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七章 女王的药剂

……会长?

听到这句话,本杰明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不用问,这位突然出现在房间角落的陌生老人,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法师公会的会长了。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但是通过水元素感应法,本杰明也能够感觉到,这个老人身上的元素异动和精神力有多么强大。

无形中,本杰明甚至有种感觉,如果老人打算出手,自己可能撑不过三招。

因此,面对突然现身的老人,他也只好深吸一口气,散去手中的水球,勉强镇定下来,道:“没想到能在这个地方见到法师公会的会长,初次见面,不知道阁下突然来访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闻言,老人也微笑了一下,忽然开口:“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,你的名字叫什么?格兰特?还是本杰明?”

……哦?

本杰明心中闪过些许诧异。

想了想,他干脆露出坦然的表情,答道:“我叫本杰明,本杰明·里瑟。”

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,他可以发现,老人的眼中似乎也闪过了一丝惊讶。随后,大概是知道不少相关的事情,老人沉默一会,点了点头,露出恍然的表情。

“果然,教会的惯用伎俩。”老人自顾自地感叹着,忽然,抬眼看向本杰明,道,“能告诉我,在海文莱特的那个巨大水球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吗?”

本杰明犹豫片刻,还是摇了摇头。

且不说他是否信任对方,就算他真的想说,召唤水球的过程也相当复杂,无法复制。本杰明几乎是在意识模糊之中完成的,很难清楚地描述出来。

而且,他有点不明白,老人为什么要问他这个。

“不,我不是想窥探你的秘密。”见状,老人摇了摇头,说,“我只是想知道,你是不是使用那种被教会称为‘祈祷空间’的方式进行魔法修炼的?”

……这是?

本杰明愕然之下,点了点头。

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。特殊的修炼方式,教会那边有研究,法师这边应该也会有记录。老人能问出这个问题,说明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。

然而,听了本杰明的话,老人却忽然叹了一口气。

“今天夜里十一点,带着你的所有朋友,去瑞吉纳的西城门。你留在汉克镇的朋友到时候也会在那里。”他注视着本杰明,异常严肃地说道,“到时候,你们坐上马车,离开瑞吉纳。我会让人带着你们,以法师公会的名义,城外的守卫不会阻拦你们的。”

……什么意思?

本杰明听得一头雾水。

说实话,现在这个情况,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看这个样子,这位会长似乎是想帮他们离开伊科尔,可是,他又为什么要帮忙呢?

而且,看老人这个架势,一副好像本杰明不在今天离开瑞吉纳,天就会塌下来一样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“……多谢您的好意,不过,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?”

闻言,老人沉默片刻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这些事情,那就说来话长了。”他迟疑了一会,似乎在斟酌自己的语句,缓缓道,“我知道你们离开霍里王国,来到伊科尔,想要寻找一片属于法师的乐土。或许会让你失望,但其实,所谓的乐土是不存在,起码……不存在于伊科尔。”

本杰明静静地听着,没有说话。

伊科尔境内的法师生存状态,他也有所了解。本来以为,是法师公会垄断一切,压榨野生法师的生存状态,但是看老人的样子,这里面似乎另有隐情。

“八年前,我追随女王陛下,在伊科尔建立了全新的法师公会。”老人也继续说道,“当初,我以为我可以建立最坚实的防线,阻挡教会入侵的脚步,为法师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。后来我发现,我确实阻挡了教会,可是我却没能让那些信赖我的法师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,反而,让魔法变成了政治的奴隶。”

听到这里,不知道为什么,本杰明却忽然想到了在大门的时候,那些的法师守护在女王身边时,偶然露出的奇怪神情。

政治的奴隶吗……

“女王做了什么吗?”想到这里,本杰明问道。

闻言,老人的神态也在那一瞬间发生了些许的变化。

“她……她小时候,一直是人们心目中温柔乖巧的小公主,聪明,但却从来不张扬,静静地跟在两个哥哥身后,听别人说话的时候会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。”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一股遗憾,“我也不知道,她从哪里弄到了一个奇怪的魔药配方。不……不能说是魔药,而是诅咒,或者二者结合的东西。她用那个配方,混合她自己的血,炼制出了一种奇怪的药剂。”

说到这里,老人顿了顿,语气也变得有些阴沉,道:“喝下这种药剂,那个人的生命就会受到某种奇怪的牵制。换句话说,就是如果女王陛下死了,那个人也会死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有点邪门……

听老人的描述,还真和诅咒有点相像,但一般诅咒又很难达到这种效果。不过,单单靠着这个诡异药剂,就想要控制伊科尔那么多法师,似乎还是有些困难的样子。

女王是怎么做到的?

“当时,我还没有察觉,女王陛下便在法师之中笼络了一群相当忠诚的信徒。她让那些法师自愿喝下药剂,还透过各种手段,把药剂下到了无数其他法师的食物之中。”老人用一种有些惨痛的语气说道,“她进行得非常小心,一点一点地蚕食着法师公会。等到发现不对的时候,除了我以外,所有的法师都喝下了这种药剂。很多法师发现之后,愤怒地离开了法师公会,女王也听之任之。但在他们离开后,女王却派出忠于她的法师,把那些人全部杀死,并公告整个法师公会,宣布他们为叛徒。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也忍不住问道:“难道没有人反抗吗?”

老人点了点头,说:“有,但是因为药剂的关系,没人会去杀女王,偶然有人想要玉石俱焚,也都被其他法师拦了下来。那段时间,公会里的法师一直在自相残杀,我有心阻止,但也无能为力。我不能把女王陛下怎么样,杀了她,所有的法师都会死,所以我只能尽量不让法师们自相残杀。”

“到最后,叛逆的法师终究是少数人,女王的信徒占领上风后,其他法师觉得日子还可以过下去,女王也不会真的把他们当成奴隶,只是偶尔服从命令,渐渐地,也就习惯了这种状态。至于新加入公会的法师,则开始正大光明地喝下药剂,把这当做一种光荣——用生命捍卫伊科尔,捍卫女王陛下。他们都是这么说的,这已经是入会的宣言了。”

说着,老人又长叹了一口气,脸上流露出浓重的自责。而其他三个扮成士兵的法师,也都低着头,抱着自己的头盔,沉默不语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