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三章 郁闷的骑士长

兰斯骑士长最近很郁闷。

弗瑞登是以自由著称的国度,肩负着维护这份自由的职责,兰斯骑士长也很清楚,这样一份“自由”存在着心照不宣的底线。

存在于境内的各种教派,一向是国王陛下的心腹大患。毕竟,有霍里王国的前车之鉴在那里,谁也不敢太小看那些看上去默默无闻的小型教派,一个不小心,可能就踩到自己头上来了。

像这一次,莱利城里的一个偏门教派被人给袭击了。本来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,但陛下还是下令,把他和另一个官员派出来,一定要调查出点什么东西。

可……他能查出什么?

案件很简单,一群街头混混袭击了这条街道,烧毁了这里的寺院。而当他们展开调查的时候,那帮混混早就不知道躲哪去了。为首的犯事头目,也吊死在附近的某条街上,自杀了。

如果含糊一点,捧着那家伙的头,兰斯还能把这个案子结了。可惜,陛下的性格一点也容不得含糊,尤其是和教派牵扯在一起,那事情就更严重了。

——他们不把来龙去脉搞清楚,搞点像样的认证物证,就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光是这一点,就足够让他郁闷的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他们便驻扎在这几条街道附近,天天巡逻,时不时突击检查一下,找找有用的线索。然而,每当他试图询问这里的居民时,居民一开口,就是叽里呱啦一堆鬼话,完全听不懂,搞得兰斯更是头大。

这些人在弗瑞登生活这么久,连个通用语都不会说?

关于这个,兰斯是肯定不信的。但是,因为教派问题都比较敏感,他用不了那些强硬手段,所以只能任由那些土著装聋作哑,活生生的线索在眼前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就这样,他们卡在这里,眼看日子一天天地过,进展却一点也没有。同来的官员跟他不对付,过段时间就来恶心他一下。然后他手下那些兵还不安生,前些天和当地的驻军产生了一些摩擦,人家军官都跑过来质问他,可他又能说些什么?还不是低声下气地跟人家道歉。

昨天夜里起来,兰斯发现自己头发都掉了一大把。

时间都过去这么久,找到线索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,他还能怎么破掉这个案子?

回去直接向陛下请罪算了……

放弃的念头,也在他心中越来越鲜明。

然而,就在今天,他手下巡逻的兵却提前回来,说他们抓了个人。

抓了人?是因为找到了线索吗?不,是因为那个人疯疯癫癫,出言不逊,还踢了一脚某个兵的屁股,踢得他那个兵扭到了腰。

“……”

你能想象兰斯躲在房间里,用胶水试着把头发粘回去,却忽然听到这个消息,差点把一块头皮撕下来的时候,那种郁闷的心情吗?

他想杀人。

真的,特别残忍的那种。

“骑士长大人,我们……”

兰斯忍着熊熊的怒火,打断了士兵的话:“脑子呢?你们以为自己是来干什么的?跟隔壁营的士兵打架,没关系,我帮你们道个歉也就过去了。可现在呢?被别人一脚踢断了腰?你们他娘的还当什么士兵!回家养猪算了!”

士兵们慌了,连忙解释:“不!骑士长大人,我们是因为……”

可惜,兰斯并不是听得进解释的状态:“行了!还不快把人给放了!事情要是传出去,你让当地人把我们当什么?当兵的仗势欺人,结果被站出来平民英雄教训了一顿,那些报社的人就爱这么写。还有,这事要是让隔壁营的知道了,我他妈被人笑一辈子!”

“不是的,骑士长大人……”

“够了,有什么好解释的,还不快把人放了,千万别把事情闹大,不然惊动了陛下,连我都得受牵连。”

“不行啊,大人,现在米克尔大人正在审问那个人,我们没办法放人。”

闻言,兰斯愣住了。

米克尔……

那个阴阳怪气老奸巨猾随行官员?

完了。

那家伙本来就是国王陛下派来的随行的监察官,一双小眼睛,时时刻刻就盯着他呢!

现在倒好,这帮废物闯了祸,却正好落到了那家伙手里。这下子,那家伙肯定高兴得屁股都翘上了天,还不趁这个机会,想尽办法把自己整死?

兰斯感觉眼前有点发黑。

可怜他出生入死兢兢业业,好不容易才混到这一步,结果骑士长当了没几年,这就要把位置拱手让出去。他输得冤啊……

你说,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帮手下呢?

“骑士长大人?骑士长大人?你怎么了?”

在士兵们的连声呼唤下,兰斯渐渐回过神来。他看着眼前吓得一抖一抖的士兵,忽然,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,满腔的怒火消失无踪,剩下只有满满的悲哀。

他就是骂得再多,又能有什么用?

也许……也许情况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糕,米克尔并没有问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
他得过去看看。

“你们在这等着,等我回来,再慢慢收拾你们!”甩下这么一句话,兰斯站起身,朝着门外匆匆走去。

莱利城的市长跟他们也不太对付,不愿意让他们在市政厅办事。因此,他们只能就近征用了一间空房子。而这里的地下室,也被他们改建成了审问室。

兰斯穿过走廊,来到地下室,推开大门,却忽然听到了一阵笑声。

顿时,他心中一凉。

这笑声,就是米克尔那种假模假样,装得跟你很熟,但实际上却不知道在背后说了多少坏话的笑声。

他都在审问别人了,却还能发出这种笑声,这说明什么?

兰斯心里感觉越来越不妙了。

走进地下室,眼前的场景却让他感觉有些吃惊。米克尔和一个年轻人相对而坐,似乎正在说些什么,桌上还放着两杯葡萄酒,俨然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。

这可不是审问一般会有的待遇。

“兰斯骑士长,你终于来了。”米克尔看见他,立刻站起身,笑着迎了过来,“我还以为你会因为自己的无能,躲在房间里哭上一个小时再出来,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。身为骑士长的勇气,真是令人敬佩。”

兰斯也深吸一口气,微笑道:“还是米克尔大人厉害,刚一听到消息,就能从三个妓女的床上爬出来,赶到这里。米克尔大人之快,也是我生平最佩服的东西了。”

“过奖了,还是骑士长大人厉害。”

“大人说笑了,还是你厉害。”

“你厉害。”

“不,你厉害。”

“……”

气氛僵硬。

就在兰斯与米克尔二人无声地对视,脸上的笑容越挤越夸张的时候,忽然,坐在另一个位置上的年轻人,似乎终于忍受不了这一切,开口,打破了这个可怕的气氛。

“看来,这位就是负责案件的兰斯骑士长了吧。我叫本杰明,很荣幸可以见到你。”本杰明走过去,把快要打起来的二人拉开,站到兰斯面前,微笑着说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