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七章 诱导叛军

那个为首的反叛军首领愣住了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大概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在他们杀人杀到一半的时候,会有一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半路跳出来,一个魔法就制服所有人,然后还跑到面前跟他们说这种话。

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们想怎么样?”本杰明摊了摊手,微笑道,“我问你,你们是真心仇视斯图尔特吗?”

反叛军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,但犹豫之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像现在这么干。”本杰明拍着对方被冰丛困住的肩膀,说,“身为弱势者,要尽可能地利用一切有利条件,出其不意,用各种手段让敌人疲于奔命才行。像你们现在所做的,除了能发泄一点心中的情绪,什么用也没有,反而会让你们陷入死地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围的反叛军懵了。

这、这个法师在干嘛?

难不成……他是在教他们要怎么造反?

这帮人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。

“法师大人,不然……不然你先把我们放出来吧?您要说什么,我们这里都听着呢!”首领一脸懵逼,但在同时,他也看到了生的希望。本杰明显然不是什么新建立的法师公会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跟他们废话这么多,直接就干掉了。

从死亡的绝望中脱离出来,他们在困惑的同时,也感到了一丝丝庆幸。

然而,本杰明却摇摇头,发出了一声冷哼。

“要学习就摆出学习的姿态,这么多要求是想干嘛?”他忽然凝聚出一根冰尺,啪的一声,打在反叛军的手心,边打边说,“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。如果我不出现,你们一个个绝对死得飞快,还一点价值都没有。”

反叛军首领猝不及防,差点嗷的一声叫出来。

不过,本杰明显然是占据上风、为所欲为的那个。因此,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,只能蜷起手掌,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。

但在心中……

首领此刻是欲哭无泪的。

他好歹也是个叛军的头目,就算不怎么厉害,平日里也是一副硬汉做派,天不怕地不怕的,不然也不会揭竿反抗。结果今天,他遇到了这么一个法师,怎么就变得如此窝囊?

然而,不只是他,整个队伍的命,都被对方牢牢地握在手中随意把玩。因此,他除了认怂,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了。

起码……对方好像不是真的想杀他们。

“法师大人,您到底想怎么样?”他深吸一口气,开口问道。

本杰明却冷冷地扫了他们一圈,说:“你们意识到了吗?不到五天的时间里,斯图尔特的军队就会过来围杀你们。”

顿时,所有人又是一愣。

“……您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我为什么要骗你们?你们在现身的时候,并没有封锁住整个小镇,现在小镇里已经有人逃了出去,很快就会把消息传到雪迪城。”本杰明缓缓道,“尤其是你们还想杀镇长。杀过镇长之后,事情就算是闹大了,上面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派人过来。”

首领沉默片刻,说:“我们就逃到卡瑞特斯去。”

本杰明却冷冷地回道:“他们一样可以派法师和刺客,把你们全部了结,除非你们隐姓埋名,能逃多远逃多远。但是……真要就这么逃了,你们现在反抗的意义何在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“怎么做才能影响到斯图尔特的地位?怎么做才能给自己留条后路?怎么做才能让你们队伍迅速壮大起来?这些问题,你作为这些人的首领,想过吗?”

“……我没想过。”

“好啊!行啊!那你们的一辈子就这样了,要不然就死在军队手上,尸体地挂在城门口任人观赏;要不然就抱头鼠窜,一辈子都别想再靠近弗瑞登。你们接下来的人生变成这样,你们甘心吗?”

“我们……不甘心。”

“很好。”问到这里,本杰明终于再次露出一个微笑,“你们还没到无药可救的地步,把握好机会,说不定还能从斯图尔特身上咬口肉下来。”

闻言,叛军首领也有些愕然。

“什么机会?”

本杰明靠近了他,低声道:“你可以将小镇控制起来,然后赶在消息传到雪迪城之前,逼镇长先给雪迪城写信,就说有镇上有山贼来袭。”

“山、山贼?”

本杰明点点头,接着说:“西面不是有一个山头吗?从雪迪城到那个山头,必须经过一条狭窄的山谷。只要镇长说成山贼,上面也不会如何重视,派个八百人军队顶天了。而在那个山谷里,火药、落石、陷阱……该怎么做,应该用不着我来教你们吧?”

听着本杰明的话,首领愣住了。

那一刻,仿佛有道闪电从他的脑中闪过。

“那个……我们可以埋伏军队吗?”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本杰明耸了耸肩,说,“军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强大,只要有足够的准备,他们和这个镇上被你们捆起来的士兵没什么差别。”

闻言,首领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忽然,他深吸了一口气,下定决心似的咽了咽口水。他脸上的神情也是一变再变,从最开始的恐惧,到后来的困惑,最后,变成了现在找到了方向般的思索。

他的样子,甚至像是忘记了自己现在还被本杰明困住,处境危险,反而全身心地开始思考一件事情。

本杰明见状,也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。

【诱导反叛的首领】任务已完成!此刻,对方已经在思考该怎么去埋伏雪迪城派过来的军队了。

有趣。

被斯图尔特和首相利用的事情,本杰明心里还是有点窝火的,只是因为有教会等着他们去消灭,所以他们才准备离开弗瑞登,不跟斯图尔特他们计较。

但是……他不计较,却可以让人帮他计较。

这些反叛军,本来就是一群无头苍蝇。本杰明如果不做什么,他们离死也不远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用他们再多给斯图尔特制造一点麻烦呢?

他也不指望这些人真把斯图尔特颠覆掉——能让那个欺骗他的家伙多吃点苦头,就已经足够了。当然,如果这群人经他点拨,忽然开了窍,真成了什么气候,本杰明自然也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总之,他只是在离开弗瑞登前,随后播撒点种子。能发芽当然最好,即便不能发芽,也废不了他什么工夫,不是吗?

这么想着,本杰明又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。此刻,民众都躲在自己的家里围观,也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了什么。因此,他们不会对本杰明或反叛军造成多大的影响。

但是,看着接下来的一幕,人们的表情还是很懵逼的。

——那一刻,愕然的他们,只能看到本杰明忽然拍了拍手,所有冰丛又瞬间融化,消失得无形无踪。

反叛军刚被控制没多久,又再度释放了出来。

然而,令围观人群加困惑的是,这些叛军恢复自由后,面对那个法师的态度却已经天差地别。不是恐惧,也不再有敌意,而是一种战战兢兢的尊敬。

所有人都很不解。被捆在街角的士兵,更是下巴快掉到地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只有住在旅店里的法师们,掀开窗帘看着这一幕,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
“本杰明大人的爱好……还真是特别啊。”托尼无奈地摇了摇头,感叹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