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一十四章 如何成为一个神棍

或许是教会有更重要的事要忙,对这一块并不上心。因此,守在广场周围的士兵和骑士,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。

最开始,在政权光环和精良武器的加持下,他们可以凭借七八十个人,把上千人堵在这个广场之中。可是,一旦手无寸铁的民众们陷入绝望,这种纯粹由心理压力构建成的包围圈,会破裂得比泡沫还快。

像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,伴随着第一个冲出来的人,民众压抑的怒火被点燃。他们就如倾巢而出的食人蚁一般,浩浩荡荡地涌向了那个士兵——日常生活的压力已经够大,就更不用说,被人以这么血腥的方式挑衅。

顿时,所有的士兵都拔出了手中的剑,有些惊慌地看着涌向他们的人群,甚至……还带着几分不解。

可惜,这些人的心情,士兵们大概是到死都不会理解了。

——谁让他们压根就没几分钟的活头了呢?

是的,他们身强体壮、训练有素、武器精良,可是在上千人的疯狂冲击下,哪怕是经受过附魔的盔甲,也没能保住他们的性命。

第一个冲到广场台阶上的人,被他们给捅死了。第二个冲上台阶的人,顶着第一个人的尸体,给了他们一拳,然后被他们捅死。第三个冲到台阶上的人,顶着前两个人的尸体,把站在最前方的士兵撞到在地,然后被其他士兵捅死……

第一百个冲到台阶上的人,他抢过士兵手中的剑,朝着对方的咽喉狠狠地捅了下去。

广场修筑以来,从未弥漫出如此浓重的血腥味。无数人的鲜血混杂在一起,沿着灰白的台阶,一层一层漫下来,像给肮脏的地面铺上了一张深红华贵的地毯。

大概,瑞吉纳作为首都被扩建以来,从未面对过如此密集的死亡。

挤在前赴后继的人群之中,本杰明也有些犹豫。他低头看着被血液染红的脚趾,不知道自己这么做,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教会在瑞吉纳制造的,目前只是一场政变。人们还在摇摆,未来的方向并不明晰,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就像是从法官手里抢下锤子,在这个城市之中敲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锤。

从这一刻开始,无数人的命运彻底改变。车轮已经开始了加速,他刹不住了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深吸了一口气。

既然已经刹不住了,那么起码,他要牢牢握住方向盘,带着这辆车,不论是驶向毁灭还是新生,总之,让事态尽可能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。

好与坏,对与错,似乎也显得没那么重要了。

在滚滚而来的时间之下,道德与合理就像是两面巨大的镜子,看得清楚,屁用没有。事情接踵而至,仓促间,他只能作出自认正确的决定,沿着未知的方向走下去。

就这样,在激愤的人群之中,法师们也冲上去,打倒了几个士兵。不过,在本杰明的刻意吩咐下,他们没有用魔法。因此,他们法师的身份还没有被暴露出来。

事实上,他们也用不着施展魔法。就连那几个穿着附魔盔甲的骑士,也经不起上千人的冲击,精致华丽的盔甲上,被一个个染血的拳头打出了凹陷。

至于骑士本人,也很快被踩成了肉酱。

整个广场处的暴乱持续了大概十五分钟,失去控制的民众在周围来回扫荡,杀光了他们见到的所有士兵和骑士。在这种狂热的气氛下,就连平时最温柔的小孩都被感染,毫不犹豫地把刀捅进了士兵的肚子。

十五分钟后,民众的愤怒渐渐消退,这一带的士兵和骑士也全部死光。不少人看着眼前狼藉的场景,露出害怕的神色,也已经开始有人想要偷偷逃走。

感受到人群的迷茫,本杰明点了点头,意识到,自己该站出来了。

伴随着蒸汽之柱的咒语,水蒸气卷起的热风将整个广场扫荡了一遍,把民众吹得差点睁不开眼。也因此,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他们,将目光投向了风的来处。

风的来处,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本杰明张开双臂,逆着阳光,顶着一身血染的乞丐装,缓缓升到了半空中。

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吸引。

“那、那是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是……有人来救我们了吗?”

在纷纷的议论声中,本杰明却充耳不闻。他脸上带着平静的神色,渐渐地,飞到了广场的最中央,静止在这个布满鲜血和尸体的广场上方。

正午的阳光落在他身上,像舞台投下的聚光灯。

仿佛被某种不可思议的魔力吸引,那些不知所措的民众,就跟找到了指引似的,忽然跟着本杰明,重新聚集到了这个小型盆地一般的广场中。

他们都在尽力往本杰明附近挤,甚至,比最开始站得还要紧密。所有人都仰着头,带着愕然或者茫然的神情,目不转睛地盯着飘在天上的本杰明,整个场面犹如某种奇怪的宗教仪式。

随后,连议论声都消失了。刚刚才发生过一场暴乱的广场,此刻,却安静得像祷告中的教堂。只剩下被水蒸气惊动的成群鸟雀,在广场附近的天空中来回盘旋,发出一声接一声的鸣叫。

而在这样寂静的守候之中。

终于,本杰明开了口。

“这是一场伊科尔的灾难。”他维持着木然的表情,努力放大自己的声音,让它听上去真挚又洪亮,“女王陛下在外征战,敌国的间谍却趁虚而入,控制了我们的军队,诬陷法师,将他们都投入监狱,还把无辜的人群围困在广场,想要将瑞吉纳据为己有。”

随之,无数倒吸气的声音,从人群之中传出了来。

人们仰望着本杰明,露出愕然的面容。但大概是经历了愤怒、杀人、慌乱等一系列过程,他们心乱如麻,也没精神去质疑本杰明的话了。

他们只是抬着头,像是期待喂食的雏鸟,等待本杰明为他们的暴乱洗刷出一个清白的理由。

“因此,不要因为杀死了那些士兵而感到罪恶,他们已经被别的国家买通,想要毁灭掉这个城市中美好的一切。”在人们的期待之中,本杰明的声音继续回荡,“伊科尔的未来就握在你们的手中,你们只要联合起来,就可以把被关进监狱的所有法师都救出来。敌国的间谍会被赶出去,更重要的是,没有人会责怪你们杀死了这些士兵,因为,你们才是拯救了这个国家的英雄。”

本杰明一边说着,一边还偷偷控制着更上方他召唤出的几个水球,反射着太阳光,最终营造出一个打在他身上的聚光效果。

没办法,想要说服这些迷茫中的群众,他必须使用一些“包装”的手段。

他的思路很清晰。这帮人能杀光周围的士兵,完全是激情犯罪的模式。激情过后,他们都是一帮平民老百姓,肯定就蔫了怂了。他们会想到,自己居然杀了国家的士兵,怎么办,自己死定了。因此,这个时候的他们,内心绝对是六神无主的。

如果没有人跳出来主持,最后,这帮人肯定跑的跑散的散,当场晕过去的估计都有。因此,本杰明必须站出来告诉他们,他们的举动并不是犯罪,而是英雄。

实际上,希望,这就是这群人此刻最需要的东西。

换句话说,本杰明把真相转换成了一个他们愿意去相信的东西——他们只能相信本杰明所说的一切,不相信,就意味着他们成了杀人犯,已经毁掉了自己的人生,和死没什么两样了。那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呢?

于是,沐浴在“光环”下的本杰明,成了他们此刻最好的心灵麻醉药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