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一章 强行安利

这天晚上。

“嘘,小心点,别让人给发现了!”

平静的莱利城,夜色犹如魔术师的漆黑幕布,将几个鬼祟的身影藏得极为隐蔽。空荡的街角吹来一阵风,枯叶纷纷扬扬,发出细碎的声响。

几个法师,拎着一个大挎包,贴着墙边,蹑手蹑脚地往前走去。

他们的挎包合得不严,仔细看过去,能看到里面露出了报纸的边边角角,一行标题大字——自由的法师,倒是极为清晰。

“放心吧,我的精神力比一般人要敏锐。”其中一个法师开口,答道,“本杰明大人为了能让这次的行动不出意外,每个队伍都特别配备了一个精神力特别敏锐的法师,一旦有危险,我马上就可以察觉到。”

没错,他们都是反抗组织的成员,接到了本杰明的命令,正在执行任务。

而他们的任务,就是把剩下来的报纸,挨家挨户地塞到当地官吏乡绅的家中。

今天早上,《自由的法师》刚发行没多久,教会就开始了报纸的查封和销毁。对于这件事情,他们也都有些气不过。给教会歌功颂德的文章就可以发,表达法师观点的报纸就得禁,这种强权让他们感到非常厌恶。

——他们都看过《自由的法师》,对于里面的文章,那是一百个赞赏,恨不得把报纸甩到那位主教脸上,让全天下人都能看到。

因此,本杰明这个计划,也算是顺了他们的心意。

教会是可以禁掉他们的报纸,但他们也能跟教会对着干。报摊不让卖了,那就直接塞到别人家里去。教会的人爱搜不搜,这么多家都有报纸,看他们毁不毁得过来!

而在这一放一毁的过程中,看过这份报纸的人也会越来越多,到最后,即便不用看报纸,消息也会在民间自行地流传起来,再也不可能封得住。

“嗯……就是这里了,莱利城的城主官邸,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地点。”

慢慢地,法师一行人摸到了市中心。他们蹲在栅栏边,向里望去,低声商量着。

“里面好像有守夜的士兵,我们不能再往里面去,很危险,还是用魔法把报纸直接送进去吧。”

“好,就这么办!”

一个法师从挎包里抽出两张报纸,低声念起咒语。伴随着一阵细微的魔力波动,微风吹去,带着那两张报纸,穿透官邸的铁栅栏,缓缓地向内飘去。

微风术——入门级魔法中的入门级魔法,使用起来很简单,没什么威力,但也没什么波动,用来把两张纸悄悄送进房屋,确实再适合不过了。

“嗯……行了,我从门缝吹进去了,那些守卫也没有发现。”片刻后,施法的法师点了点头,低声道,“下一个。”

另外几个法师闻言,也赶忙蹑手蹑脚地离开这里,朝着下一个目标走去。

本杰明给他们的命令是,不用追求送报的质量,正好送到书桌上也行,从门缝塞进去也行,只要能够达到一种家家户户都有报纸的规模,让教会感到极为头痛就够了。

至于这些报纸……有人会捡起来看,有人会当垃圾扔掉,但这一切并不重要。只要事情越闹越大,人们的好奇心自然会被激发起来。就像电影,只要加上了禁片的头衔,瞬间就会变得高大上,人们会忍不住在网上搜来看。报纸也是一样的。

这才是本杰明最终的目的。

就这样,在法师们忙碌之中,这个看似平凡的弗瑞登夜晚,悄然过去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莱利城的城主官邸,起得最早的管家来到走廊,打着哈欠,准备打开大门,开始他们新一天的生活。

然而,他刚走到门口,就停下了脚步

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

带着疑惑的神情,管家蹲下身,从门口的地毯上,捡起了两张奇怪的报纸。

他感觉很奇怪。大人明明没有订报纸,况且,就算订了,也应该交给守卫,不该出现在这里啊。

他下意识地展开报纸,向上看去。

“等等……这……自由的法师?”

只看一眼,管家整个人就变了脸色。

作为这个屋子里的一员,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还是很清楚的。冷着脸的士兵敲开每家的门,只为了销毁这份被称作“堕落之语”的报纸。不少达官贵人,甚至还因为惹上了不小的麻烦。

昨天,因为大人没有看报纸的习惯,所以他们也没有牵连其中。可是今天……今天,这报纸怎么就好死不死地飞进了他们的屋子?

管家有些紧张。

因为害怕惹祸上身,他下意识地就想把报纸撕掉,扔进火盆里,烧得连一个渣滓都不剩。可是再转念一想,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。

这么大的事,他哪能做主啊?

还是交给大人决定吧……

于是,管家深吸一口气,双手颤抖着把报纸折起来,来到了城主的卧室门外。城主已经醒了,正和夫人在房间里面说着什么。管家敲了敲门,获得允许之后,便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了?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城主看过来,笑着问道。

“大人……是这个东西。”管家把报纸递了过去,解释道,“不知怎么回事,今天早上,这东西就出现在大门口的地上了。”

城主闻言,接过报纸,和夫人一起好奇地看过去。

然而,没一会,他们便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愕然的神情,就像看到恶魔掰开地狱的大门,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“这东西……这东西还有别人看到吗?”沉默片刻,城主抬头问道。

“应该没有,我是起得最早的人了。”

“嗯……你先退下吧。”城主沉思许久,叹了口气,道,“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,就当没看见过这份报纸。如果有人问起,你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是。”管家鞠了个躬,忙不迭地离开了。

而在他关上门之后……

“怎么了?是有人想要害我们吗?”夫人抓着城主的手臂,紧张地问道。

“应该不是。”城主摇了摇头,说,“如果真有人想陷害我们,拿着报纸进来的就不会是管家,而是上面派来销毁的士兵了。”

夫人闻言,松了一口气。

随后,她好奇地看向那个禁忌一般的报纸。

“那……你打算把它怎么办?”

城主手中捏着报纸,眼神闪烁不定,似乎还在思考。

“……无论如何,赶在都城的士兵过来前,我们得把这东西毁掉,不能留下把柄。”半晌,他终于开口,眯起眼睛,缓缓道,“不过,那些传言,你应该也听说了吧?”

夫人点了点头:“我听说过。”

“弗瑞登很可能要出大事。”城主捏着报纸,像捏着一道神谕一般,仿佛这张报纸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,“教会是不是真的渗透到了王后殿下的身边,暗中掌控了一切……不论如何,我们得有所准备,不能像现在这样一无所知。”

“那……万一是真的,我们要站在哪一边呢?”

城主叹了口气。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沉默许久,他们二人深吸一口气,对视一眼,最后,还是缓缓地展开了手中的报纸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