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五章 都城火刑

半天前。

“奥德里奇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时间接近傍晚,夕阳在天空中晕开,犹如一张被血染红的纱布,映衬着寂静无声的王宫。王宫像一座冰山,沉沉死气,一动不动地面对着王宫街道外的喧闹人群。

流言愈演愈劣,当地的官员和民众已经聚集在王宫之外,高喊着我们要见陛下。弗瑞登各地的军队也蠢蠢欲动,不少将领偷偷回到雪迪城,递上密信求见国王。

此刻,奥德里奇和一个身穿紫袍的主教,站在王宫之内。他们望着窗外混乱的都城,神色却平静得有如结了冰的湖水。

“维克托主教。”奥德里奇转过头,“我一生都在为这一刻准备着。”

主教闻言,无声地点了点头。

他们也不再往窗外看去,一同转身,走出了房间。

房门外,王后和几个侍女站在那里,看见二人走出来,有些畏惧地低下了头。

“王后殿下。”

奥德里奇慈祥地笑了笑,走过去,握住她的双手:“马上就要开始了。弗瑞登的未来,以后就只能交给您和维克托主教了。”

王后沉默片刻,忽然用力,把双手从奥德里奇的手中抽了出来。

她捂着自己的肚子,没有说话,静静地点头。

面对王后有些抗拒的姿态,奥德里奇没有生气,反而露出慈爱的眼神。老得耷拉的眼睛,又端详了王后两眼,。

“愿神庇佑你。”

说完,他转过身,朝着走廊外走去。

紫衣的主教、眼角似乎有泪痕的王后、低头不语的侍女……所有人都跟在奥德里奇身后,无声地朝着前方走去,仿佛葬礼中穿着孝服的两排送葬人。

奥德里奇走在最前面。阳光落在他皱纹密布的脸颊,像在勾勒一幅山峦图画。

十分钟后,他们来到了王宫的门口。

此刻,整个队伍已经壮大许多。数名亲卫、几个有威信的官员、一名将军……人虽然多了,但是依旧排列得十分整齐。而站在最前方的人,也从奥德里奇换成了王后。

王后穿着黑色的素裙,戴着黑纱,时不时拿出手帕,擦去眼角的泪痕。

而奥德里奇,此刻却脱去了整洁的法袍,白发凌乱,衣衫狼狈。他的双手被铁链捆在身后,身上还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禁魔铁链,使得他衰老的身躯每迈出一步,都显得格外艰难。

几个士兵押着他,跟在队伍的最后面,发出一阵又一阵铁链摩擦地面的刺耳响声。

“王后殿下,您准备好了吗?”

在他们踏出大门前,主教被王后的身后,低声问道。

王后转过头,看了一眼被抬在队伍之中的华丽棺木,深吸一口气。

“……我准备好了。”

伴随着一阵嗡鸣,眼前的大门被打开。

夕阳的余晖和喧闹的人群一起,涌进王后的眼帘。王后忍不住抖了抖。她静默了几秒钟,摸着自己的肚子,迈开步子,重新向前走去。

王宫外的人群,也在王后出现的那一刻骤然安静下来。

“……王、王后殿下?”

一些官员和民众把她认了出来。

王后没有在意。从她走进人们视野的那一刻,她便微微抬起头,双手交叠,露出平静的神情,以一个王后该有的姿态,无声往前走去。

寂静的人群分出一条道路。

王后继续往前走,直到街道的中央,才停下脚步。

在她身后,长长的队列显露在民众眼前。

而在队列之中,最显眼的无疑就是那间棺材。

民众看着那间透明的棺材,看着棺材中摆满的鲜花和“沉睡不醒”的国王,一时间,无数倒吸气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“陛、陛下……”

围在这里的人群,忽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从内圈到外圈依次单膝跪了下来。他们重重地低下头,右手握拳放在胸前,脸上带着悲恸的神情。

王宫外的长街,从未弥漫着如此压抑的气氛。

这时,王后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前赫森帝国,老国王的二王子,弗朗索瓦?赫森,我们的弗瑞登的国王陛下,驾崩于六日前,新历九年九月初。”她的声音仿佛压抑着悲痛,却听上去极为响亮,“我的丈夫……他守护着我们的国土与自由,守护着我和我们的女儿,最后,享年三十四岁。”

枯叶簌簌地落下。一股难以抑制的哀伤,在人群之中弥漫开来。

有人甚至开始了抽泣。

“然而,我的丈夫并不是死在了与疾病和敌人的搏斗之中,而是死于背叛。”王后的声音继续回荡,“就如大家这些天所听到的一样,奥德里奇,法师共济会的会长,我丈夫最信任的子民,其实是一位伊科尔派来的奸细。是他杀死了国王,杀死了建立弗瑞登的英雄,更想要摧毁我们来之不易的和平。”

伴随着她的话,押着奥德里奇的两个士兵,也把人从队伍的最后带到棺材旁边,一把推在了地上。

奥德里奇浑身捆着铁链,倒在地上,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无力地颤抖着。

民众抹了抹眼泪,看着奥德里奇,各式各样的声音再次从人群之中传出。

“传言……传言居然都是真的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太可怕了……他居然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?”

“杀了他!杀了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!”

王后转过身,漠然地注视着奥德里奇,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情绪,却比畏惧仇视快意还要复杂许多。

沉默片刻,她摆出一个安静的手势。

等到周围的人群渐渐平静下来,她才再次开口:

“六天前,他杀死了陛下,想要控制住王宫,把整个弗瑞登都当作献给伊科尔的礼物。幸好,在那样危急的关头,或许是天神还没有抛弃我们,一位朋友站出来,制止了他的恶行,没有让这一切酿成更大的悲剧。”

说着,她对着紫衣的主教伸出了手。

“维克托大主教。他打败了奥德里奇,阻止了叛徒的阴谋,将我们的国家重新还给了我们。如果不是他,我和我的女儿,还有我腹中未出世的孩子,此刻已经是三具冰凉的尸体。”

民众们面面相觑,满脸愕然。

也不知道,他们愕然的究竟是教会“拯救”了他们的国家,还是王后怀孕这个消息。

主教却只是站在原地,眼眉低垂,一动不动。

“从前,我们对他们有着诸多误解。可是现在,他救了我和我孩子的命。”王后说到这里,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有些哽咽地继续道,“作为一位母亲和妻子,我不能忽视这一点。因此,维克托主教,非常感谢您,您将获得在弗瑞登自由传教的权力。我能感受到我丈夫的心意,是他让我作出这个决定的,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。”

主教上前一步,双手合十,作祈祷状。

“愿神庇佑您的国家。”

人群有些哗然。

教会的禁令是一项历史最为悠久的政策,他们早已习惯。可是,王后本人在他们眼前抹着眼泪,作为犯人的奥德里奇和伸出援手的主教也摆在他们眼前。一切都活生生的,他们更是无从质疑。

因此,这一幕之下,甚至没人出声反对。

“另外……关于杀害国王的罪名。”王后又来到奥德里奇面前,恢复漠然的神态,“策划了整个阴谋的背叛者,奥德里奇,以及他手下的所有叛国法师,我以王后的名义,宣布他们死刑。”

人群之中又是一阵惊呼。

手下的所有叛国法师……意思是……

就在民众面面相觑的时候,街道那头,忽然适时地走出了大群士兵。

人们纷纷转过头。

只见,那群士兵缓缓走出来,队伍十分庞大,起码有上千人。他们之中,押着数百个犯人,每个犯人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,身上也像奥德里奇一样,捆着一圈又一圈的铁链,干扰周围元素,让他们施展不出魔法。

仔细看去,有人也认出来,犯人正是这几天里不知所踪的法师共济会成员。

顿时,人们更惊讶了。

在这流言四起的几天内,国内所有法师共济会的分部都关上了大门。而对照人数,整个五六百人,似乎……整个弗瑞登境内的法师共济会成员,都在这里了。

原来,他们不是失踪,而是全被抓了起来。

“巴里特将军,押着所有人去城北行刑。”

皇后开口,声音清亮而冰冷。

在她的身后,巴里特将军迈着沉重的步子,走出来,面无表情地行了一个礼。

“遵命。”

民众还没反应过来要发生什么。但在这种气势之下,他们还是纷纷退让,让开了一条道。于是,巴里特将军押着奥德里奇,身后的上千士兵押着数百位法师,往城北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他们的速度很慢,花了一个多小时,才来到目的地。

整个雪迪城的民众,也在相互告知之下,前前后后跟了过来。

他们的目的地,是城北一块很少有人经过的荒地。然而此刻,在那些民众的眼中,这块荒地已经与他们的记忆大相径庭。

本来平坦的地面,此刻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巴里特将军站在坑洞前,转身点头,随后,便把奥德里奇一把推了下去。

人群之中传出惊呼,大概……也在为他们猜想到的东西而感到震惊。

至于将军身后的近千士兵,他们得到指示,也押着那些法师,走上前来,在无数人的围观之下,一个接一个地把法师们推下了深坑。

紧接着,令人不忍旁观的一幕发生了。

法师们捆着铁链,一路走来,几近虚脱。可是,当他们坠入深坑,看到奥德里奇之后,他们都像饿了两天的疯牛看见了红布一样,挣扎着爬起来,朝着奥德里奇扑过去。

“你为什么要害我们?为什么!”

撕心裂肺的咆哮声,回荡在这个坑洞之内。

被推下去的法师越多,坑里情况就越混乱。没一会,奥德里奇就被红了眼的法师们淹没,仿佛被蚂蚁淹没的毛虫,连人都看不见了。

人们纷纷皱眉,不少人已经看不下去。

然而,被压在人堆之中,奥德里奇的神情却截然不同。

他感受着咬在自己身上的牙齿,感受法师们对他的恨意,以及身上骨头锉断的剧痛。那一刻,他苍老的脸上却露出了平静而衷心的笑容。

他眯起眼睛,向上看去。

很快,鼻子里闻到油脂的气味,视线中出现点点火星,上方传来法师们的惨叫。

“终于……”

他闭上眼睛,像得到拯救一般的安详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