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三章 杀掉他的信仰

哈里登的秘密教堂内,由神父带领着的早课还在进行。

“……感谢神赐予我们的食物,祈求您赠与这个世界喜悦,让我们远离尘世的痛苦,赦免我们生来的罪恶。无上的神,感谢您赐予我们的圣光的力量,您是照耀万物的太阳,让我们对您献上永世的赞美……”

讲台上的神父手捧《圣经》,双目平视前方,声音洪亮平和。座位上的学徒们双手合十,闭上双眼,神父每说一句,他们就齐声念一句。

虽然处于地下,可整个教堂的光线却一点也不显得昏暗。洁白的蜡烛排列成行,环绕在人们身边,营造出一种静谧圣洁的氛围。

在这种氛围之中,学徒们眼眉低垂,每念一句,脸上的神情都仿佛虔诚了几分,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祥和的喜悦感。

可是,这样的场景,几乎是他们以前想都没想过的。他们都是卡瑞特斯本地人,从前的生活中,大部分人甚至从没接触过“教会”一词。

克里斯就是如此。

他生于哈里登,原本是渔民的儿子,以为自己会继承父亲的事业,也从未好奇过外面的世界。然而,几年前,父亲死在了一次出海的暴风雨之中。母亲悲痛之下,一病不起,很快也追随父亲而去,只留当时才十三四岁的克里斯独活于世。

经此打击,他一蹶不振,变卖了家中的渔船和房屋,混在城里的混混帮派,每天醉酒赌博,打砸抢烧,浑浑噩噩度日,也没考虑过未来会怎么样。

直到他被捕,那位神父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以你所犯下的恶行,早就该被投入监狱,受尽折磨。可是神意宽容,为你打开了另一扇窗户。你拥有圣光的天赋,经过学习,就可以成为一名神父,你愿意吗?”

当时,克里斯的目光是呆滞的。

“神……神父?”

对面点头:“这是神赋予你的天赋,也是使命,要你行使神的意志,消除世间的罪恶,也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赎罪。”

克里斯的神情有些抵触:“可……可是如果神在注视着一切,为什么我的父亲会死在海浪之中,连尸体都找不到?为什么我的母亲在病重的时候,神却不曾伸出过援手?”

那位神父却微笑着告诉他:“因为你的父母已经得到了救赎。”

说着,对方一挥手,璀璨的圣光忽然将克里斯包围了起来。身处圣光之中,

恍惚间,克里斯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一个画面

——父母站在一片灿烂的花海之中,却用一种失望的眼神望着他。

当时他就颤抖着跪了下来。

随后,神父又一挥手,圣光消散,克里斯眼前只剩下那双注视着他的平静眼眸。

“一切都是神对你的考验。”神父的声音无悲无喜,“你的父母正在天国之中等候着你,可你却没有通过这场考验。”

闻言,克里斯露出绝望的眼神。

“神父大人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你还有重新获得救赎的机会。”神父却将他拉起来,温柔地说,“抛却往日的恶习,修习圣光,履行神的意志。神愿意给予虔诚信徒第二次机会。”

克里斯握着神父的手。那一瞬间,他忽然感觉自己从往日的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,看到了希望的光。

他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于是,他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以为他们会经受严酷的训练,可是修习神术的第一课却让他大感意外——所有人坐在一起,一个一个站起来,讲述着自己曾经犯下过的罪孽,有些人甚至讲到自己泣不成声。而在说完之后,其他人会对他报以友善的掌声,一起说:“神会宽容你的。”

当克里斯第一次讲完自己的故事,无数掌声朝他涌来的时候,他满脸通红,浑身颤抖,仿佛从前的罪孽都在这一刻得到宽恕,整个人重获新生。

那一刻,他获得了直面生活的勇气。

从前的他绝对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能做到准点入睡、清晨起床、滴酒不沾、还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热情和憧憬。他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
这一切,都是信教带给他的改变。也因此,他心中甚至萌生了一个理想——他要解除卡瑞特斯对于教会的禁令,天下间那么多丧失了信念的人,不该因为王室对教会的偏见而失去得到救赎的机会。

因此,每天的学习,他都像军人一样地投入,希望有天能够将神的恩泽撒向更多人。而在这一班人之中,像他这样投入的还有很多。

“好,今天的早课就到这里。”

祷告完毕,讲台上的神父合上书本,座位上的学徒们也睁开眼睛。

然而,神父刚想继续接下来的内容,教堂的大门却忽然从外面被推开。那一瞬间,打开门掀起的微风,吹得室内的烛光一阵晃动,仿佛那股宁静圣洁的气氛也忽然被打破了。

学徒们愕然地转过身。

只见,两个陌生的神父走了进来。

“等等……你们是什么人?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你们?”讲台上的神父皱起眉毛,看着那两个突兀出现的神父,开口问道。

那两个神父则是双手合十,答道:“格罗瑞那边出现了一些情况,主教有令,让您尽快赶过去。这里的课程就暂时由我们来负责。”

“格罗瑞?怎么会……”

讲课神父的样子也十分惊讶,陷入沉思。

“时间紧迫,您最好快点出发。”陌生神父却催促道。

然而,就在讲课神父摸着下巴,陷入深思的时候,忽然,他的脸色一变,对着那两个神父扔出了几个十字架。

转眼间,十字架在半空中碎裂,化作大片的炽热圣光,仿佛要将对方直接蒸发掉。

与此同时,讲课神父刚扔完十字架,自己便掉头就跑。他冲向了教堂的侧门,似乎想要趁机逃走,甚至连满座的学徒都没有多看一眼。

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,学徒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只是,神父的手刚摸到门把手,就忽然停住了。

“跑什么啊?神父大人,你的神怎么不来救你?”

伴随着一句略带讽刺的话,层层冰雾浮现出来,将神父彻底包围。

这些冰雾仿佛存在已久,不知什么时候被藏在了侧门附近。讲课神父刚一冲到门边,就被冰雾一拥而上,彻底淹没。那一刻,他身上的十字架嘭嘭嘭碎裂,撑出护盾,却完全阻挡不住这种极致的低温,脆弱得犹如飞在空中的泡沫。

随后,他整个人便被冻成一座冰雕,维持着慌张的表情,滑稽的姿势,就这样永远地凝固在了地下教堂的侧门边。

“神、神父大人……”

学徒们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,有些人这么呢喃出声道。

“他已经死了。”声音从两个陌生神父那边传来。

学徒们愕然之下,回头看去。只见,刚刚浮现的大片圣光已经无影无踪,两个陌生神父完好无损,一张平静的脸孔,甚至没有半点波澜。

在所有学徒的目光下,很快,这两人迈开步子,一边走向讲台,一边撕去身上洁白的教袍,露出里面漆黑的法袍。

“他们是法师!”

有人这么叫了出来。

本杰明闻言,把撕下来的教袍随手一扔,走上讲台,咧开嘴,对着这些学徒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“没错,我是法师。”他的双手撑在桌子上,缓缓道,“趁着你们还没有陷得太深,我得把你们从教会的谎言中救出来。”

“你骗人!”学徒之中,一个人忽然站出来,指着本杰明的鼻子,“你……你杀了神父大人,你这个恶徒,神一定会惩罚你的……你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本杰明轻轻拍了拍手,“你陷得太深,已经没救了。”

那个站起来的学徒,此刻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。

——他已经化作冰雕,像给他们讲课的神父一样,了无生息。

众人哗然。

“你们也看到了,他们如此虔诚,神却依然没有救他们。”本杰明接着道,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,所谓神的意志,只不过是教会欺瞒世人的谎言。”

“你胡说!”克里斯却在这时站起来,愤怒地道,“这……这都是神对我们的考验,我们不会相信你的。”

说着,他们纷纷念起咒语,准备反击。

本杰明见状,不耐烦地摇了摇头,再次拍手。

一阵带着湿气的热风吹过,学徒们发出痛哼,吟唱也被彻底打断。那一刻,他们只感觉原周围本勉强可以指挥的圣光忽然被打乱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联系也被切断。

他们脑子一疼,遭到了施法被打断的反噬。

“圣光并不会因为你们足够虔诚就听从指挥,它有自己的规律,不受意志的干扰。”本杰明接着道,“所以,它们并不是什么神赐予你们的圣光。它们是这片天地自有的光元素,按照固有的规律运行。所谓的神术,也只是魔法在光系的一道分支。”

“神的意志神圣无比,岂容你们玷污。”又一个学徒从反噬中恢复过来,高声喊道,“可恶的恶魔,死心吧,我们不会受你蛊惑的!”

本杰明闻言,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。

“弗兰克,该你了。”

站在他身后的弗兰克闻言,点点头,走上前来。

众人注视之下,他先伸出左手,念出火球术的咒语。转眼间,一枚人头大小、炽热的火球浮现在他的左手之中。

学徒们忽然安静了下来,盯着弗兰克的举动,像是法庭上等候宣判的被告人。

这时,弗兰克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一句学徒们都非常熟悉的咒语传出来,随后,地下教堂之内,他们更加熟悉的圣光忽然涌动起来,汇聚在了弗兰克的右手。

转眼间,一个与火球大小相当的圣光弹,浮现在他的右手之中。

弗兰克左手举着火球,右手举着圣光,高高站在讲台上,像一杆精准无比的天秤,度量着所谓信仰的重量。

“人是脆弱的生物,难免需要一些谎言的支撑,才能找到活下去的勇气。”本杰明也在这时开口,缓缓道,“可是,当你们变得足够强大,谎言只能成为你们的绊脚石。”

这一刻,教堂内的近百名学徒,彻底地陷入了死寂之中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