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九章 回到起点

“那……你们想跟我们一起,为对抗教会做点什么吗?”

这么一大群法师忽然拥到自己面前,本杰明不说这句话,都感觉有点对不起自己在制作《自由魔法宣言》时的努力了。

然而,隐居法师们听了这话,脸上又开始显现出犹豫之色。

他们再次看向了轮椅男。

“我们答应过长老,不能随便离开这片荒漠。”一个法师说,“当初会来这里隐居,也是厌倦了弗瑞登法师圈子的人情世故,不想再掺和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争斗里。”

本杰明闻言,则马上开口劝道:“可是,没有人能真正躲开这些争斗的。你不去找人家,人家也会找上门来。”

可是,所有法师还是看着轮椅男,仿佛他们之间真的有一个组织条约存在,而唯一有决定权的人,就是他们的长老。

“长老,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。我们不能再躲下去了。”一个法师劝道。

被这么多道目光望着,轮椅男却还是摆了摆手,推着轮椅转过去,背对所有人:“你们别再说了,我不会让你们去送死的。”

闻言,有些法师看上去很失望,有些法师却面色平静,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他会这么回答。

本杰明也感到一阵头疼。

没想到,说服整个隐居法师群体加入他的关键,最后却落到了这个固执得不行、显然有很深的创伤应激反应的家伙身上。

“你真的一点对抗教会的念头都没有了?我不信。”他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……我有,但是我不会再做傻事了。”轮椅男却这么答道。

“你不能总用自己过去的经历来预测未来的结果。上一次失败了,不代表这一次就会失败。”本杰明也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劝。

抗争的念头就像野草,一旦发芽,是永远都铲不干净的。对方既然也曾站起来与教会对抗,即便经历过惨痛的失败,心中也一定残留着强烈的复仇。

对方只是在压抑而已。

本杰明这么坚定地想着。

“我并没有觉得你会失败,只是,你想过有多少人会死在这上面吗?”然而,轮椅男却长叹了一口气,缓缓道,“那些和我曾经一起反抗教会的法师。他们热情充沛,永远不会认输,发誓要让教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一群人,可是……现在呢?”

说着,他转过头,用空洞而悔恨的眼神看着本杰明:

“现在,他们都死了。”

本杰明一时语塞。

只听得轮椅男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:“他们都是我很好的朋友。在形势急转直下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想过投降,反而用自己一条又一条的命,把我从死亡中救了回来。你知道那种感觉吗?所有珍视的人,一个个牺牲在自己的眼前,可你却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抱头鼠窜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道:“你的心里会有个声音,是你害死了他们!都是因为你无聊而愚蠢的理想,让他们全都为此付出了生命!可是你能怎么办呢?你只能逃,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走向毁灭,到头来,却发现他们的牺牲根本毫无价值。教会依然是那个教会,而他们用生命换回来的我,却成为了一个废人。”

整个房间在这一刻雅雀无声,仿佛陷入一种愕然的寂静之中。法师们看着轮椅男,也不曾想象他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

轮椅男则在这时推着轮椅,整个人转过来,血丝满布的眼睛看向本杰明,质问道:“而你呢?”

“……我?”

“你做好了准备吗?”对方露出一抹惨痛的笑容,“你是他们的头领。一旦失败,你的所有同伴都会一个接一个地死去。有些还会死在你面前,为了你能活下去而牺牲。当最后的时刻来临,你会大声喊着‘我要和你们一起死’,他们却会亲手把你打晕,送走,然后自己微笑着迎向死亡。”

本杰明闻言,也不由得做了一个深呼吸,忽然变得有些沉默。

如果失败真的来临……

那一刻,手下法师们的脸孔,忽然一个个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乔安娜、老板娘、瓦利斯……本杰明甚至能够想象到,他们在牺牲的时候,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笑容,口里会说着什么样的话。

那股骤然来袭的沉重感,让本杰明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“看来,你还没有准备好。”轮椅男见状,摇了摇头,道,“就像当时的我一样,眼睛永远只看向那个了不起的目标,却从来没有想过失败的后果。”

“……不,我想过。”

本杰明却忽然睁开眼睛,平静地答道。

轮椅男一怔。

“失败了还能怎么样,大不了就是死在这上面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,“你想要有所作为,牺牲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如果他们真的因此而死,那也是死在了通往希望的道路上。他们为自己的目标努力过,奋斗过,过完了自己有意义的一生,没有人会为他们感到惋惜。”

轮椅男闻言,沉默了一会,说:“……那是你的想法,我不会让这些人跟着你一起去的。万一你失败了,我承受不住又一次那样的惨痛经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法师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本杰明也感到一阵无力。

……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他是真的要劝不动了。

然而,就在他甚至有些不忍心劝下去的时候,忽然,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闪过。

对方曾经掀起过反抗教会的旗帜……

“可以冒昧问一句,阁下叫什么名字吗?”本杰明神色一变,有些突兀地问道。

轮椅男沉默了一会,说:“我用过很多名字。我的父母给我的名字是格雷,后来被带到教会,当作卧底法师培养,他们都叫我海德森。”

“那你曾经的那些同伴呢?”本杰明追问道。

“他们……叫我莫里斯。”

听到这里,本杰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米歇尔的人?”他赶忙问道。

对方的神情有些莫名,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……她是谁?”

本杰明皱眉,想了想,又道:“她曾经是教会的圣骑士,在教会里的名字好像是什么……克里斯汀,只是后来成为了法师,给自己改名叫米歇尔。”

“克里斯汀?”莫里斯有些发愣,愕然道,“圣彼得大教堂主教的侄女?那个唯一的女骑士?她后来还成了一个法师?”

……侄女?

本杰明都有点吓了一跳。

米歇尔是那位主教的侄女?真的假的?

卧槽……

看对方表现得如此肯定,应该是真的没错。可是,为什么这么惊人的一件事情,他却一直都不知道?

“你的反射弧真他妈长。”系统忽然冒出来,这么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?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?”本杰明忍不住在心中问道。

“我当然不知道,又没有人跟我们说过米歇尔和主教有这种关系。”系统理直气壮地说,“我只是忽然福至心灵,觉得这句评价很适合你,就对你说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注意力重新回到现实,看着轮椅男莫里斯的表情,本杰明忽然意识到,这里面可能有什么……误会?

思索片刻,他解释道:“没错,她成为了一个法师,到最后还公然反抗教会。在我逃出海文莱特的过程中,是她救了我,还让我去弗瑞登找她的老师——莫里斯。”

莫里斯闻言,陷入了一段长久的沉默。

周围的法师们见状,又是一番面面相觑,神情愕然,不知道此刻的剧情又神展开到了哪个地步。

终于,在长达五分钟的沉默之后,莫里斯再次开口,缓缓道:“克里斯汀……或者你所说的米歇尔,我从前和她并没有什么交集。我一直以为她是教会的忠实拥护者,有段时间,还觉得她可能发现了我的背叛,在暗中监视着我。”

本杰明闻言,也陷入沉思。

“或许,她真的发现了你的背叛。”片刻后,他开口,“只是,她也选择了背叛教会。”

莫里斯维持着愕然的表情,没有说话。

见状,本杰明忽然无奈地笑了几声。他扭头,从自己包里掏出了那本最初的法师版本的《圣经》。

“这本书,就是她给我的,也是我接触到的第一本魔法书籍。”他把书递给对方,平静地开口,“她死在了反抗教会的路上。而在她死后,不甘的怨念甚至化作亡灵,把我从海文莱特救了出去。于是,我带着你编写出来的这本书,从霍里王国出来,一路经历多少波折,路过伊科尔,来到弗瑞登,最后,又把它重新交回到了你手上。”

莫里斯闻言,整个人呼吸一窒,接过《圣经》的手在那一瞬间有些颤抖。

他忽然把书翻开,翻到了最后一页。

最后一页上,上面写着那段令本杰明颇有感触的话:“你是第五十七个看完这本书的人,请将这本书给予需要它的人,把魔法传下去。”

然而,当莫里斯将它翻到这一页之后,文中的数字又是一阵模糊变化。最后,它从“第五十七个”,变成了“第一个”。

那一刻,本杰明可以清楚地看见,莫里斯发红的眼睛里泛出了泪花。

“看见了吗?你并没有失败。”因此,他接着道,“抗争是永远不会失败的,它只会暂时中断。在你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,反抗的精神从你身上传给了米歇尔,从米歇尔身上传给了我。而我,现在要把这种精神重新传给你。”

莫里斯抬起头,用有些无助的眼神看着他。

本杰明却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“你从来没有教过米歇尔任何东西,但她还是把你称作她的老师。”他接着道,“可能,在她的眼中,被那些法师同伴称为莫里斯的人,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,即便被教会打败,逃到国外,也一定会东山再起,所以才会在临死前怒吼着让我去找你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冷硬,收起笑容。

“她一定是觉得,背负着那么多同伴的性命,莫里斯肯定会努力地鞭策着自己,变得更加强大,重新朝着教会复仇回来……”

“而不是自暴自弃,成为一个令人失望的窝囊废。”

听到这里,莫里斯忽然用力地闭上眼睛,捏紧手中的《圣经》。

两行眼泪无声滑落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