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八十五章 真真假假的证言

“什、什么?”

听到了这种话,两人间就算有不共戴天之仇,不得不停止争吵,转过身,齐刷刷地看向了本杰明。

可算是拦住了……

本杰明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你们应该也知道,是某个帮派袭击了那条街道。但看你们还一直在调查,就说明到目前为止,你们找不到那个帮派的人,也弄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”

二人相互瞪了一眼。兰斯沉默着,点了点头。

本杰明接着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袭击那里的帮派叫‘老鹰’,你们找不到人,不是因为他们都躲了起来,而是因为,那个帮派其实早就解散了。”

兰斯闻言,想了想,又道:“可是……这和那个教派会造反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关系大着呢。”本杰明立刻答道,“混混的帮派和这里的教派,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件事。会发生袭击,其实也就是因为那个教派其实早就和帮派联合在一起,暗中谋划着什么东西。”

兰斯脸色微变,摇摇头,道:“不会的。这些教派一直有人盯着,不可能跟外界的势力接触。”

本杰明无奈地摊手,说:“有人盯着,未必就不可能发生。况且,这些街头混混真的算在你们所谓的‘势力’范围内吗?会有人特别关注吗?”

顿时,兰斯沉默了,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。

混混就是这样,你说他们无足轻重吧,有时候还真能变成一股力量。但你真要重视他们吧,他们又太油了,怎么样都弄不干净。

实际上,他们的调查一直没有进展,也就是卡在了没有可信的混混线索上面。

“‘老鹰’在袭击街道的当天便解散了。”然而这时,米克尔却忽然开口,缓缓道,“他们原先占据的那几条街道,现在被一个叫‘麻雀’的帮派给占领了。我打探过那个帮派的消息,新成立的,跟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。”

顿时,兰斯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。

“你怎么调查到这些东西的?为什么没有告诉我?”

“这样啊,我还以为靠着骑士长大人的聪明才智,这些事情早就知道了,用不着我特意告诉您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不是吗?”眼看气氛不对劲,本杰明连忙开口,将不好的苗头掐死,道,“一个小型的教派,暗中和一个混混势力勾搭在了一起,这背后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关于米克尔话里的“麻雀”帮派,他并不惊讶。

杰西卡做事很小心,“老鹰”灭亡后,“乌鸦”没有立刻占据那里的街道,而是搞了个傀儡帮派,占着那几条街,等以后再慢慢吞并进来。

现在一看,米克尔没有调查到“乌鸦”身上,也是多亏了杰西卡的小心啊。

“可是,如果他们真的暗中有联系,为什么‘老鹰’反过头来还要袭击那里?他们不是一伙的吗?”兰斯又问道。

“因为他们之间产生了裂痕。”本杰明理所当然地答道。

而在他的心中,则是陡然升起一股紧张感。

接下来,就是考验撒谎功力的时候了。

“具体的裂痕,我也无从得知。而我知道的是,在一次不愉快联系过后,那个教派的人便杀死了‘老鹰’的首领,还往头颅里面装上,送到了‘老鹰’的据点。之后,那帮混混当然怒不可遏。他们不知道首领和教派暗中的联系,但通过一些蛛丝马迹,他们还是猜到了是谁下的手,所以,便有了火烧寺院的那一幕。”

撒谎,最重要的就是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九句真话里面掺上一句假话,再精明的人也不可能分辨出来。

实际上,他就是把他和“乌鸦”做的一切,嫁祸到那个教派身上罢了。

“‘老鹰’活动的那几条街,确实有人说,在袭击发生的那几天里听到了爆炸的声音。”米克尔的调查,也从侧面印证了本杰明的话。

兰斯闻言,点点头,又道:“法师阁下……冒昧问一句,您为什么会对这些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“因为我刚来莱利城没多久,就和那个教派产生了些瓜葛。”本杰明撒谎依然面不改色,“你们如果去法师共济会问问看,就会知道前几天,我刚刚开启了一个非常危险的遗迹。那个遗迹和教派的关联非常多,可开启遗迹的道具,却是我用一些手段,从‘老鹰’的首领手里弄到的。”

“遗迹吗……”

顿时,兰斯陷入了深思。

本杰明也从他们的表情判断出,法师共济会并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那样,向弗瑞登官方的人作出警示。

那么……是什么东西在从中作梗呢?

答案已经很明显了。

本杰明把这些事情先抛到脑后,继续道:“拿到开启遗迹的道具后,为了探索遗迹,我提前做了很多准备,其中就包括调查遗迹的来历。于是,我就调查到了那个教派身上,一不小心,便发现了那个教派和‘老鹰’之间的秘密。我本来想让法师共济会的人警告你们,但考虑了很久,最后,还是决定亲自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们,希望对你们有帮助。”

兰斯叹了口气,似乎有些苦恼,但还是笑了笑,说:“非常感谢,这确实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本杰明点点头,格外诚恳地说:“毕竟身为法师,我也不希望弗瑞登最后变成像霍里王国一样的下场,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。”

米克尔也微笑道:“阁下真是有心了,我们代表陛下感谢您的这份忠诚。”

想了想,本杰明又补充了一句:“关于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会造反,因为我在遗迹中遇到的一切,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。如果你们不相信,也可以去问问法师共济会的人,他们会告诉你们那个遗迹有多可怕的。”

兰斯闻言,拍了拍本杰明的肩膀,从椅子上站起来,说:“非常感谢阁下的帮助,我想,我得到我需要的信息了。”

本杰明也站起来:“那就好,我也没有更多的消息能告诉你们了。”

嗯……该说的都说了,他差不多也该离开了。

至于这两人会不会相信他的话……毫无疑问,没有被验证过的证词,他们肯定半信半疑。况且,光凭一番话就要灭一个教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?

他们需要实质性的证据。

因此,本杰明的工作其实还没有结束。

剩下的部分他已经想好——他要让这两人把本杰明编造的“真相”亲手调查出来。毕竟,别人话始终是别人的话,人们往往更相信自己调查出来的东西。

至于证据,那个教派本来就图谋不轨,自然会露出些马脚来。当然,如果这两人还是查不到东西,本杰明也不介意帮他们制造一份“证据”出来。

总之,他要把那帮人搞死,那帮人死定了。

“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帮助,也可以来找我。我相信你们知道该怎么找到我。”他接着道,“我也想多留一会,但还有冥想的功课没做,就只好先走一步了。”

“我来送送您吧。”米克尔微笑着走上来,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不好拒绝,干脆点了点头。

兰斯对着本杰明笑了笑,当作告别的示意,双手则撑在桌子上,仿佛陷入了深思。

就这样,本杰明与米克尔一道离开了地下室,还顺便用治疗水球,把那个扭到腰的士兵治好,免不了又惹来一阵惊呼。

最后,米克尔送他到门口,二人热情地告别。本杰明转过身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