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章 惊变

“本杰明法师,你冷静一点,有话好好说。”此时此刻,被挟持着的国王也开口,忍住痛苦和恐惧说道。

“即便我想好好说,你们也不会给我机会吧?”本杰明冷哼一声,反问道,“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,已经有多少神父被你们偷偷运进了弗瑞登?”

此言一出,奥德里奇和国王都沉默了。

而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“把窗户打开吧。”本杰明见状,没有半分惊讶,只是平静地道,“放我出去,我就饶了国王这一命。”

奥德里奇眯起眼睛:“就算你今天跑了,总有一天,我也会把你抓回来的。”

“开门就是了,废话那么多。”

奥德里奇沉默片刻,终于,一挥手,将封闭住窗户的石壁一点点散去。通向王宫宽敞后院的出口,终于再次显现在本杰明眼前。

本杰明也露出激动之色。

他一边挟持着国王,一边警惕地踩上了窗沿,准备跳窗离开。

然而,就在此刻,一股诡异的魔力波动,却忽然从窗户上传出来。正准备跨窗而出的本杰明,却忽然感觉仿佛有一座山,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让他的动作一下子迟缓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本杰明眼神一变。

封住窗户的石壁似乎是消散了,可分解开来的土元素却没有散去,依然徘徊在窗户周边,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重力术的陷阱,将想要通过的他一下子压制住了。

这一变化最初没有任何魔力波动,本杰明对土元素也不敏感,所以在第一时间没有发现。

奥德里奇也冷笑道:“你真以为,我有这么容易让你离开吗?”

那一刻,本杰明面色一冷,手中的冰匕首立刻朝着国王的脖子压去。

然而,他却发现,聚集在周围的土元素不禁钳制了他的行动,也让他想要活动一下手腕,都变得格外艰难。匕首的划动,甚至只在国王的脖子上划出了一白痕,连血都看不见。

而另一边,低沉的咒语声也从奥德里奇口中传了过来。

本杰明认出了这个魔法。

风束斩杀,算是高级魔法里单点杀伤力最强的一招——压缩大量的风元素,形成极细的一道风线,在无声无息之中,便可以穿透任何护罩,一击毙命,在敌人的喉咙处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血洞。

感受到整个房间里忽然卷起的狂风,本杰明也意识到,自己绝对挡不下这一击!

——他现在无法动弹,无可闪躲。风线又极为灵活,完全可以绕过国王,从任何角度在他身上一穿而过。

麻烦了……

情急之下,本杰明赶忙念出咒语,召唤出一个水球,想要将奥德里奇包裹进去,利用禁魔水球的干扰能力打断对手的吟唱。

然而,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在奥德里奇的吟唱过程中,无数的风元素聚集,在他身边形成了一阵狂风。水球想要靠近,却被风吹得变了形,接触到对手都格外艰难,就更不可能将奥德里奇包裹其中了。

本杰明见状,却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。

一个水球不行,那就两个、三个……短暂的时间里,整个房间差点被水给淹没了。除了吟唱中的奥德里奇有狂风守护,连本杰明和国王都被水淹没其中。水流的冲击下,本杰明感受到的束缚也在慢慢减弱。

“陛下!陛下!出了什么事吗?”门外传来仆人不停的敲门声,但此刻,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些了。

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吟唱中的奥德里奇身上。

一般来说,高级魔法的吟唱时间都是比较久的,本杰明通过水流的不断干扰,应该能够打断对手的动作。然而,眼下的情况却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大概也就吟唱了十几秒的时间,奥德里奇便猛地睁开眼。漠然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剑,穿透房间里的重重水流,看向了本杰明。

那一刻,本杰明呼吸一窒。

“到你发挥的时候了!”他毫不犹豫地在心中喊道。

与此同时,一阵隐晦却异常强大的魔力波动,本杰明身前的水流骤然分开,像是被什么隐形的东西一头扎了进去,冲出了一条细窄的隧道。

正是奥德里奇召唤出来的风线。

那玩意冲得极快,眨眼之间,就来到了本杰明的眼前。以一种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,它没有任何停顿,对准本杰明的眉头,一穿而过!

轰!

激荡在房间里的无数水流,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,突然崩溃开来,化作漫天水花,朝着房间里的所有人迎头打来。

与此同时,无数的碎冰细末、数道带着湿气的狂风……它们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个房间之内,与崩塌的水花一起,朝着四周纷飞扩散开来。

那一刻,奥德里奇也不由得眯起眼睛。尽管有护罩的保护,他的视线还是被阻挡,眼前只剩下一片蓝白混合的世界,犹如诡异的抽象化作。

“怎么……没死吗?”

他眉头紧皱,喃喃自语道。

风束斩杀的威力,他再清楚不过了,哪怕是那些精神力的老法师,想要抵挡都会手忙脚乱,就别提眼前这个年轻人了。

对手的实力,他刚刚也试探过,放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还算出色,但真要跟他们比起来,恐怕还差了不少,绝不可能挡下这一道致命的风线。

那……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正当他出手,将这些碎冰水花驱散时,忽然,又是一声巨响。

奥德里奇眉头一皱,马上加快了自己的速度。

只见,漫天的冰渣和水花散去后,只见,整个房间内一片狼藉。桌椅被冲得东倒西歪,吊灯也打碎了,弄出一地的玻璃渣。国王倒在地上,发出有些无力的。

而房间靠外的墙壁上,此刻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大洞。

刚看到这个洞口的时候,奥德里奇愣住了。

他……他跑了?

整个房间之内,本杰明已经不知所踪。除了国王大腿被刺伤的血迹,也没有其他诸如被风线爆头出来的脑浆之类的东西。

奥德里奇感到异常震惊。

怎么可能?

他匆匆忙忙地往外面看去。漆黑的夜空中,他望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正在飞速地朝外飞去。

顿时,奥德里奇眼神一变。

想跑?没门!

确认了国王没有性命之虞,他立刻使出飞行术,纵身一跃,追了出去。

而在这个异常狼藉的房间内,伴随着猛烈的敲门声,终于,门外的仆人和侍卫也踢开锁住的房门,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。

“陛、陛下!您没事吧?”

他们慌慌张张地把国王扶了起来。

国王摇了摇头,缓过气来,立刻抓着一个侍卫的衣服,大吼道:“快!把整个雪迪城给我封闭起来!所有人都守在哨台上,有人飞出去,立刻禀报!”

“怎、怎么……”侍卫还没反应过来。

“还在犹豫什么,快去啊!”国王暴怒地吼道。

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,侍卫们连忙一口答应,匆匆离开,执行国王的命令去了。

“陛下……您的腿……”仆人则是扶着国王,看着大腿处深深的伤口,以及快被鲜血染红的整天裤子,露出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国王见状,有些虚弱地摇了摇头。

“……慌什么,我没事,带我去找医生。”

仆人愣了愣,也立刻忙不迭地点头。

然而,就在此刻,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再次从他们身后传来。

“话别说得太早,你马上就有事了。”

伴随着两道尖锐的冰刃,国王和仆人都是一愣,随即,相继倒地。本杰明从房间的衣柜缓缓走出来,神情漠然,手中拿着一面小镜子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