。”霍克有些忧虑地道,“他就这么一直躺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倒是有点被吓了一跳。

不是吧,他一个大水球的威力有这么可怕?居然能把人砸得晕倒一天一夜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?

他都忍不住有点怀疑,这位理查德是不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。

不过……

还真是个好机会,都有点天公作美的感觉了。

法师公会来的两个法师,一个已经失去了意识,躺在床上昏迷不醒。这样的话,他们处理起另一个法师,也就变得更加容易了。

就在霍克转身看着理查德的时候,本杰明对身后的人使了几个眼色。随即,他身后的法师也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。

于是,本杰明走上去,拍了拍霍克的肩膀。

“真是不好意思,这样吧,我让他们看看,理查德法师是不是生病了,他们说不定会有办法呢。”他貌似好心地安慰道。

就在霍克的注意力被本杰明所吸引的时候,最壮实的那个法师——老铁匠也朝他们走来。他先是装作要给理查德看病的样子,随后,便趁着霍克不备,猛地揪着他的脑袋,便往边上的墙上撞了过去。

咚!

本杰明忍不住皱了皱眉毛。

只见原本洁白的墙壁,此刻也染上了一道血迹。霍克的脸上还维持着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,四肢微微抽搐,像被踩着了肚子的青蛙,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“他不会被你撞死了吧?”因此,本杰明这么问道。

闻言,老铁匠抹了抹霍克被撞出来的血,又把手放到对方鼻子下探了探呼吸,摇摇头,道:“放心吧,没死,还有气。”

本杰明走过去,确认了一下霍克确实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被这一下给撞晕了,最多撞出了什么脑震荡,但不会有生命危险。于是,他也就放心了。

整个击晕霍克的过程倒是异常顺利,不过,本杰明一行人都是法师,对方再怎么警惕,也不可能想得到要防备这种简单粗暴的攻击方式吧。

况且,本杰明开始那一番和颜悦色和转移注意还是做的不错的。

“行了,把他绑起来吧。”想到这里,他回过神来,这么说道。

其他几个法师应声上前,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和布条,把霍克给结结实实地捆起来,连嘴巴都塞住,免得他醒来后有念咒语的机会。

——没错,这就是本杰明的处理方式了。

他准备把两个法师都弄晕绑起来,关在这个房间里。等到旅馆的老板觉得不对劲过来查看,把他们两个放出来的时候,本杰明一行人,早就跑得老远了,对方也很难再找得到他们的踪迹。由此,伊科尔官方也不可能知道他们会从边境的什么地方突破,无从防备了。

“你、你们在干什么?”

然而,就在法师们忙着绑住霍克的时候,刚刚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理查德,此刻却突然坐起来,一脸惊恐地看着本杰明一行人。

那一瞬间,本杰明也感觉蛮惊悚的。

“你不是一直都晕倒了吗?”他有些疑惑地说着。然而很快,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,恍然道,“不对,我知道了,原来你一直都在装晕啊?”

闻言,理查德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窘迫起来。

“谁、谁装晕了?我为什么要装晕?我、我是……”他支支吾吾的,似乎想要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过来,可那一瞬间,他仿佛变成了一个结巴,费了老半天的劲,却什么东西也说不出来。

本杰明见状,叹了口气,又向老铁匠使了一个眼色。

老铁匠心领神会,走过去,故技重施,揪着理查德的头往墙上狠狠一撞。理查德大概还忙着解释他为什么要装晕,因此,他半点抵抗都没有,任由老铁匠对他出了手。

于是,伴随着又一声闷响,顿时,整个房间都清静了下来,结结巴巴而又喋喋不休的理查德,也没办法再解释他为什么要装晕了。

“这些法师公会的家伙真奇怪。”另一个法师这么感叹道。

本杰明也不由得点头认同。

装晕是什么鬼?

多大的年纪了,就因为输了一场比试,至于吗?跟那种因为不想上学,就躺在床上装病不肯起的小学生似的。

搞得本杰明白高兴一场,还以为自己的水球术进化出了什么特异功能。

就这样,他们用异常暴力简单的方式,处理了这两个法师公会派来的家伙。尽管过程的顺利主要归功于对方的毫无防备,但指挥着几个壮汉法师绑人,本杰明还是莫名有种黑社会老大的感觉。

可惜了,这个世界没有墨镜,不然他一定弄一副。

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,在搜身之后,本杰明也没有抢走两个法师身上的所有东西——事实上,他只从霍克的身上,拿走了一张写着一行字、看上去皱巴巴的小纸条。

之后,他们便离开了房间。

时间进入夜晚,法师小团队也准备完毕。就这样,他们带上行李,把房钱留在房间的枕头上,趁着漆黑的夜色,悄悄离开了这件旅店,离开了汉克镇。

他们又一次连夜赶路,一路向东走去,准备绕过瑞吉纳,想办法抵达伊科尔与弗瑞登的边境,悄悄地飞过去。

大概走了四个多小时。

此刻,他们已经远离了汉克镇,身处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脚下。因为旅途劳顿,再加上往前走,又是伊科尔境内比较有名的魔兽活动区,因此,他们决定在此安营扎寨,休息一晚,明天再接着赶路。

狭小昏暗的帐篷内,本杰明低头,又拿出了那张纸条。

——那张离开汉克镇前,从霍克口袋里搜出来的、被本杰明无数次拿在手中,翻来覆去,看了又看的纸条。

皱巴巴的纸面上,写着一行异常清晰的字:

“吓走水球恶魔,别让他靠近都城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