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九十一章 治病还是驱邪?

一般来讲,治疗水球或者生命之水这类魔法,在和人的表皮接触之后,会很快被身体吸收,以此达到治疗的效果。

不过,杰西卡显然也不是一般的情况,所以本杰明打算从嘴巴直接她灌进去。

麻烦的是,她这种状态比较奇怪,水灌进她的口中,却没一会就会自己溢出来,完全咽不下去。看样子,那股绿色的能量入侵之后,还给她上了一层防护锁。

得用点强硬手段了。

想到这里,本杰明给伯纳使了个眼色。

顿时,伯纳呆住了。

“法师大人……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

本杰明像个面瘫多年的外科医生,无悲无喜地点了点头。

于是,伯纳也只好走上前来,先是朝着昏迷的杰西卡鞠了个躬,口中念叨着“别怪我”“都是为了救你”之类的话,然后伸手,把杰西卡的头抬高,用力捏着她的脸颊,迫使她张大了嘴。

本杰明则在一边,配合着往她口中倒了一些治疗水流。

水倒进去之后,不知道是本能还是绿色能量使然,她再次开始把水往外吐。而这时,伯纳则是心一横,用力地把杰西卡的下巴按回去,不让魔法形成的水流出来。

然后,他把杰西卡整个人都拎起来,像要把一瓶可乐的气泡全部摇出来一样,疯狂地开始上下甩动杰西卡。

——不得不说,伯纳虽然瘦削,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,力气是真的大,杰西卡被他摇得跟个筛子似的。

“呜啦呜呜噜噜……”

一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,有点像那种溺水时的声音。本杰明不忍卒视地转过头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顺便让自己不要笑出声。

大概摇了十多秒。

伯纳把杰西卡放下来,松开下巴,忐忑地看过去。

还好,那些水终于被她给咽下去了。

本杰明也开启水元素感知法,仔细观察她的状态。只见,她的周围的水元素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,时而逸散,时而聚集,仿佛她身体内正在进行着什么斗争一样。

见状,本杰明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“不错,这招有用。”他拍了拍伯纳的肩膀,“继续来。”

伯纳深吸一口气,再次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,掰开了杰西卡的嘴巴,配合着本杰明,继续往她嘴里死命地灌水……

说起来,他们这种治疗方式,动静还挺大的。

走廊那头,几个守夜的“乌鸦”帮成员都被惊动。带着古怪的神情,他们来到房门外,听着房中传出的各种声音,面面相觑,露出匪夷所思的眼神。

“里面……到底……在干什么……”

半个小时后。

“可以了,她现在已经没事了,再过一会应该就能自己醒过来。”

在重复了七八次灌水、摇匀这个过程后,杰西卡张开嘴,忽然,一股绿色的气体飞出来,像麻雀一样在房间里横冲乱撞,差点就要撞上伯纳的身上去。

本杰明见状,灵机一动,拿出了羊皮纸。

羊皮纸刚一出现,绿色气体便像是接到了命令一样,一个掉头,直奔本杰明,最后,被完完全全地吸收进了羊皮纸之中。

二人见状,也松了一口气。本杰明走过去,确认了一下杰西卡的状况,便像个手术结束的医生一样,宣布了这次治疗的成功。

“呼……”伯纳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,对着本杰明连连鞠躬,“谢谢法师大人!谢谢法师大人!”

本杰明摆了摆手,说:“应该的。”

伯纳又连着道了好几声谢,忽然停下来,脸色微变,道:“对了,那个……法师大人,您不会告诉老大我们是怎么把她救回来的吧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伯纳又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本杰明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。

这些话,还是留到真正完事的时候再说吧。

他们还没到可以闲下来的份上。

伯纳不是说了吗?晕倒的人有好几个。没办法,他们得一个一个全救下来,肯定不能只救这一个啊。

亲眼看到了那种横冲直撞的绿色气体,那个教派在本杰明心目中的危险程度又上升了好几分。绿气这么诡异,要是剩下的人放任不救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他们会死?会一直昏迷?还是会逐渐绿化成被那些人控制的僵尸?

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,防止生化危机这种崩坏的情节出现,这个夜晚,他们确实还有的忙。

因此,二人离开房间,继续往其他躺着病人的房间走去。经过走廊时,几个守夜小弟看他们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,不过这种细枝末节,本杰明自然也懒得在意。

莱利城的夜色,在惨淡的雾影中愈发浓重。

就这样,剩下晕倒的人总共有三个,二人驾轻就熟,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终于将他们一一治好。

所有乱窜的绿气,也乖乖地回到羊皮纸中。然而,那卷羊皮纸看上去却依然平凡无奇,老旧而又不起眼。

本杰明也不得不把它用冰封起来,小心收好。

这东西太诡异了,简直就跟个定时炸弹一样,谁知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能力。反正,总有一天,他绝对要把这东西彻底处理掉。

“应该没有其他碰过卷轴的人了吧。”他拍了拍伯纳的肩膀,说,“既然如此,时间也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伯纳却拉住本杰明,道:“法师大人,您最好还是在这边留宿,明天再回去。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,外面不太安生,一到深夜三四点就会有很多士兵冒出来。”

士兵?

本杰明转过头,往窗户外面看去。

夜晚的街道空荡荡的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想了想,他使用水元素感应法,在这附近扫视了一遍。没想到,这一看之下,收获的目标居然比他想象中还要多。

房屋内、建筑缝隙、屋顶……这些十分隐蔽的地方,躲着总共十个身穿军服的家伙。他们神情谨慎地东张西望,一双眼睛在黑夜中扫来扫去,就跟暗中盯梢的警察似的。

本杰明也吃了一惊。

这是……兰斯骑士长手下的人?

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盯梢?

沉默片刻,他忽然开口,极为严肃地问道:“这帮盯梢的士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总共盯梢的范围有多大?”

伯纳答道:“是从昨天晚上开始的,范围非常大。不止我们帮派,附近好几个帮派的街道都被盯了。昨天夜里,他们抓了我们不少兄弟,现在还没有放出来。”

听了这话,本杰明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还好,不是针对他来的。

刚知道兰斯在盯梢“乌鸦”这几条街道的时候,本杰明差点以为,自己和“乌鸦”的关系暴露了。他以为兰斯怀疑到了他身上,所以才在这里盯梢。

不过,既然是在大范围地盯梢,那就说明兰斯骑士长什么都没发现,还在想办法寻找线索。

没发现就好……

本杰明也很快恢复冷静,理清思路。

很显然,兰斯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本杰明当时的证言。因此,他没有把矛头对准那个教派,而是在帮派和混混这边找线索。

本来,本杰明还觉得这位骑士长挺好骗的。现在看来,他那个进一步的嫁祸计划还真是有先见之明。

“嗯,这种状况下,我确实不好直接离开。”想到这里,他点了点头,说,“你们这里还有空房间吗?我凑合一晚上。”

伯纳连忙点头,道:“当然有了,法师大人,您跟我来吧。”

就这样,为了不让自己和“乌鸦”的关系暴露,本杰明没办法,也只能在他们的这个据点凑合一晚上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