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三章 落魄的佣兵

能够拥有参加“七日地狱”的资格,毫无疑问,巴罗拥有远超常人的实力。

他自己也深信这一点。

他经常觉得,自己和那些大佣兵团里的人相比,不过是那些人的出身好。自己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,也没有钱买魔药喝,所以才沦落到这种地步,变成一个打黑拳的佣兵。

实际上,他一年前才接触到这个行当。当时,他在赌场待了一夜,输掉了自己所有的家当,还错过了佣兵团的集合时间。当他满脸绝望地去找团长时,却被团长一口唾沫啐出门外,从此踢出了原有的佣兵团。

他的大剑、他的盔甲……所有的东西,都被用来抵押那沉重的赌债,可是还不够。他失去了所有朋友,老婆带着孩子连夜溜走。当赌场的人过来找他的时候,他正在敲邻居家的门,想借一条绳子上吊。

“想死啊?那就自己去感受一下死亡的滋味吧。”当时,赌场的人揪着他的领子,对他这么说道。

就这样,巴罗踏上的打黑拳的道路。

这一年的时间里,他总共打了六场黑拳。也就是说,他活过了六场生死搏斗。其中有三次,他从生死边缘徘徊过来,差点倒在了那个充斥着血污的擂台,再也站不起来。

可即便如此,他依然没能还清自己的赌债。

巴罗悔不当初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欠下了那么多债,自己当初赌红了眼的时候,赌场的人却甚至未曾提醒过他一句。

可后悔已经失去了意义,他只能不断地上台、赢钱、养伤……赌场的人把他盯得紧紧的,伤一养得差不多就上场,然后又受重伤,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。

直到前一个礼拜,赌场的人告诉了他“七日地狱”的事情。他也怕死,可那五千金币的赏金,却让他看到了自由的希望。一次次的黑拳,不也都是他拿命撑下来的?那些人告诉他,只要他参加“七日地狱”,得到的赏金就能还清他的赌债。

——他可以重获新生。

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,最终,巴罗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然而,他也没有想到,所谓的“七日地狱”只是满足有钱人变态的狩猎场。成倍的人数包围着他们,甚至还有法师参与其中。他们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像个猎物一样,乖乖地被赶进这片象征着死亡的森林。

德瑞克说他们只要撑过七天,钱就是他们的。可是,他们真的能撑过去?

最开始的时候,他们只是用不了双手,一个劲往里逃就行。可是之后呢?他们没有食物,手也恢复不过来,每天嚼嚼树皮,还能够在那些有钱人的猎杀之下活下来吗?

巴罗知道自己已经必死了,可他还是在逃跑。说了再多豪气干云的话,归根结底,真的没有人想死。

他经历过的每一次濒临死亡,都让他深切感受到,活着是一件多他妈美好的事情。

可是,他没有想到,自己甚至还没有开始逃跑,就被一个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再次制住了。

骤然的狂风把他吹翻在地,突然结成的坚冰将他死死冻住,再也迈不开一个步子。他很清楚,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法师,而他既没有武器,也没有双手,拿什么对抗一个法师?

他像个待宰的牲口,只能绝望地抬起头。

然而,他看见的却不是“猎人”,而是与他们同为“猎物”的那个最瘦弱的家伙。

那一瞬间,巴罗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会转了。

这家伙……是个法师?

他和这个人是坐同一辆马车来的。一开始的时候,他还怀疑这人是怎么拿到参加资格的,来了和送死有什么区别。他怎么样也想不到,一个法师,居然会混在他们的队伍里面,在那些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入了这片树林。

而且,那个人还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“我问你,你想不想重拾你的刀剑,把外面那些傻逼统统砍成碎片?”

天空在年轻人的背后,将那个浮在空中的身影镀上了一圈光边。如果不是对方的用词有些粗俗,巴罗甚至以为,是不是什么神灵附在这个人身上,要来拯救他们。

可……他还是无法相信。

“是、是神来救我们了吗?”

巴罗很想抽死说出这句话的自己。可是在那一刻,他实在太过绝望,绝望得他那庞大的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。

“没有神会关心到这个世界的阴暗小角落。”对方却说,“能救我们的,只有我们自己。”

那一刻,巴罗终于清醒过来,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不只是他的幻想,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他眼前的奇迹。

一个混在“猎物”中的法师,来到他的面前,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
他还能怎么回答?

“我、我想!”他脑子一热,声音大得连自己都吓了一跳,“我想把那些傻逼统统杀光!我……我想活下去!”

他恐惧自己冲动说出的话冒犯了对方。幸好,对方看上去很高兴,朝着他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可以把你的双手治好,还可以给你武器,但是,你要付出代价。”对方继续道,“我会在你的身上种下诅咒。从此以后,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。只要我一个念头,就能让你生不如死。你明白吗?”

听到这里,巴罗有些失魂落魄。

他不明白诅咒是什么,可是他清楚,自己获得了生命,却又要再次失去自由。

“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,我不会奴役你,不会强迫你去做必死的事情。只要你忠诚于我,我反而会让你的日子过得比较舒服。”对方可能是见他迟迟没有回答,接着说道。

闻言,巴罗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自由这个东西,他已经失去了太久,或许他根本就不配自由下去。庸俗如他,只是希望能活下去,活得再窝囊也要活下去。

于是,对方露出满意的表情,挥了挥手。

冻住他的坚冰消失,反而出现了无数神奇的水球。水球将他包裹住,渐渐地,两只手臂传来的疼痛感消失。他惊喜地发现,自己又可以挥拳头了!

随后,一把完全由冰做成的大剑,落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那个……你先凑合着用吧,可以用布条把手裹住再握剑,免得冻伤。很快我就会给你找把真正的剑。”

巴罗站起身,看了看天空中的那个身影,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把冰剑,不知道为什么,眼眶一热。

好像……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了。

仿佛回到了在佣兵团的那些日子,他还没有被赌博毁掉,往日的错误做梦似的被一笔勾销。他低贱到下水道里的人生,获得了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还在磨蹭什么?”对方却催促道,“快点,我们还有二十多个人要救呢!”

巴罗一怔,忽然回过神来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他撕下衣服的一角,包裹住手掌,然后拔起了插在地上的冰剑。

“我……准备好了。”他开口,不知道为什么,紧张得跟他第一次参加佣兵任务似的。

可能是他表现得太明显,对方看出了他的紧张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对方没有继续催促他,反而回过头,忽然对着他善意地笑了笑。

“对了,你可以叫我本杰明。”那个人这么说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