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一十六章 棋手的规则

与此同时。

远在瑞吉纳千里之外的霍里王国,王都海文莱特。

微风从圣彼得大教堂的走廊中吹过,花草随风摆动。和煦的阳光穿过穹顶,照在彩绘的玻璃窗,被折射成温暖的光束,落进教堂深处的一间小型教厅,在教厅的地面,勾勒出各异的光斑。

这间光线朦胧的教厅里,站着三个人。

主教穿着一尘不染的深红衣袍,站在讲台上。而在他的身边,一个黑衣神父正对着他耳语些什么。至于教厅的角落,则站着一个白衣的少年,倚在墙上,怔怔地出神。

没多久,神父似乎对着主教汇报完了信息,点点头,又对着少年行了个礼,随后,便转身离开了这座教厅。

门被关上的响声,在这个安静的教厅内格外清晰。

“本杰明。”忽然,主教开口,对着角落的少年这么呼唤道。

少年似乎还在出神,没有对主教作出回应。

“本杰明,你在想什么?”主教见状,却没有露出一丝不耐烦的情绪,反而心平气和地说,“已经过去这么久,你也该习惯这个名字了。”

少年回过神来,看着主教,想了想,说:“什么时候,我才能用回以前的名字?”

主教露出程序化的笑容,答道:“这都是你母亲的苦心,为了能让你不受干扰的成长。等到以后,你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,不再畏惧贵族的冷箭,就可以使用任何你想要使用的名字。”

少年看上去有些不满:“我已经拥有强大的力量了。全王都的所有贵族,我可以用神术把他们都毁灭掉,为什么还要顾及他们的想法?”

“因为你不可能杀光所有人。”主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“你需要他们,需要他们的拥戴,在民间散播你的好名声;需要他们指挥佃农,为你奉上贡品;更需要他们的钱,维持军队和圣骑士的庞大开销。强大的力量并不在于你能够杀死多少人,而是,你能让多少人为你服务。”

闻言,少年眼神闪烁,张嘴似乎准备争辩些什么,却把话给咽了回去。

“……老师,这话您已经对我说过很多遍了。”半天,他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,似乎既想不到什么反驳的方式,但又有点气不过,不肯摆出虚心受教的姿态。

主教则是静静地注视着他,双手抱着厚厚的《圣经》,仿佛在替代什么人进行这一次的注视一样。

见状,少年悻悻地移开目光,没有说话。

沉默了好一会。

“格兰特。”忽然,主教开口,声音像缓缓拉起的大提琴,“你想知道,他刚刚过来找我,是为了告诉我什么消息吗?”

闻言,格兰特犹豫了一会,还是选择了点头。

但在心中,他却忽然感觉有些疑惑。

自从本杰明代替他上火刑架以来,他就再也没有被人用“格兰特”这个名字称呼过。主教坚持,这是为了让他习惯,不让其他贵族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他不知道,主教此刻为什么会改口。

“他是来汇报克鲁萨德大门的情况。”主教解释道,“伊科尔的女王已经暗中退兵了,于是,我们重新占领了大门,也不会再有大门失守的意外发生。”

闻言,格兰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说:“国家平安,是个好消息。”

“仅仅只有这些?”主教平静语调中仿佛透出淡淡的失望,“敌人为什么会退兵,我们为什么可以轻松夺回大门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又来了……

格兰特忽然感到一阵厌烦。

“他们退兵,是因为我们在伊科尔的首都引发了政变,他们不得不退兵。”不过,他还是深吸一口气,若无其事地答道。

“这只是表面上的故事。”主教却摇了摇头,说,“我教了你这么久,你还是只能看到这些东西吗?”

格兰特低下头,像个仍旧处于叛逆期的倔强孩子,没说话。

于是,整个教厅陷入死寂。

又这么沉默了一会,最终,还是主教放弃了无言的僵持,再次开口。

“伊科尔会撤兵,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就不是冲着大门来的。”他像个极富耐心的教师,缓缓道,“五十年来,我们就一直在暗中渗透帝国,埋下棋子,为将来的颠覆作准备,伊科尔建立之后更是如此。伊科尔的女王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故意亲自带兵,离开都城,作出要攻打克鲁萨德大门的样子。但是其实从一开始,她就只是想把我们的棋子引出来,好让她可以清理门户,平息内忧。”

听到这里,格兰特总算是抬起头。

想了想,他问道:“如果是这样,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伊科尔发动政变?”

“因为我们得夺回克鲁萨德大门。”主教继续解释道,“这是一场早就定好了的交易,如果我们想要拿回大门,就得有所牺牲。相应的,伊科尔可以清理我们的棋子,但也因此错失了夺取大门的机会。”

闻言,格兰特又沉默了一会,忽然道:“听上去,似乎是我们的损失比较大。”

主教也点了点头。

“因为意外是出在我们的身上,这一切只是止损的措施。”他注视着格兰特,眼神中像怀着某种期待,“但是,我们并不需要搭上所有力量发动政变。只要处理得当,伊科尔清理过后,我们只会损失一部分的棋子,他们甚至可能连一半的卧底都找不到。”

顿了顿,他接着道:“事情的关键,并不在于政变或是攻打大门,而是在这场交易之中,如何在细处获取更多细微的利益。想要一步登天是很困难的事情,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换中,将优势积累下来,才能保证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。”

虽然主教在说话的同时,语气和表情还是一如往常的平和,但不知道为什么,被这样平静的目光注视着,格兰特心中却莫名生出了一股压迫感。

某一个瞬间,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。

“老师……您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?”也因此,在压迫感和逃避心理作用下,他感觉自己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。

“因为,在成为棋手之前,你必须先了解游戏的规则。”主教则没有在意,而是转过身,仰望着天穹上关于圣灵的壁画,“总有一天,你会成为新一任的教皇。可是很遗憾,你依旧在逃避神赐予你的天赋。你的神术能力已经比我还要强大,却还没有学会如何使用它。”

闻言,格兰特也陷入了漫长的沉默。像主教一样,他抬起头,仰望着那些繁复的壁画,却露出迷茫而又复杂的神色。

像是有一股神圣的意味,降临在这个影影绰绰的教厅,共同笼罩在二人身上,让他们不约而同地陷入了祈祷般的寂静。

许久……

某一个瞬间,格兰特像是被水珠滴上了额头,眼神忽然变得清明。他重新看向主教,静静地开口:“所以,这就是驻守大门的怀特主教,从法师的围攻下逃走后,却因为重伤不治,‘遗憾’暴毙的缘故吗?”

不知为何,他的语气在这时变得格外坚定,甚至还带上了些许挑衅的意味,仿佛……主教在他的眼里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压迫感。

然而,主教转过身,没有生气,反而露出了一个有些欣慰的微笑。

“你学得很快。”他坦然地说着,“怀特主教是个好人,只是对于有些事情太偏执。他已经开始怀疑教皇闭关的消息,所以,为了维持教会的稳定,我只能借机把他除掉。”

闻言,格兰特的嘴角,也浮现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。

二人的目光穿过一束束玻璃窗折射出的光线,在教厅的中央交汇,像儿子从家中出去后与父亲的第一次平级对视。

半晌。

格兰特像是想到了什么,收回目光,忽然问道:“那……如果一枚失控的棋子,也想要加入到这个游戏之中,他会怎么做?”

闻言,主教微微眯起眼睛,平和的眼神仿佛在某一个瞬间变得锐利。

“他会不断制造意外,然后在自己制造出的意外中粉身碎骨。”他冷冰冰地答道,“或者……在某次意外中,撞上百分之一的几率,一步登天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