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王权的意义

“不过,我们在这里说些丧气话也没用,对吧。”奥德里奇忽然摇了摇头,又拉家常般地问道,“对了,本杰明法师,你不是说你是来自伊科尔的法师吗?你的家乡是哪?”

要开始翻户口本了吗?

本杰明不知道对方用意何在,但他也不能漏了怯。

“南边的哈克镇,本来是山里面一个不起眼的小镇,但因为帝国分裂时的一些变故,现在……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说着,他还露出了些许的伤感神情,缅怀着那个并不存在的故乡。

“抱歉,提起了你的伤心事。”奥德里奇有些惊讶,连忙道,“不过,你现在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法师,相信你死去的乡亲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。”

闻言,本杰明皱了皱眉。

“不,他们又没死,只是全都搬走了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奥德里奇被这个回答一下子噎着了,面色尴尬,说不出话来。

本杰明见状,也在心中暗笑。

虽然只是唇枪舌剑飙一飙演技,但是,只要能让对手在这个过程中吃瘪,他还是很乐意的。更何况,他的故事精心修改过多少回了,又怎么会让别人看出破绽?

事实上,本杰明也打算开始反攻了。

“奥德里奇法师,能给我讲师共济会的事情吗?”他也用对方那闲聊般的语气,问道,“我之前一直生活在伊科尔,自从帝国分裂,这边的事情就什么都不清楚了。法师共济会到底是怎么成立的啊?”

奥德里奇犹豫了一下,说:“这个……那就说来话长了。”

本杰明则一脸友善地道:“没关系,长一点才好。你不是还要等着陛下的审问结果吗?我也没什么事,就在这里陪你等着吧。”

“那……既然你这么坚持,好吧,你想听什么?”

本杰明立刻问道:“最初的法师共济会,究竟是怎么成立的?”

排除掉那些演戏的成分,实际上,这还真是件他挺想知道的事情。

“最初的话……是由帝国分裂造成的,也可以说是由我促成的。”奥德里奇叹了口气,眼睛望向远方,似乎在回忆什么,“当时,法师公会的会长带着大批法师,拥护公主,成立了伊科尔。而他们的离开,也带走了整个法师公会的大部分财富,留下来的法师都很茫然。我也很茫然,不知道会长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我作为副会长,总得站出来做点什么。”

“当时,我跟大王子殿下和二王子殿下都有过联系,想要重组法师公会。大王子殿下并没有对我这个提议表现出什么兴趣,但二王子,也就是弗瑞登的国家陛下,却非常支持我的想法,甚至给予了不少帮助,提出了‘共济会’这个想法,听上去也显得冠冕堂皇不少。法师共济会总是宣称不参与俗世斗争,但实际上,你也知道我们会在分歧产生的时候偏向哪一方。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倒是有点惊讶。

法师共济会的成立,居然还是由弗瑞登的国王促成的。

那……在国王听到法师共济会背叛了他的时候,本杰明有点难以想象,他当时不算太大的反应下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?

“陛下帮助下才建立起来的法师共济会,结果现在却出现了叛徒。陛下的心情,想必会很沉重吧。”终于,本杰明开口,试探到了眼下的事件上。

“是啊。”奥德里奇点了点头,说,“我也没想到,今天晚上的刺客,居然是我们自己内部走出来的。”

……真的没想到?

不过,面对这种年纪比自己大不知道多少岁的人精,本杰明感觉,自己似乎看不出什么破绽的。

从奥德里奇出现再到现在,整个表现,他都呈现出一种他是无辜的、今晚这起袭击他毫不知情的状态。本杰明光是这么看着,都忍不住要相信他了。

只是……

“这么说或许有些失礼,但是法师共济会的内部管理也太松散了吧。”想到这里,本杰明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,“一场策划了三个月的行动,却没有一个人提前发现线索。奥德里奇法师,您一定要加强管理啊!”

奥德里奇闻言,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我以后肯定会的。”

说完,他也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却没有要再解释下去的意思了。

“……”

本杰明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……然后呢?

说了一句以后会改进,就算是把这一页掀过去了?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,为什么那帮人准备了三个月,他身为会长却什么都不知道吗?

然而,奥德里奇并不打算解释。

也因此,本杰明心中有些动摇的想法,再次肯定了下来。

毫无疑问,他不是不想解释,而是解释不了。整个法师共济会都在他眼皮子底下,真有什么事情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说不定就是他策划了今晚的事件。

没错,奥德里奇,或者说整个法师共济会,就是背叛者。

意识到这一点,本杰明也只能在内心提起更多警惕。

他可不能让奥德里奇发现自己的小心思。

因此,接下来他们二人的对话,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闲聊。本杰明表现出一种“虽然我不想加入你们,但我觉得你们很棒”的态度,表现出对法师共济会的敬重,而把敌意小心地藏在了自己心底。

就这样,一个小时后,国王似乎完成了犯人的审问,脸色沉重地回到了议事厅。

本杰明二人也停止了闲聊。

“陛下,您发现了什么?”奥德里奇行了个礼,开口问道。

国王却摇了摇头。

“嘴巴挺硬的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开口。留给审讯官慢慢磨,总会磨出来的。”他看上去似乎不太高兴,忽然道,“奥德里奇法师,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?法师共济会内部出现了这么大的乱子,你之前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?”

虽然他的语气波动不强,但那种上位者的质问感,已经深深地显现了出来。

本杰明也有些惊讶。

国王这是……要兴师问罪?

而奥德里奇居然也乖乖地低下了头,道:“是我无能,没有管理好法师共济会,才导致了这一切,请陛下恕罪。”

“既然你也知道,那你之前为什么不管好手下的法师?”国王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“三个月的策划,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,你却什么也没发现。奥德里奇法师,你让我很失望……”

国王一数落起来,甚至有种滔滔不绝的感觉,声音中带着怒气,与之前判若两人,就这么一直骂了下去。

而奥德里奇,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了,也就站在原地,跟个小学生似的低着头,乖乖地挨骂。

本杰明看得目瞪口呆。

说真的,奥德里奇如果想杀国王的话,甚至一秒钟都不需要吧?

可他还是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地承受国王的所有怒火。

那一瞬间,本杰明忽然明白过来——这大概就是“国王”这个简单的词语背后,代表着的深远意义。

是啊,奥德里奇可以杀了国王,但这对他却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虽然本杰明还看不透奥德里奇的计划,但是,他也在心中渐渐意识到,这个苍老法师想要的,或许就是窃取“弗瑞登国王”这个名号所蕴含的巨大力量。不管他是为自己而窃取,还是为了别人。

而眼前的这一幕,就是权力的纷争中,遵守游戏规则的一个缩影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