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三章 如何激怒一位女王

面对女王渐渐阴沉的语气,那个使者的脸色却没有出现任何变化。

“我当然知道自己很危险。”他正色道,“但如果能用我一个人的性命,换得女王陛下背负上残暴的名声,让人们都认为法师是连使者都要杀的罪恶之徒,那我这条命也算是值了。”

女王闻言,扬起下巴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“不敢威胁女王陛下,但请陛下注意,神在注视着您的一举一动。”

女王沉默了下来。

整个大厅陷入死寂。她盯着使者,脸色阴沉得仿佛周围的法师都以为女王要让他们动手了。然而,在十多秒的沉寂之后,女王忽然发出了一声轻笑。

“有意思……”她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忽然转头,对着边上的仆人开口,“给这位使者准备一个房间,毕竟是客人,我跟他很聊得来,当然要多留几日。”

仆人一愣,反应过来之后,神色如常地点了点头,转身匆匆离开。

使者倒是皱起了眉。

“陛下……您这是打算软禁我吗?”

女王发出一声冷哼,说:“你明白就好。我的确不好杀你,但是让你过得生不如死,还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。”

使者摇了摇头:“这又何必?拒绝您的要求是卡梅伦主教的决定。我只是个传信的使者,您就算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,主教大人也不会改变心意的。”

“是啊,合作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。”女王也点了点头,说,“但起码,能让你吃些苦头,我和我的法师们会过得更开心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使者无言以对。

在女王的眼色之下,几个侍卫围上来,把使者团团围住。使者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抗拒,但这么一大群人围着,他也没办法抵抗,只能乖乖地被这几个侍卫带了出去。

然而,女王却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,准备了一个“房间”。

“臭小子,进去好好待着吧!”

山丘城内的监狱中,使者被一把推进了最深处的牢房。阴暗潮湿的环境再加上满地散发着尿骚味的稻草,感觉猪窝也比这里好多了。

侍卫们刚把使者推进去,就把门锁上,极其漠然地瞥了他一眼。

那眼神好像在说:“等着吧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
使者也适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。

侍卫们摇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

使者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,直到确认周围没有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,终于,他收起脸上的恐惧,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“啧啧啧……居然被关起来了。传说中的监禁play,你不感觉兴♂奋吗?”

而这时,系统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。

“兴奋个屁。”使者——也就是伪装过后的本杰明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身处的牢房,露出嫌恶的表情,这么说道。

“活该,谁让你要去挑衅别人?”系统幸灾乐祸地道。

本杰明懒得理它。

废话,他当然要去挑衅!不挑衅女王,他怎么制造恶感,进一步降低女王和教会联合的可能?

总的来说,这个伪装使者从中作梗的计划还挺顺利的。出示文书之后,这里的人立刻就相信了他的身份,连怀疑都不带怀疑的。而在稍作伪装之后,许久不见的女王,似乎也没有把本杰明这个在克鲁萨德大门见过一面的法师认出来。

更重要的是,女王还算理智,没有要杀他的打算。万一本杰明挑衅得太过火,女王真的要杀他,他也就只能用出魔法,露馅逃走了。

而现在,他被关了起来。虽然不太明白女王为什么会振作,但这简直就是事情发展最顺利的那种方式!

这么想着,本杰明马上开始了他的工作。

——他心念施法召唤出一把冰刃,开始子啊墙上刻字。

大概花了几分钟,把他要留的字留好,他便发动虚无状态,直接从牢里穿了出去。牢外面是山丘城的冷僻街道,本杰明一边易容,一边观察着周围守卫的东西,慢慢地就远离了监狱这一带。

没一会,他就变成了一个黑发的年轻人,和山丘城内的居民一样,若无其事地走在街上,没有人认得他。

不过,城里的情况倒是让他有些吃惊。

明明是一座刚刚被打下来的城市,居民的样子却出人意料的淡定。各条街道虽然算不上多么热闹,但也绝对没有冷清或是肃杀的感觉,人们有些小心翼翼的,来去都很有秩序。

本杰明知道这些城市基本没有抵抗过,都是直接投降的。但是刚被占领,城内治安就能维持到这个地步,没有掠夺,没有引起混乱,伊科尔那边恐怕下了不少功夫。

——女王是真心想要占领卡瑞特斯,把这里当做她的领土在治理。

本杰明不由得有点担心把这些领土夺回来的事情。

以国王的能力,真的做得到这一点吗?

最终,他还是摇了摇头,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。教会才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座大山,先把教会解决了,再想着要如何把领土夺回来吧……

就这样,计划顺利完成。本杰明找了个机会,从山丘城混出去,很快飞离了伊科尔的势力范围。

与此同时。

山丘城的市政厅里,女王皱眉看着身边的一位法师护卫。

“你刚刚为什么要一直给我使眼色,不让我对他动手?”她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不满,“一个使者,杀了就杀了,教会拿他来做文章又如何?不值一提的小伎俩罢了。”

法师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不……这个人,我可以隐隐感觉到,他的精神力非常强,起码是主教级别的人物。把他留在这里,绝对比杀了他有利用价值。”

女王闻言,脸色微变。

“主教级别……怎么可能?派这么一个人过来,教会的目的何在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但陛下还是小心为上。万一刚刚陛下执意要杀了他,恐怕他会奋起反抗,甚至可能伤到陛下!”

女王深吸一口气,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“……我明白。”

她只是依然有些想不通,教会如果真的打算拒绝她的条件,随便派一个使者过来不就行了,为什么要派一个主教级别的人物过来?

而且……那个人,对于主教级别的精神力来说,似乎有点太年轻了吧?

沉默片刻,她忽然一怔,意识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——一个主教级别的人物,她准备的“房间”恐怕关不住对方。顿时,她有些急切地把侍卫叫过来,询问那个“使者”的情况。

侍卫不明白情况,但还是说:“陛下,没出什么事啊。我们一直守在门口,他就关在最深处的牢房里,可安分了。”

……可安分了?

那一刻,女王忽然生出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。

“好,你带我过去,给我展示一下他到底有多安分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压抑下怒火,用平静的声音说道。

侍卫一脸困惑,但又有些惶恐地点了点头。

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安分?”

只见牢房中,门还锁得好好的,里面的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而且,更令人惊讶的是,牢房的墙上还刻了一句话。

——愚蠢的老太婆,等待圣光的审判吧,你会死得很惨的。

看到这句话的那一刻,几个侍卫的脸色都变得煞白。他们不明白人究竟是怎么跑的,但此时此刻,他们却只能慌张地低下头,甚至不敢去看女王的反应。

至于女王本人……

她的表情看上去还算平静,嘴角甚至还微微弯起,有点要笑的意思。但你如果靠近了仔细去看,能发现她仅剩的那只眼睛边上,似乎有青筋在跳动。感谢书友140817082403485的打赏~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