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三十五章 登船

看着虎形魔兽从空中坠落的丑陋残肢,犹豫了一下,本杰明还是用水蒸气把它们也托住了,没让它们落到河里去。

说实话,他从未见过如此恶臭的魔兽。那些飞溅出来的血液,也给他一种有些奇怪的感觉,过于黏稠,和一般魔兽的血好像有点不一样。

或许……和它被驯化的过程有关吧。

看了一眼还在痛苦嚎叫的河盗老大,本杰明用水蒸气托着他,还有那些魔兽残骸,散去寒冰月刃,开始往回飞。

幸好,这段时间的河中没有其他船只经过。因此,他和河盗老大的这一场战斗,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不会导致什么其他的意外事件。

没一会,他便回到了塞拉镇,在原先的地方安全着陆。而此刻,法师们也把其他河盗解决干净,等在渡口,看见本杰明胜利归来,便立刻围上来,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刚才的战斗。

“本杰明老师,你们打了好久……我们都差点以为,你打不过那个骑着魔兽的家伙了。”

本杰明摇了摇头,指着魔兽的残骸,说:“先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吧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魔兽,但以后说不定会用得到。”

闻言,众人也点头。两个药剂法师走出来,忍着恶臭,开始收拾那个虎形魔兽被斩成几段的尸体。

至于本杰明,他倒没有急着去处理河盗老大,而是转头,望向了缩在边上的那群镇民。

河盗老大出现的时候,曾经点破过本杰明一行人的身份。而这个镇上,通缉令又在告示牌上好好地贴着,本杰明也不得不担心行踪泄露的可能性。

因此,他朝着那些镇民走了过去。

“法、法师大人,是……您把那个会飞的老虎杀了吗?”然而,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镇民看着他,却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,直勾勾的眼神看上去甚至还有些激动。

本杰明有些惊讶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法师大人,那……您会把剩下的那个河盗也杀掉吗?”貌似镇长的老人也开口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虽然我还有问题要问他,不过问完之后,我肯定会把他杀掉的。”本杰明这么答道。

顿时,所有镇民脸上都露出了释然的表情,有的人甚至还激动得哭了出来。

老人站起来,走到本杰明的身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“我们不知道你们是谁,也不在乎通缉上说了什么。但……你们就是塞拉镇的恩人,永远都是。”

本杰明受宠若惊。

那一瞬间,他忽然意识到,这一切对于镇上的居民意味着什么。

这么多天都活在河盗的阴影下,担惊受怕,粮食拮据,他们对于那帮河盗的恨意究竟该有多大?

如果河盗继续作乱下去,塞拉镇的状况肯定越来越差,有条件的人会想尽办法搬离这个镇子,剩下的老弱病残、跑不掉的,最后也会因为凑不出粮食而被河盗们杀光。说白了,这个镇子已经进入癌症的晚期,可能过不了多久,伊科尔的地图上也不再有这个名字存在。

而本杰明一行人的出现,则为他们除掉的最可怕的肿瘤。换句话说,他们让塞拉镇重获新生。

因此,他们才会用这种态度面对本杰明。

在说完那句感谢的话后,貌似镇长的老人还迈开步子,走到告示牌边上,把上面的通缉令直接撕下来,撕成碎片,洒进了河中。

“镇长,那可是女王陛下发布的……”有人惊呼道。

“河盗的事情,我们上报了那么多次,可是女王陛下到底在哪?”老人佝偻着身子,站在渡口边,说,“女王陛下不庇佑我们,可是,有人庇佑了我们。”

本杰明则站在边上,看着他们的画像碎片,像纷纷扬扬的落叶一样,沉没进了深不见底的菲特河中。

他明白这位镇长的用意。

本杰明一行人,毫不犹豫地就杀光了近百河盗,而为了不让消息泄露,他们也有可能杀光剩下的镇民。因此,为了向本杰明表达他们绝不会泄密的意思,老人才把通缉令撕得粉碎,扔进河里。

老人这是想保护剩下的镇民啊……

想到这里,本杰明也不由得摇了摇头。他本来就没打算杀人灭口,把这些毫无抵抗之力的镇民杀掉,真不是他们干得出来的事情。

“没事了,你们……回家吧。”他看着那些镇民,耸了耸肩,这么说道。

镇民纷纷点头,不约而同地朝着本杰明鞠了一个躬,各自散去。

至于本杰明,他也转身,回到法师群中。他跟法师们吩咐了几句,随后,他们便带着被蒸汽之柱控制住的河盗老大和各种行李,登上了靠在渡口的那条船。

——河盗已经被法师们给剿灭了,现在,这艘原本属于河盗的船,自然也成了他们战利品。

说实话,他们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会开船的。但是没关系,他们还有魔法。

收了锚之后,本杰明使用蒸汽之柱,其他法师也出手,各种风系魔法堆上来,终于,大船离了岸,顺着水流,漫无目的地漂了起来。

不过,他们并不在意。

实际上,他们所需要的,其实也就是转移一下地点罢了。

虽然塞拉镇的镇子作出了那么一番表态,但是,通缉令的赏金毕竟还是很高,没准还是会有人告密。可利用这么一艘船,本杰明一行人却可以快速离开塞拉镇。

只要跑远一点,有没有人告密,其实也都无所谓了。

在船离岸之后,他们收起魔法,检查了一下整艘船的构造。从内部看来,这是一艘相当简单粗暴的船,供人睡觉的就是一个大房间,跟运奴船有的一比。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房间,大概有库房、兽笼、船长室……本杰明没工夫一一检查。

——他们也没打算在这艘船上待多久。

随便选了一个房间,本杰明把绑好的河盗老大带进来,关上门,准备开始了解有关驯养魔兽的事情。

一个治疗水球拍到对方脸上,稍微止了一下血,也让意识有些不清醒的河盗老大清醒过来。

“我问你,你是怎么做到让那个魔兽完全听话的?”

河盗老大回过神来,看着本杰明,眉宇之间依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“……如果我告诉你,你会放我一条生路吗?”

本杰明也懒得说谎,摇了摇头,道:“如果你说了,我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。”

顿时,河盗老大又变得硬气起来,说:“那你别想了,你就算再怎么折磨我,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你一个字的。”

“是吗?”闻言,本杰明却一点也没有生气,反而点点头,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亲切微笑,“我也想试试看,以我现在的能力,到底能够搞出多少折磨人的手段呢?”

“……”

大概是伤口又痛了起来,河盗老大盯着本杰明的笑容,忽然打了个冷战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