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七章 人肉礼花

发生了什么?

不止是法师,所有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。就连主教也露出一脸的愕然,逆着大雨,望向天空中那柄与他失去联系、骤然溃散的巨剑。

是哪里出了问题?

刚才,他还在为击溃对手的魔法感到兴奋不已,控制着圣剑向前看去。然而,就是那一瞬间,他与圣剑之间的精神联系像被是什么人轻轻一剪,忽然化为了乌有。

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?

他立刻低下头,往手中的杯子看去。

只见,杯子在雨中积了些水——这很正常,也不会对它发挥作用有任何影响。但诡异的是,杯中的圣光此刻变得有些闪烁不定,就像被什么东西干扰了似的。

顿时,主教又惊又疑地瞪大眼睛,来回检视着手中的杯子。

是什么东西干扰了他们的圣物?

“傻瓜,是一滴水。”

忽然一个声音,从他们身后传来。主教与神父们转过身,只见他们身后不远处的草丛里,再次站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——本杰明·里瑟。

或者,在主教看来,叫“格兰特·里瑟”。

他就那么微笑着站在那里,大雨倾盆,却一点也没被淋湿。他的身周像有一股奇妙的力场,所有雨珠遇到他,乖乖地自行分开,不敢沾染他分毫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……

主教不想这么说,但却有种下意识冒出来的念头。

——就好像对方是这片雨中的帝王。

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法师啊?”本杰明却发出一声冷笑,缓缓道,“还是赶紧看看你的杯子吧。”

主教闻言,心咯噔一声,马上转头看向手中的圣物。

然而,杯子还好好的,圣光闪耀,似乎连干扰都没了。

主教皱了皱眉。

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就当主教准备把杯子的事情放在一边,先把本杰明解决掉的时候。忽然,杯中积的那点水轻轻一荡,一滴小水珠犹如一颗子弹,嗖的一下窜了出来。

“啊——!”

主教卒不及防,被倒飞出来的水珠命中眼睛,惨叫出声。

圣骑士见状,惊慌失措地扶住主教。同时,他手里还攥着那仅剩的几个十字架,一脸警惕地瞪着本杰明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他有些慌了神,强作凶恶地质问道。

“我偷袭了他。”本杰明则微笑着答道,“说起来,我还要感谢你呢!你把仅剩的几个十字架都拿在了自己手中,不然,我控制的水滴想要偷袭到维克托主教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?怎么会?”圣骑士大惊失色,看了自己手中的保命十字架,又看向捂着眼睛惨叫的主教,已经不知道要干什么了。

本杰明却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雨中,他从阴暗的草丛见缓缓走出来。上百位神父看着他,却都带着恐惧开始后退,竟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攻击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。你怎么可能干扰到圣物的作用?到底是谁?是谁暗算了我们?”

在圣骑士的搀扶下,主教倒是再次站起来,捂着眼睛,颤抖着说道。

“我为什么不可能?之前我就切断过你和圣光虚影的联系,想要干扰你那个破烂杯子,简直就是易如反掌。”本杰明微笑着答道,“只要……我把一滴具备了排斥作用的水悄悄滴进去。”

在天空下起大雨,而主教又忙着控制巨剑,无暇挡雨的时候,本杰明就知道,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一个水球术——他只需要一个水球术,就能创造出足够的水量。然后,他便控制着大水球,细化成无数个小水滴,在雨中缓缓上升,再像普通的雨一样落下来,很快,便落进了主教的用来控制巨剑的杯子中。

这一过程是如此的不起眼,更没有半分魔力波动,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而在水滴落进杯中之后,本杰明心念一动,让水滴在某个瞬间转化成了具有禁魔效力的水滴。于是,就像撞进飞机引擎的小鸟,整个链条被这一滴水彻底破坏。半空中的巨剑在联系被切断后也失去控制,化作圣光,消散得干干净净。

就这样,本杰明借着这场雨,不费吹灰之力,就直接瓦解掉了主教的攻势。

而至于刚才,则是他继续控制着那滴水,趁着主教不注意,从杯中倒飞出来,直接命中了主教的眼睛。可惜,小水滴的威力还是不够,最多是让主教感觉很痛,却没能打穿对方的眼珠,更没办法直接把脑子给打穿掉。

不过,即便如此,现在想来,整个过程依旧顺利得连本杰明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。

大雨蒙蔽了一切,等于给他的所有魔法都附带了一个隐身术。也因此,本杰明的战斗力得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提升。

——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,小小一滴水,也可以杀人。

他不由得感到有些遗憾。

这样的操作,大概只有在雨中才能用出来了吧。要是平时,一滴水在空中飞上飞下的,怎么可能不被人给注意到?

主教哪怕撑出一个最简单的护盾,本杰明都玩不了这种花的。

听完了本杰明的话,主教捂着眼睛,愣了一会,显然也意识到他们究竟输在了什么地方。顿时,那种绝望而又不甘心的表情反而出现在了他的脸上。

——输在最不起眼的地方,这种感受反而是最强烈的。

“你这个……你这个卑鄙的家伙……神会惩罚你的……你会死得非常痛苦……”

大概是眼睛被偷袭的痛苦,再加上失败的羞辱,主教似乎陷入了某种疯狂的状态,连反击都放弃了,开始语无伦次地咒骂本杰明。

“我会怎么样不知道,但是你,今天是死定了。”本杰明微笑着说。

“你……我不许你动主教大人半分!”圣骑士则拦在主教身前,捏着救命符一样的十字架,面对本杰明,颤颤巍巍地喝道。

“我已经动过他了,还是托你的福呢。”本杰明耸了耸肩,一脸无辜地说道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圣骑士被堵死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然而,就在此刻,精神看上去有些失常的主教躲在圣骑士背后,却忽然脸色一变,动作迅速地捏碎了左手边的袖口。瞬间,一阵圣光闪过,一对洁白的光翼浮现在了主教背后。

他一跃而起,光翼挥动,立刻飞了起来。

“臭小子,下次,我一定要你的命!”

主教一边飞,一边冷冷地说道,哪还有刚才那种近乎崩溃的状态?

这一系列动作,他完成得极快,几乎在两秒钟内就做完了这一切。其他神父和圣骑士们愕然地回头看去,主教已经和他们拉开近十米的距离,转身就要飞远了。

“主、主教大人……”圣骑士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,只是下意识地伸出手。

“放心,他跑不了的。”本杰明却依旧保持着微笑,说,“我人很好的,保证让你们今天死在一起,一个都不会少。”

伴随着他的话,主教正向外飞着,突然,却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,身形一滞,哪怕光翼拼命地扇动,也怎么样都不能再往外飞一步。

顿时,主教一愣。

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

他转过头,有些惊恐地问道。

“没什么,还是那些小水珠。”本杰明轻描淡写地答道,“我只是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,用水珠在空中编了一层网。不过,雨下得这么大,你没有发现很正常,我不会笑你的。”

主教闻言,用唯一没受伤的眼睛再仔细向上看去。

只见前方的空中,弥漫着无数细小的水珠。那些水珠飘在那里,隐匿于大雨之中,仿佛真的织成了一张无形的网,把急于逃跑的他瞬间拦了下来。

不过,看清了这一幕,主教的神情反倒镇定不少。

“你真的以为,光凭这些东西就能拦……”

他似乎是想用出什么手段,把这层并不坚韧的水珠网打破,然而,他甚至连咒语都没来得及张口念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啊——!”

伴随着一声比刚才还大的惨叫,空中的主教忽然痛苦地抽搐了起来。他浑身上下的皮肤,忽然出现了无数个小凸起,像是被什么异形寄生了一样,表情扭曲,十分恐怖。

圣骑士和其他神父再次呆住了,就连从对面赶来的法师们,都被这一幕给吓到。

只有本杰明的声音传出来,听上去依然镇定:

“你真的以为,淋了这么久的雨,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里面不会再混着点我的小水珠?你又以为我刚刚跟你废话半天,是为了什么事情在拖时间呢?”

然而,回应他的依旧只有惨叫。

主教身上的无数凸起还在扭动着,仿佛里面有什么活物一样。在这种折磨下,主教已经真真正正地陷入癫狂,连个人形都没有,除了惨叫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本杰明见状,摇了摇头。

“结束了。”

他轻轻地拍手。

于是,在无数惨叫之后,一声最为凄厉的惨叫传出来,响彻夜空。那一刻,主教身上的凸起纷纷爆开,衣衫也破碎,鲜血与水珠从他每个部位溅射出来,洒了满天。

他飞在天上,在这个倾洒着大雨的夜晚,犹如一朵灿然绽放的人肉礼花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