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空中的城堡

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主教的身躯忍不住抖了抖,就像是豺狼遇见了老虎一般被死死压了一头的恐惧。

这小子……

不行!自己绝不能死在这里!

迷雾已经走到了今天,出路就在眼前,因此,他又召唤出一层圣光护盾,将自己保护起来,然后笔直地飞向了前方。

然而,前方仅剩的一层冰雾,却在此刻发生了变化。

像是训练有素的将士接到命令,冰雾瞬间聚集起来,无数细碎冰晶颗粒粘合在一起,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化作了一道坚固的冰墙,拦住了主教的去路。

主教飞得太快,来不及绕开,只能一头撞在冰墙上面。

咚!

当然了,有层层护盾的保护,主教并不会受什么伤,可那堵冰墙也只是被他撞出了些许裂缝,看上去依然很坚固。同时,反作用力把前冲的主教毫不留情地弹了回去。

主教深吸一口气,回过神来,立刻有些惊慌地回头望了一眼。

……还好,那小子还没追上来。

这种情况下,他来不及想那么多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调转方向,准备绕过这堵冰墙,先从这片冰雾之中逃出去再说。

——到处都充斥着对方的魔法,这种感觉实在是……太令人不安了。

然而,他刚把头转回来,就再次愣住了。

只见他眼前,刚刚那堵冰墙上的裂缝已然消失。不仅如此,冰墙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,周围的冰雾源源不断地涌过来,使得整堵冰墙开始了飞速地生长、蔓延……那种感觉,就像是传说中的神轻点指尖,将大地和高山创造出来一般。

主教甚至来不及思索,冰墙就已经彻底充斥了他的视线。而当他回过神来,向上、向下、向前、向后看去,所有的方向已经被组合在一起的冰墙彻底挡住。

——他根本找不到出路。

不仅如此,原本浓郁的冰雾已经稀薄不少,可它们就像是某种养料似的,依然没有停止涌动,一头扎进四面八方的冰墙中,催动着墙面继续生长,变得越来越厚。

光洁的墙面上,倒映着主教那张愕然绝望的脸。

在他看来,这些冰墙已经构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结构,就像一个纯粹由冰构成的房屋。然而,也正因为如此,主教才感到更加匪夷所思。

这是什么魔法?那小子是怎么做到的?

他的脑子有些当机。此时此刻,他唯一清楚的事情就是,如果他不能从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鬼魔法的产物里突破出去,他可能要永远留在这里面了。

就在主教陷入绝望的同时。

下方长河镇的人们,他们抬起头,望向天空,望着天空中出现的神奇景象,也不由得张大嘴巴,一时间有些失神。

“我的神啊,那是……一个城堡吗?”

没错,城堡。从他们的视角来看,迷雾骤然收缩、凝聚……融合成一面面冰墙、最终构建而成的巨大物体,就是一座悬浮在天空中的微型城堡。

虽然建筑细节有些粗糙,没有刻在墙壁上的华丽雕纹和有序排列的圆拱形窗户,但是一眼望去,那就是一个城堡该有的形状。层叠有致的墙面往上,尖顶耸立而起,犹如一顶顶制式生产的高帽,排列出强迫症般整齐对称的模样。

那一刻,镇民们差点跪在地上。

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城堡。说实话,这个城堡不只建得不仔细,体积也有点缩水。但……这可是一个飞在天空中、纯粹由冰构成的城堡啊!

城堡成形的那一刻,迷雾消散,被遮挡许久的夜空也重新显露。于是,月光落下来,在冰的折射下给整座城堡都染上了一层光晕。

人们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

这……好像真的是他们见过最震撼人心的景象。

国王看着天空中的冰城堡,呆了片刻,才慢慢回过神来。他扶了扶自己头上的王冠,长舒一口气。

“这家伙……赢了就赢了吧,非要遮遮掩掩的,让别人一直担惊受怕,最后还搞出这么一个东西来,是嫌自己的风头不够吗?”

将军却露出欣慰的神情,彻底收起给国王准备的农户衣服,点着头说:“不论如何,能赢就好。”

在他们看来,空中城堡的出现,就意味着本杰明已经结束了这场战斗。

当然,就城堡内部的情形,离战斗结束还差着那么一点。

“你怎么不跑了?”

主教忙着寻找冰墙上的破绽,本杰明的声音却再次传来。

顿时,主教的身子抖了抖。

他深吸一口气,回过头。

这一次,没有了冰雾的阻隔,他可以清晰地看见本杰明就在他身后不远处,面带微笑,双脚踏在冰面上,踱着步子缓缓走来。

“你……神的意志无所畏惧。你真以为弄出这么一个鬼东西,我就会怕你吗?”主教不由得后退几步,强打着精神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闻言,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。

“你可以试试看。”

在他说话间,主教背后的冰墙忽然突起几根冰刺,伴随着一声脆响,直接穿透了主教身边的护盾。主教被吓了一跳,连忙往边上飞去,才没有被直接洞穿了胸膛。

本杰明见状,遗憾地摇了摇头。冰刺也缓缓后缩,恢复到原来光滑平整的墙面。

“你……你这个卑鄙的混蛋!”

主教惊魂未定,又召唤出一层护盾,然后指着本杰明骂道。

本杰明微笑:“各凭本事罢了,你要是有什么手段,也可以尽管试出来。”

然而,在他说话的同时,主教周围又是凭空浮现出无数根细小的冰针。冰针刚一出现,便朝着主教袭来,将主教仓促召唤出的圣光护盾再次打破。

“怎么可能,我……我的神术会为什么会变弱?你把圣光怎么了?”

本杰明只是微笑不语。

面对一个马上要死的人,他实在是懒得解释,他是如何利用自己水元素独有的排斥效应,影响城堡内的光元素,进而让发生在这里的神术威力减弱。

——这种使用方式不像禁魔水球那么强硬,所以也不会太过耗费精神力,他还维持得住。

当然,维持太久还是不可能的。用冰建造一座空中城堡虽然很酷炫,但费力那是肯定的。本杰明此刻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,越旺盛却,就越显出底气不足的意思来。

所以……还是别玩太久了。

主教还是远远地飞在那里,不敢靠近任何一面墙,重新召唤出护盾保护自己。实际上,对方已经再次开始了吟唱,听咒语,应该是某种威力很大的高级神术。

绝望下的殊死一搏吗?

本杰明笑了笑。

如果主教真的能用出来,说不定真能给他制造不少麻烦。

可惜,他别想用出来。

就在主教闭着眼睛拼命吟唱的时候,本杰明看着他,轻轻地拍了拍手。

仿佛某种东西被唤醒,吟唱中的主教微微一颤。剧烈的痛楚迫使他中断了施法,他睁开眼睛,往自己身上看去。

只见他浑身上下,奇怪的冰刺犹如荆棘一般不断蔓延,从他的血肉中长出来,再钻进他的另一处血肉之中,把他原本就苍老的身躯扎得千疮百孔。

主教不敢相信。

外面的圣光护盾还好好的,一点也没被打破。

这东西……这东西是怎么进来的?

剧烈的疼痛潮汐般向他涌来,要将他彻底淹没——他想不明白了。因此,他只能提起最后一点意志,抬起头,怔怔地望向本杰明。

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画面,则是本杰明摇了摇头,缓缓开口,说:“其实在你失去护盾,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一刻起,你就已经死了。对不起,我只是想看看你垂死挣扎的样子。”

主教并不能给出任何回应。

他维持着看向本杰明那个神情,主要是震惊,或许有疑惑,还有不甘,却又来不及表现出愤怒仇恨……一切都随着他的生命凝固,坠落在城堡的地面,发出一声闷响。

那一刻,隔着半透明的冰墙,下方的民众也注意到了这一幕。

“诶,那是……”

人们皱眉看去。

主教的尸体印在晶莹剔透的冰面上,好像有人贴窗打死了一只苍蝇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