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一十章 不该出现的画面

听到这里,本杰明的第一个反应是,这女的疯了吧?

什么鬼?早上他刚出门的时候,整个瑞吉纳还热热闹闹的,街头巷尾洋溢着节日的气氛。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节日,但法师公会照样还是如日中天,在女王外出的情况下,主持着这个城市的运转。

然而,这才过去了几个小时,金发女就告诉他,教会在这里发动了政变,已经将整个国家的首都给控制了起来。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个说法?

因此,他甚至都开始觉得,这只是对方故意编出来唬他的故事。

“别扯那么多没用的。”这么想着,本杰明漠然道,“你放了奥古斯汀,我放了你朋友,大家得偿所愿,也必要再这么僵持下去,对谁都没好处。”

金发女却摇了摇头,说:“相信我,我也没兴趣跟你打架。现在外面很危险,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,我好不容易才逃回来,不可能再跑出去把你那个法师带过来。”

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怀疑,但是听到这里,本杰明也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个消息成真的可能了。

他忽然想到了树林中遇到的三个神父。

本来,他一直猜不透那三个神父扮成商人,偷偷前往瑞吉纳的目的。现在看来,如果金发女说的是真的……

想到这里,本杰明也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。

很可能,这是一个教会酝酿了非常久,以克鲁萨德大门被攻占为契机,突然爆发出来的阴谋。

“我要验证一下你说的话。”因此,本杰明这么说道。

考虑了一会,他转过身,来到了辛德妮的身边。按照很久前看过的魔法书里记录的方式,他割破手指,用自己的血为媒介,在辛德妮的身上施展了一个最简单的诅咒。

伴随着一句古怪拗口的咒语,本杰明感觉自己的脑子像被针扎了一下,传出一阵隐隐的刺痛。随后,周围的水元素以一阵诡异的方式波动,裹挟着精神力,与本杰明挤出的血液融为一体。

顿时,血滴微微一闪,传出一阵阴森的波动。然后,它滴落在辛德妮的额头,从额头的皮肤处融了进去,瞬间变得无影无踪。

……成功了?

那一瞬间,本杰明忽然感觉到,辛德妮的脑中仿佛多了一个小炸弹。他只要心念一动,就可以引爆炸弹,让这个女人死得异常凄惨。

这就是释放诅咒的感觉吗?

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亲眼目睹这一幕,金发女似乎很想阻止,却又不敢穿透重重冰雾,只有又惊又疑地喊道,“诅咒早就被法师公会给禁止了,你居然……”

“那又怎么样,我不是法师公会的人。”本杰明挑了挑眉,一脸无所谓地答道。

虽然他很早就从静默学院那里学到了诅咒的方法,不过,他还从来没有真正练习过。现在第一次用出来就成功了,还是让他感觉很不错的。

当然,这个充满邪恶气息的过程,也让他更加感觉自己像个反派了。

没办法,眼下的状况,奥古斯汀是对方的筹码,辛德妮则是自己的筹码。而他又不能一直把人冻在冰里,冻死了怎么办?因此,他只能使用诅咒——这个曾经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的玩意,作为控制辛德妮的手段了。

在诅咒施法成功之后,他便解除了对辛德妮的冰封,让她颤抖着倒在了地上。

“辛德妮!”金发女很想过去把人扶起来,可是本杰明依然挡在那里,她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。

“放心,她没事,只是冻太久晕了过去。”本杰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道,“我现在去看看外面的情况,如果你在这期间动些什么歪脑筋,我想你明白她会有什么下场。”

金发女露出愤恨的眼神,却没再说什么。

见状,本杰明也点了点头,迈步开始向外走。不过,他依然没有接触环绕在他身边的冰雾,以防对手一个激动,就冲过来要跟他拼命。

很快,他回到了门口。

此刻的门口,门大概是已经被金发女进来给顺便锁上了,之前挂在外面“姐妹按摩”的牌子,现在也放了回来。想了想,本杰明贴在门上,利用水元素感应法,开始感应外面的状况。

外面的街道很安静。

本杰明皱了皱眉,不过他也知道,这条街本来就比较偏僻。如果瑞吉纳真的发生了政变,离波及到这个恐怕还有一点时间。

就在他犹豫着,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,忽然,在他感应中街道的稍远处,传来了一阵魔力波动。

只见,远处的街道转角,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。

带着有些慌乱的表情,那个中年男子念起咒语,召唤出火球,似乎想要攻击什么人。然而,一群身穿附魔盔甲的骑士突然出现,硬抗着魔法,把法师团团围住。随后,他们便用包裹在铁甲之下的拳头,将法师击晕,像拖一只待宰的牛一样把他拖走。

就这样,他们出现、离开,短短的时间内,动乱的街道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。

薄薄的木门后,本杰明感应着这一幕,一脸冰冷。

或许他该对此感到震惊,可是,就这么旁观着一位法师被人抓走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教会居然真的控制了瑞吉纳,而是,感到了一种异常复杂的情绪。

怎么说呢……他以为,这种画面只会发生在霍里王国的。

他还以为,离开了王国,就等于离开了那个法师的地狱。伊科尔虽然对野生法师不太友好,但终究,是一片魔法可以生长的土地,和霍里王国不一样。

可是,他到现在才发现,这里和那里,其实没有任何区别。朗朗的晴空下,依然会有无辜的法师被冷冰冰的盔甲推入深渊。而他却只能躲在门后,默默旁观。

这种事情……不该发生在这里。

实际上,它不该发生在任何一个地方。

沉默片刻,叹了口气,本杰明回到前台处。他看着把辛德妮扶去房间休息的金发女,忽然开口,声音平静得出奇:

“告诉我,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金发女转过身,看了本杰明两眼,开口道:“庆典上,法师公会的会长正在进行祷告于神的最后一个步骤。忽然,大群的士兵涌现出现,以女王的名义,逮捕了在场的所有法师,还强行收押了当时在场的很多人。只要他们觉得看上去可疑的,全被他们抓起来了。”

闻言,本杰明不解道:“女王的名义?”

金发女点了点头,说:“对外宣传是女王的名义,还拿到了女王的信物,所以那帮法师才不敢出手反抗。不过,我那时刚刚从王宫里潜出来,却看到好几个穿着官员服装的神父,在谈论着如何在女王返回之前,彻底彻底掌控伊科尔的形势。所以我才会知道,引导这一场政变的是教会,只是法师公会的人还被蒙在鼓里。”

“女王的信物?靠着一件信物就能够让所有法师乖乖束手就擒?”本杰明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“我打探到消息,在发难之前,他们就绑架了大部分法师的家人朋友。”金发女缓缓道,“况且,当时的情况是,整个瑞吉纳留守的军队,全都被教会的人控制住了。估计法师公会的人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误会,所以先乖乖听话,想着等女王陛下把误会澄清了,就会把他们放出来了吧?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也陷入了深思。

这绝对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政变。控制军队、要挟法师、冒充官员……这些事情绝对一天两天能够做得到的,他们得先在伊科尔的政府和军队里埋下足够多的棋子,同时调查清楚法师公会所有人的底细和弱点,才能够突然发难,掌控整个瑞吉纳的形势。

恐怕……在此之前,教会就已经做了长年累月的准备了。甚至,有可能在帝国分裂之前,他们就启动了这个计划。

好深的一步棋。

想了想,本杰明再次开口,道:“那……你知道他们在整个瑞吉纳之中,到底埋伏了多少神父吗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