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章 “夫人”

……不见了?

那一瞬间,本杰明心里咯噔一声,涌现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包围在边上的其他法师,此刻,也都从黑暗中走了出来。他们带着疑惑的表情,聚到一起,面面相觑,也吓得那些不清楚状况强盗们直打哆嗦。

“我们离开营地的时候,奥古斯汀不是还和你们待在一起?他是怎么不见的?”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有些愕然的心情,本杰明这么问道。

安迪则调整了一下呼吸,开口,叙述起了事件整个过程:

“你们出发没多久,我们守在帐篷里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。当时,奥古斯汀让我们待在帐篷里,他出去看看情况。可是,他出去之后,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等了好一会,奥古斯汀还是没有回来,我们觉得很奇怪,就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帐篷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眉头紧皱,接对方的话,道:“然后,你们就找不到他了?”

两个药剂法师带着后怕的表情,点了点头。

见状,本杰明也只能深吸一口气,陷入了沉思。

搞什么?都已经逃到了国外,还尽可能避开了其他人的耳目,结果还是这样,奇怪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地撞到他们身上,躲都躲不开。

就不能让他们安安生生地抵达边境吗?

法师团里有一个人失踪了,这可不是一件小事。奥古斯汀虽然之前在克鲁镇是酒馆老板,可是离开王国,他和其他法师一样,对伊科尔知之甚少。更何况,本杰明了解他,一个挺热心的大叔,虽然有一些特殊的情趣爱好,但他也不会随随便便就不告而别的。

毫无疑问,在大部分法师离开营地之后,留守的三个法师听到的奇怪声响,绝对不是什么意外或者偶然。

“那是个什么样的声音?”因此,他这么问道。

“嗯……有点像春天时候的猫叫,但很短促。”安迪有些苦恼地描述着,“但也有点婴儿在哭,很刺耳,听上去挺吓人的,一下子就消失了。当时,我都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……”

“不。”忽然,边上的汉娜开口,打断了安迪,补充道,“那个声音,比发情的猫叫尖很多,我觉得像是女人的笑声。只是……可能笑得比较奇怪罢了。”

女人的笑声?

那一瞬间,本杰明还以为自己在听什么民间流传的鬼故事。三个人在夜晚的营地,忽然听到奇怪女人的笑声,一个人走出去查看,然后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可惜,这不是故事,而是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件。

也因为汉娜的提醒,本杰明很快把“女人的笑声”和强盗们所描述的那位“夫人”联系到一起。

强盗营地里唯一的女性莫名失踪,同一时间,法师营地里传出奇怪的笑声,然后一个法师无故失踪。两件事情之间要是没有联系,那本杰明真是打死也不相信。

事件的关键很可能就在那个“夫人”身上。

“那个消失的‘夫人’,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因此,他转过身,带着杀意盯着趴在地上的强盗,冷冰冰地问道。

强盗显然也对眼下的状况有些懵逼,不过,他们都被吓软了腿,自然也不会有所隐瞒:“夫人……她是我们老大的老婆。”

“那你们老大呢?”本杰明立刻追问道。

“我们老大……被你们刚刚干掉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忽然有种吐血的冲动。

冷静……不要着急……着急也没用……

深吸了一口气,他接着问道:“死了就算了,你们知道多少有关她的事情,她是哪里人,多大了,长什么样,什么时候嫁给你们老大的,什么性格……只要是你们知道的,统统告诉我。”

闻言,剩下的强盗面面相觑,似乎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。但在众法师的虎视眈眈下,他们也只好凑上来,你一言我一语地描述起了那位失踪的“夫人”。

“夫人长得可漂亮了,但性格特别厉害,我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。”

“夫人的声音是有点尖,笑声很吓人。每次听见她笑,我就觉得头疼。”

“老大其实也特别怕夫人……”

就这样,伴随着强盗们七零八落的形容,那位神秘莫测的女性形象,也终于渐渐地在法师们心中变得清晰起来。

虽然强盗们都一副异常尊敬的模样,但据他们所说,一开始,夫人其实只是他们老大在菲特河的某条商船上抢来的压寨夫人,被逼才和强盗老大结的婚。

刚和强盗老大结婚的夫人很温柔,也很少说话,但渐渐地,她骨子里彪悍的性格显露了出来。最开始,她把寨子里其他人都骂遍了,碍于强盗老大的面子,没人敢说什么。可后来,就连强盗老大都被她拳打脚踢的,变成了一个妻管严。同时,这位夫人自己,也开始展现出非常厉害的身手,整个寨子里竟然没人打得过她。

就这样,夫人渐渐掌握了强盗们的领导权,就连他们的打劫计划,都变成了由夫人策划、带领,最后结果竟然也都很成功。因此,从实际的角度,那位夫人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老大,原先的老大反而成为了副手。

——这一次,他们翻山越岭,来到伊科尔西境抢劫的计划,也是这位“夫人”想出来的。

如果是平时,本杰明听完这个故事,或许还会吐槽一下这位强盗老大是有多窝囊。可是此刻,他的同伴都不见了,也没什么心思再去关注这些细枝末节。

从强盗们的描述中,他更加肯定奥古斯汀的失踪和“夫人”脱不了干系,很有可能是她把奥古斯汀给带走了。

虽然有点疑惑,一位法师为什么会应付不来一个身手比较好的女性,不过,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思考这些也没什么意义。

更重要的是,如何把奥古斯汀找回来。

“说了这么久,你们的那位夫人究竟是哪里人?她叫什么名字?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吗?”本杰明有些焦急地问道。

强盗们面面相觑,一时间寂静无声。

“没人知道吗?如果还没有人说话,你们活下去也没什么价值了。”本杰明声音再低一度,用漠然的眼神扫视了强盗一圈,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杀意。

“不……法师大人,我虽然不知道夫人到底叫什么,但我这里……我这里有一封出发前刚被夫人揉起来扔掉的信。”顿时,一个强盗慌慌张张地站起来,从口袋里摸出一团纸,颤抖着递给了本杰明,“我们不认识字,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,也许……也许法师大人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。”

“夫人扔掉的信,你捡回来干嘛?”本杰明还来不及说什么,另一个强盗就露出疑惑的神情,小声问道。

“没有……就……信上面很香,我闻着它,可以……可以那个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。

不过,听了这话,本杰明倒是没有嫌弃。他只是接过纸团,展开,一脸严肃地往信上看去。然而,他却发现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封信,最多就是草稿,还是个刚写了个开头就被扔到一边的草稿。

内容大致看上去,应该是那位夫人写给别人的话。

“亲爱的辛德妮,你在瑞吉纳过得还好吗?过些日子……”抛开那些涂涂改改的内容,本杰明唯一能从中得到的信息,就是一件这么简短的话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