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 被小广告支配的恐惧

报纸事件再掀热潮。

第一天的大规模查封过后,大部分人都以为事情告一段落。可是他们没有想到,这一夜过去,《自由的法师》却像长了翅膀一样,飞进了千家万户。

地板上、窗户边……甚至还有直接盖在人脸上的。那个制作了报纸的神秘组织仿佛在用行动宣告,他们人手已经覆盖全国,教会你看着办。

至于身处雪迪城的教会,他们甚至都没心思注意这个了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维克托主教站在王宫的窗户边,向外望去。

只见,雪迪城的街道上,贴满了那张噩梦般的报纸。从城东延伸到城西、从主干道再到偏僻小巷,《自由的法师》宛如砖瓦上生长出来的苔藓,一夜之间,便疯狂地占据了雪迪城人民能看到的所有角落。

时间才六点出头,远处的街道,不少人围着那些报纸,凑在一起,议论纷纷。晨曦从他们的头顶掠过,仿佛昭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。

那一刻,主教贴在窗边,双手骤然握紧,脸色难看得像被人扔进了粪坑。

“快、快把这些东西全都毁掉,快!”

他万万没有想到,那个小子居然会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。

雪迪城的夜里都是有巡逻兵的,虽然因为昨天大规模销毁报纸,分出的很多兵力还没有回来。可是,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往雪迪城的所有街道都贴满了那份恶心的报纸?

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主教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。

他可以看到,圣骑士和士兵都已经出动,开始沿着街道清理那些报纸。而在他的命令下,更多的士兵也走上街头,驱赶那些聚在一起的人,帮忙将报纸彻底销毁掉。

是啊……他没必要生气。

很快,整个雪迪城又会像从前一样干净圣洁。至于那些看到了报纸的人……终究只是一些平头百姓,就算被挑拨得头脑发热了又如何,只要时间一过,有点其他事情发生,他们的注意力马上就会被转移走。

他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整个弗瑞登的军队已经归属于神,没有人能阻止他们了。

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对的,海文莱特的教皇陛下和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,也绝不会因为一些小小的偏差就责怪他。

他依然会是为教会把弗瑞登打下来的赫赫功臣。

然而,就在这时……

“主教大人,那些报纸……那些报纸清理不掉啊!”一个圣骑士推开门,行了个礼,然后一脸为难地说道。

“清理不掉?怎么会?”主教转过身,眉头紧锁。

“那些报纸都是用药水粘在墙上的,黏得特别紧,就算用力撕也只能撕下来一小条,根本撕不干净。就算我们用力撕了十多分钟,还是会有很多污蔑神的话语留在墙上。”

主教闻言,也不由得闭上眼睛,额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主、主教大人?”圣骑士见状,有些畏惧地问道。

“十多分钟撕不下来,那就用十个多小时去撕。”主教猛地睁开眼睛,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,“用手撕不干净,那就用剑刃去蹭,蹭上一个小时,我不信你们会蹭不干净。”

“主教大人,我们……”

“还用我来教你们这些吗?神的荣光你们都忘到哪去了?”主教像是有点火了,一拍桌子,呵斥道,“还不快去!雪迪城的街道一天没干净下来,你就一天不要过来见我!”

圣骑士一鞠躬,匆匆转身,灰溜溜地跑了。

主教则是靠在墙上,双手合十,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让自己从那种有些激动的情绪中再次冷静下来。

不……不,都是些无赖的伎俩,影响不到大局。那小子如果以为这样,就能够让他们在弗瑞登没办法立足的话,那也未免太天真了。

神的意志,会守护着他们完成这一切的。

他有些失态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再次转过头,看向窗外。时间是早上七点钟,朝阳初升,一群又一群地士兵涌现街头,开始用他们手中的长剑把墙上的报纸磨去。人们被赶回家中,不敢围观。

这轮初阳……是属于他们的初阳。

他在心中斩钉截铁地说着。

然而……

“报告,主教大人,又出事了!”

“……”

又、又出事了?

那一刻,像是一桶火药直接被点燃,主教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,七窍生烟,差点一个圣光审判就转身甩了过去。

“喊什么喊?出事就出事,你们自己解决不了?我不是说过,没把雪迪城的报纸清干净,你这辈子都别来见我!”

“不、不是啊……主教大人,是……真的有情况。”来者被吓了一大跳,抖抖索索地说道。

主教恨不得一个巴掌直接挥过去。

不过,在看清楚来人之后,他发现来的是一位神父,不是刚才那个圣骑士。

主教当时就是一愣,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。那一刻,他意识到自己发错了火,只好闭上眼睛,连做几次深呼吸,努力让自己从那种抓狂的状态恢复过来。

没关系,不要急,一切……一切都是神在考验他的意志。

只要他撑过这次考验,所有事情都会好起来的。

他这么安慰自己。

不过,大概是因为接连的刺激,让他的心态也有些失衡。他闭着眼睛调整了好一会,才缓缓恢复理智,睁开眼睛,平静地看向对方。

“说吧,到底又出了什么事?”

神父见状,犹豫片刻,弱弱地开口:“那个……全国各地的官员家中,好像又被人投递的那份报纸,几乎每家每户都有。刚才,好几个地方的归顺官员向我们汇报了这个消息,应该不会有错。”

“……”

神父似乎没有发现主教的异样,还在接着道:“其实,这个问题按昨天处理也可以,不该过来问您的。只是,大部分人手都在清理街头的报纸,如果我们还要派人去收缴官员家中的报纸,要派多少人去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主教大人?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主教大人,人手该如何调度,这个必须由您来决定,我们不好擅自做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主教大人?您怎么了?主教大人!您说话啊主教大人!”

大概是太久没有得到回应,神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他有些慌张,一边呼唤着,一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。然而,维克托主教就像是一具雕塑,一动不动地站在窗户边,眼睛里像是空的,不知道看向什么地方,看得神父一阵害怕。

到底……怎么了?

“主教大人?”他靠近之后,又低声呼唤了一句。

然后,他看见主教的嘴唇动了动,一个细若蚊呐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。

“……你出去。”

“啊?”神父愣住了。

“你出去。”终于,主教再次动了起来,大口喘着气,声音微微颤抖,“让我一个人静一会,这些事情,我马上就去处理。”

神父闻言,看向主教的眼神虽然依然有些怪怪的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那……好吧,我就先告退了。”

说完,他便转身,小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。

在离开时,他轻轻关上了房门。

据王宫里的女仆所说,当天早上,主教所在的房间全程大门紧闭,时而有爆炸声传出,伴随着某种不知名野兽的怒吼,十分诡异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