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魔药的炼制

安迪抱着那本厚厚的《魔药入门》,怀着忐忑的心情,来到了本杰明的帐篷外。

与其他法师不一样,他并不是在成为法师后才来到克鲁镇,和大家遇到一起的。克鲁镇就是他的家乡,他只是在半年前被其他法师误会,拉倒了集会之中。大家发现他竟然不是法师,但看他可怜没杀他,干脆教了他一招魔法。他学会之后,也就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法师团体中的一员。

然而,在这种半逼迫的状态下成为法师,安迪却对法师团体中的人没有任何不满。或者说,他从来都不觉得不满有什么意义,唯一有意义的是既成的事实。

乔安娜总说他这种想法太悲观,没有一点向上拼搏的劲头。他不得不认同。

就像本杰明出现之后,其他法师都像是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方向,冥想、战斗、新的咒语……他也学会了久违的飞行术,参加了攻占大门的行动。他觉得自己应该像其他人一样欢欣鼓舞,闪着光的眼眸中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期待,可他却经常感到莫名的失落。

整个攻占大门的行动,他只在最开始跟着乔安娜放了一个火球,然后在外面等着,大门就被那些人从内部占领了。虽然在一开始他就有些害怕,可是几乎什么也没做,安迪还是感觉心里空荡荡的。

好像……就算没有他的存在,大家也不会有什么区别。

这种失落的感觉,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强烈。尤其是在一场场与魔兽的战斗之后,其他人都带着战斗结束的兴奋,只有他觉得不安。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少了点什么,无法跟上大家的脚步。甚至,他的心中萌生退意,认为自己也许不该继续留在队伍里。

毕竟,当所有人都在往一个方向加速前进的时候,原地踏步的人只会越隔越远。

直到他翻开那本《魔药入门》之前,他心中一直都怀着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其他人翻完那本书,都把它丢到一边,说什么“好无聊”、“太复杂了”、“感觉没什么用”。而他拿起那本书,也只是因为本杰明希望他们看,大部分人也都准备看——他希望能成为大部分人。

“魔药高于魔法。”

有趣的是,当他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感到惊讶或者不解。不知道为何,他只是觉得,写下这句话的人一定很不甘心——他甚至都能想象出来,一个愤懑不得志的法师,在昏暗的油灯下,拿起钢笔,在发黄的稿纸上写下了这本书的第一句话。

那一瞬间,安迪莫名有种感觉,这是一本很“有趣”的书。

而整本书接下来的内容,也渐渐把他给吸引住了。掠夺魔兽血肉中的力量,赋予原本弱小的人类,这个概念让刚成为法师半年的安迪异常吃惊。如果魔药学代表着这样一种理论,那么他甚至觉得,它的意义比魔法还要深远。

他不明白,为什么其他人会觉得这样的概念无聊,但是他认为,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

更重要的是……本杰明老师似乎也很重视这本书。

安迪不想离开这个团体。背井离乡来本来就足以让人不安,如果还与从前的朋友渐行渐远,那就更让人难过了。他不是个会去要求些什么的人,但为了能变得和大家一样,他愿意做出努力。

本杰明已经给其他人带来了新的希望,或许,也能够给他指明一条继续走下去的方向?

这样想着,安迪从没有这么认真地看一本书。那些魔药的理论、炼制的过程、材料、配方、元素……他甚至一夜都没有入眠,把这本书翻来覆去,看得几乎都可以背下来了。

实际上,《魔药入门》也给他带来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,很奇怪,但他就是感觉到了,仿佛写本书的人和他有某种无法言喻的共同点。

那种……一言一语里格格不入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。

因此,天刚亮,他顶着黑眼圈从帐篷爬出来,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精神抖擞。他想要赶快实验一下这本书,可是又怕打扰到本杰明,只好怀着复杂的心情,静静地等在帐篷外。

“安迪?你想试试炼制魔药吗?”

出人意料的是,他什么都还没有说,本杰明就隔着帐篷发现了他的到来。他拉开了帐篷门,有些期待地看着安迪。

顿时,安迪有些紧张,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因此,他只好攥紧手中的书,点了点头,表达肯定的意思。

就这样,本杰明把他迎进了帐篷,从包裹中拿出了一堆魔兽材料,以及炼制魔药的必备器具——可以代替药炉的小口铁锅,和可以代替火源的大型煤油灯。

“有点寒酸了。”本杰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,“你将就着用吧,也别害怕失败,第一次,绝大部分人都很难成功的。”

安迪深吸一口气,蹲下身,开始整理眼前的这些东西。

他本来也想说点什么,缓和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,可是当他看到那些读到过的魔兽材料,他就忍不住开始动手,按书中所说的方式,开始处理它们。而一旦动起手来,其他东西一下子便被他忘到了脑后。

本杰明好像还说了点什么,他却半句都没听清。

第一次炼制魔药,他选择的是最简单的治疗药剂。不死羊的绒毛、水蒲的叶片、风狼的血,治疗药剂的材料只有三样,安迪很快把它们挑了出来。

他把风狼的血倒进了小口锅里,点了油灯开始煮。整个画面确实和主妇在家里煮些奇怪的汤没什么两样,没有半点法师应该具备的神秘感,但安迪的脑子里,早就注意不到这里东西了。

他只是对着这口锅,念出了一句奇怪而又短促的咒语。

伴随着精神力的引导,少量的水元素聚集过来,投入了锅中的狼血。顿时,狼血的颜色渐渐从暗红变成了浅红色,在火焰的炙烤下有沸腾的趋向。见状,安迪又赶忙拿起不死羊的绒毛,投入其中。

然而,锅中的狼血,却在转眼之间变成了黑色。

这……

安迪见状,当时就是一愣。随后,他的脸上露出有些失望的神色。

“我、我失败了。”

书上写了,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,狼血应该颜色渐渐变成白色才对。变成黑色,是因为时机没有掌握好,导致了炼制的失败。

然而,本杰明却像没事人一样,端起锅子,把一锅黑色的不明液体倒走,然后再把锅子放到安迪的眼前,微笑地看着安迪。

“失败了很正常,第一次就成功,这世界上哪那么多天才?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失败,然后再试一次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闻言,安迪也深吸一口气,恢复平静的心态。

“我……我太紧张,忘记了要用精神力去感受材料每时每刻的变化。”他开口,像是在对本杰明说,又像是在对自己说,“每一份材料的元素分布都是不同的,因此,每一次炼制,我都必须根据每一次炼制的过程,选择不同的时机,加入不同材料的分量——同样的魔药没有相同的过程。”

顿时,本杰明看着安迪,露出有些惊喜的眼神。

可安迪却完全没有注意到。他只是继续喃喃自语着,低下头,再次往锅里倒了些狼血,点起火,重复刚才的过程。

引导水元素,加入不死羊的绒毛、聚集风元素、加入水蒲的叶片……

只是,这一次,他是闭着眼睛做的。

本杰明见状,也露出有些欣慰的微笑。他站起身,在不打扰对方的情况下,踮着脚尖,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帐篷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突然一声欢呼,从帐篷里传出来,在外面和其他法师一起吃早餐的本杰明都被吓了一跳。那一刻,所有人转过身,看着眼窝乌青、衣服脏兮兮、拎着一口黝黑铁锅跑出来的安迪,也不由得愣住了。

“我、我成功了!”

只见,那口黑不拉几的铁锅里,装着一小滩非常稀少、却在阳光下反射着淡淡光泽的蓝色液体。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,安迪捧起铁锅,像捧着一块举世无双的蓝宝石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