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五章 真王归来

从旅店窗口的视角看去,远处的军队只是一片模糊的影子。

但是如果站在镇口的街头,能看到的将会是一群怒吼着的士兵。黑夜之中,他们手中举着明晃晃的大剑,冲向了城镇街道上巡逻的零散守卫。

那一刻,长河镇的千家万户被惊醒,一整排黑暗的窗户里再次亮起灯。

“发、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我的天啊,好多人,不会是强盗吧……”

混杂着惊恐和困惑,人们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关好窗户锁好门,从床底下摸出藏着的武器,与妻儿一起握着武器缩在角落里发抖。

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他们心里明白,镇里的守卫一定挡不住这么多人。

而作为守卫本人,处于无数士兵冲锋的正前方,他们的脑子里甚至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。他们还没有拔出武器,手里拿着火把,刚才还在和同伴聊天。手忙脚乱之下,他们只能把火把扔到一边,想要拔出武器应敌。

然而,他们连喊出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上千名士兵给淹没了。

“糟了!是敌袭!”

镇上的守卫军肯定不只这么几个,剩下的人听到喊杀声后,也从床上惊醒,提着武器冲上街道,渐渐汇聚到一起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会有人袭击这里?”

“不知道啊……镇长人呢?”

“没时间管那么多了,赶紧上吧!”

不过,当他们一路奔跑,转过几个拐角,远远地看到了国王率领的千人军队时,他们都不由得愣住了。

“我的神啊,怎么会有这么多?”

“怎么办……是军队吗?伊科尔打过来了?”

他们当中队长似的人物马上发出一声怒吼,将六神无主的守卫们震住。随后,队长又望了一眼远处冲来的士兵,忍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“我、我们投降吧。”

边上的守卫一愣:“这……可以吗?镇长都不在,我们就直接投降。万一后面追究起来,我们都要被吊死的!”

队长握紧拳头,努力让自己不要继续颤抖,说:“没事的……我听镇长说过,伊科尔如果打过来,直接投降就好。这是上面的命令,好几个城池都是这么干的。”

“真、真的吗?”

“不管了,投降吧!我们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最终,这群聚起来也有两三百人的本地守卫,在短暂的交流之后,也渐渐压下了心中的战意。他们望着前方来势汹汹的士兵,忽然扔下手中的大剑,双手抱头,缓缓蹲到了地上。

听说……伊科尔的军队不会随便屠杀平民——他们在心中这么想道。

只要乖乖投降,就能保证镇子的平安。

面对这样一群摆出了投降姿态的守卫,远处的街道中,士兵们的冲锋速度也渐渐减慢。随后,他们忽然举起手中的大剑,像是某种仪仗队似的,一边向前走去,一边喊起了齐刷刷的口号:

“国势倾颓!伪帝无能!斩断十字!真王归来!”

洪亮的声音在长河镇内一遍又一遍地回荡,听在投降的守卫耳中,听在平民百姓耳中,像是分针滑过十二点的巨大钟鸣、

所有人都在那一刻怔住了。

缩在角落里的人们,忽然像疯了似的,争先恐后地跑向窗户,瞪大了眼睛向外看去。

只见,一个身穿华丽长袍、头戴王冠的中年男人,此刻正飘浮在千人军队的上方,张开双臂,神情庄重,平视前方。

“那个是……陛下?”

“难道、难道传言里说的都是真的……”

士兵们的口号仍在继续,震得他们鸡皮疙瘩乱起,头皮发麻。

而国王飞在队伍的最前方,引领着队伍缓缓前进——这一幕落在人们眼里,不知为何,让他们想到了“灯塔”这个词。

军队前进的步伐是那样坚定,好像哪怕伊科尔的法师大军就在前方,他们也会把敌人踏成灰烬。

可……这种坚定似乎都变得有些陌生了。

而此刻,处于队伍正前方的守卫们,也脑子一热,有种快要留下眼泪来的冲动。他们的身体微微颤抖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胸腔之内震动,快要破壳而出。

……真的是陛下吗?

真假国王的传言他们都听过。他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,可是,当伊科尔的大军长驱直入,王室毫无作为的时候,他们心里总会抱着一丝希望。

希望……有一个真国王能从天而降,保护他们的家园。

大部分人都不敢把这种念头说出来,也不敢质疑来自格罗瑞王宫中那位“国王”的一切命令。可是,他们没有想到,这样的场景会在这天夜里降临他们的长河镇。

——这个平凡无奇的小镇。

“妈妈,那个人真的就是国王陛下吗?”

“错、错不了!我看过那么多次陛下的画像,真的是他!他回来了!”

军队和国王行过的地方,街头到街尾,一扇扇紧锁的房门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,纷纷打开。人们裹着外套,提着油灯,从门里探出身子,望着那支渐渐远去的军队,怔怔地出神。

很快,整个长河镇的灯都亮了起来。这个向来有早睡习惯的小镇,忽然像是大城市里的酒色长街一样灯火通明。

而国王飞过的每一条街道,人们无不纷纷朝拜。

“陛下真的回来了……”

旅店的房间里,商人哈尔站在窗边,望着刚从这条街上行过的军队和国王,喃喃自语道。他一向信奉握在手中的金钱,可是此刻,他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。

以后也该能好好做生意了吧……

他转头,想跟本杰明说点什么,却发现本杰明早已从旅店的房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哈尔愣了愣,随即哑然失笑。

国王飞在天上,还能是谁的功劳?本杰明法师肯定早就离开了。自己刚刚在窗边看得太入神,连人走了都没注意到。

哈尔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不过,自己这一趟长河镇,也真的是没白来。

他扶着窗沿,望着天空中国王的背影,不由得这么想道。

“斩断十字?好大的口气!区区流匪,盗走王冠,就敢说自己是当今的国王陛下,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?”

然而,就在军队渐渐接近镇中心的时候,一声仿佛被什么魔法加持过的质问,忽然从天空中传来,把千人高喊的口号声都给压了下去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不断行进的军队停住了,国王望向声音的方向,也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只见,远处的夜空中,一个闪耀着圣光的身影忽然飞了过来。靠近之后仔细看,不,那是两个身影,一个背后长着光翼的老人,他手里又拎着另一个老人。

看着天空中的那两个不速之客,军队的口号也停住了,长河镇高亢的气氛在这一刻降到冰点。

跟在军队后面的守卫抬起头,看了两眼,忽然露出惊容。

“那是……镇长?他怎么跑那去了?还有……那个提着镇长的人是谁?”

就在整个场面骤然僵住的时候,忽然,又是一个身影,从军队之中飞起。他身上裹着漆黑的法袍,兜帽之下露出有些杂乱的棕发,苍白的面容看上去十分年轻。

“是你。”本杰明飞在天空中,望着前方年长的主教,缓缓开口,“好好的格罗瑞不待,偏偏要跑到这个小镇里来。你这个主教当得就不能安分一点吗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