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七章 “乌鸦”的老大

要挑选一个他们能够长久居住的地方,需要考虑的事情还是挺多的。

首先是要便宜,本杰明还没有富有到可以随便挥霍的地步。其次,他比较偏好人少的地带,枪打出头鸟,保持低调是应该的。最后,他得保证一个非常充足的面积,才能让大家有练习魔法的空间。

这算是比较苛刻的要求了,好在莱利城的特殊性,没费多少工夫,他还是找到了心仪的地方。

眼前的这栋房子,曾经是一家相当大的手工作坊,但在几家作坊的竞争中,这里受到对手诋毁,闹鬼啊诅咒啊各种谣言,作坊的生意渐渐衰败。无奈之下,作坊的拥有者只好把它低价卖出去,卖给别人当仓库。结果没多久,这里又失了一次火,人们也更加相信谣言,这货物都不敢往这边放。

最后,房主以特别低贱的价格,把它卖给了一群佣兵。佣兵团入住之后,倒也没再发生这种事情,但谣言已经盘踞在人们心中。所以,这群佣兵也慢慢地被其他人疏远,日子过得不上不下。

本杰明是不信谣言的,所谓的“不吉利”并不会影响到他。在他看来,这就是一件便宜而又宽敞的房屋,以后会成为他们的避风港湾。

与户主交涉了一番,最后,本杰明用一百二十枚金币的价格,就把这栋容量巨大,还自带后花园的房子给买了下来。

交易完成后,佣兵们还得整理东西,因此,他们约定好两天后交房。本杰明付了定金,拿着字据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里。

随后,他还去了一趟售卖魔兽材料的店,顺手买了些药剂材料,带回旅店,交给队里的两位药剂法师使用。

至于新配方什么的,就不是容易到手的东西了。

从威尔那里,他也了解到在弗瑞登,法师相关的书籍,依旧不是会被摆在店里自由售卖的东西。想要获取相关的知识,还得从其他法师入手,或者说……法师共济会。

关于法师共济会,那两个人掌握的消息不多。他们只知道有这么一个组织,在弗瑞登和卡瑞特斯两国都有影响力,但很少露头。更详细的东西,以他们的层次,显然也是了解不到的。

实际上,在弗瑞登这个国家,法师是个具备神秘感的职业。

不过……法师本来不就应该很神秘吗?

本杰明感觉自己也是要被这里不同国家的设定给搞疯了。

忙活了快一天,回到旅馆之后,他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会。今天接下来的所有时间,除了出来吃饭,其他的基本都被本杰明用在了冥想上。很快,时间进入夜晚,他躺在自己的床上,缓缓地陷入了沉眠。

第二天,瓦利斯带着几个法师,拿着这段时间里制作出的魔药去卖。至于本杰明,今天早上,他也自己一个人出了门。

他带着那根黑色的羽毛,前往了据说是黑帮“乌鸦”的据点。

想要确认请柬的真假,肯定要从这里入手。而对他来说,这场法师集会又非常重要。因此,他也只好找上门了。

说实话,他不担心自己会陷入危险。这里所谓的黑帮,也就只是一个稍微厉害一点的混混群体,处于整个城市的中下层,拿他没办法的。

那个“乌鸦”的老大,会想要和法师拉关系,其实也只是希望通过这种举动,提升自己的影响力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法师的力量,是他们无法对抗的,所以他们才追求。

半个多小时之后,本杰明来到了一条偏僻的街道。他按照系统的指引,走到一扇门前,敲了敲。

吱呀一声,门被打开了一个缝。想了想,本杰明便把那根当作信物的黑色羽毛拿出来,从门缝递了过去。

门后一阵沉默。

本杰明也不着急。在水元素感知法之中,他早就知道,门后的人拿到羽毛之后,露出满脸的惊讶,甚至都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。他连请本杰明进去都忘了,手忙脚乱地往后跑去,似乎想要通知他们的老大。

于是,等了一会,本杰明干脆自己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穿过光线昏暗的走廊,没一会,他便在楼梯口遇见了迎面赶过来的一群人。那群人看见他,显然也愣了一下,不过那个看门的小弟还是认出了他,毕恭毕敬地开了口。

“法师大人,您怎么自己进来了?”

本杰明耸了耸肩,看着为首的那个大汉,道:“你就是‘乌鸦’的老大了?”

闻言,大汉摇了摇头,说:“法师阁下,别着急。我们老大在另一个地方,我会带您去见老大,还请您不要说生气。”

本杰明点了点头,没有吃惊。好歹是莱利城比较大的黑帮,总是狡兔三窟也是肯定的。

随后,那几个人便带着本杰明,上了楼,打开了某个房间中衣柜的密道。他们穿过幽深的密道,十多分钟后,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后花园的地方。

整个花园不大,却打理得不错。本杰明从昏暗的密道口出来,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花香,轻轻拂过的风,以及温暖和煦的阳光。这让他还是有些惊讶的。

这年头的黑帮老大,走的都是文艺路线吗?

怀着满满的吐糟,很快,他发现了这片花园里唯一的身影。

穿着精致的蓝色长裙,外面却罩着一层防止弄脏的围裙,她半蹲着身子,手中拿着一个小水壶,动作慢悠悠的,正对着一丛玫瑰浇水。

那是一个略带贵族气质的姑娘,棕色的卷发扎成马尾,头上却戴着遮挡太阳的草帽。几只蝴蝶在她周围的花丛飞舞,她脚边的草坪上,还停着几只乌鸦。

在本杰明注意到她的同时,她也注意到了刚从密道出来的本杰明。

顿时,她有些惊喜地站起身,面朝他们,伸手拉了拉自己的帽沿,歪过头,露出一个恬静优美的微笑。

几个大汉走过去,对着她鞠了个躬,尊敬地喊道:“老大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