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九章 教堂的雨

“怎么了?”

本杰明转过身,疑惑地问道。

伊丽莎白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你还要要回霍里王国,是打算去找教会的麻烦吗?我……我能跟你一起去吗?”

本杰明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。

“你好不容易才从这个地狱逃出来,为什么又要回去?”

伊丽莎白低下头,用有些低的声音说:“……我想报仇。”

本杰明闻言,露出有些无奈的神情。

他也不清楚对方在静默学院覆灭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,可是所谓的“复仇”,绝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干成的事。这帮人连逃出大门都做不到,谈何朝着教会复仇?

“推翻教会是个好理想,你可以去魔法学院逛逛,不过眼下……以你的实力还不行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伊丽莎白有些疑惑:“那你这次进霍里王国……”

“我当然不是现在就去把教会灭了啊?你以为我真有这么厉害?”本杰明扶额。听对方的意思,还以为他一招就能轰平圣彼得大教堂,所以不想错过教会覆灭时的景象?

想得也太美了。

“那……会有那一天吗?”

“当然会有。”本杰明点了点头,用鼓励式的语气答道,“只要天底下,有一半的法师心中怀着这样的心念,而且愿意为之努力,那一天就不会太远。”

不只伊丽莎白,其他法师闻言,也直愣愣地盯着本杰明,像是他说出了什么很惊人的言论似的。

本杰明见状,皱了皱眉。

“怎么了?”

伊丽莎白又盯着他看了两眼,摇摇头,说: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虽然这话听上去太像神父用来麻痹无知信徒的空话,可是看你的眼神,我觉得……你是说真的。”

“……我当然是说真的。”

“那么……如果有机会的话,你能帮我看看我的父母吗?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王都,在王宫南边的乡间休假。”伊丽莎白缓缓道,“你不用现身跟他们说话,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。”

本杰明闻言,耸了耸肩,说:“可以吧。不过我也不确定有没有那个时间,所以你不要抱太大希望。”

“没关系,能把我们带出来,我们已经很感谢你了。”

本杰明笑了笑,随意地挥挥手,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就这样,这十几个法师转过身,开始朝着东面进发。本杰明也再次飞到半空中,花了几个小时,再次回到了霍里王国境内。

而这一次,他没有再往克鲁镇的方向飞去。

他在附近的山上干掉了几十个神父,对于教会来说,这绝对是一件大事了。克鲁镇现在肯定乱得跟什么似的,教会应该也会往这边派不少人来调查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也算是履行他与弗尔家族的承诺吧?

把教会的注意力吸引走,给贵族留下一点运作的空间。当然,本杰明心里很清楚,仅仅只死这么几十个神父,教会不会真的派遣大部分力量来调查这件事情。

他得搞点更大的新闻出来。

朝着霍里王国的中心地带一点点飞去,本杰明心中慢慢有了计划的雏形。

大概在第二天早上,他抵达了一个新的小镇。这个小镇不怎么繁华,在清晨则更显得安静。只有农户忙碌地从家门口走出来,赶往田地开始新一天的劳作。

但……本杰明看到了镇中心的那个教堂。

这就是霍里王国,不论再小的城镇、再偏远的乡村,教堂一定是聚落当中必不可少的存在。教会用这种无孔不入的方式,将他们的影响力渗入每一个居民的生活当中。

——这是他们能在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基础。

本杰明无法在短时间内将着一切摧毁掉,但是,从吸引注意力的角度出发,他可以对这些教堂下手,动一动教会的命根子。

“教堂里……好像在做早课吧?”

本杰明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悄悄地降落,走进了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之中。

他迅速来到了教堂外。

“神,我赞美您,因为你的慈爱与恩典,我们才得以享受丰盛的粮食。神,我赞美您,因为您的宽厚与慷慨,我们才得以清洗与生俱来的罪孽。神,我赞美您……”

齐刷刷的祷告声隔着墙壁,依然可以清晰地传到本杰明耳中。本杰明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封建迷信和教会的洗脑结合在一起,放在这个确实具备超现实能力的世界中,还真是无往不利啊!

就算没有弗尔家族的交易,他都忍不住想给这些人捣乱了。

“神父大人,我们这边已经很多天没有下雨了。您能不能向神祈祷,给我们降一场大雨,缓解一下田里的干旱?”

在祷告词念完后,教堂内安静片刻,一个居民双手合十,满脸虔诚地发言问道。

神父闻言,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。

“神对一切自有安排。”他的声音像飘在天上的云,缓缓传到满座的信徒耳中,“只要你足够虔诚,耐心祈祷,神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居民闻言,像是蒙受了圣恩一般,激动地点着头。

神父则继续道:“现在,就让我们为了即将到来的甘霖雨露,虔诚地朝着神祈祷。记住,你们心中千万不要有任何杂念,哪怕只是一点的不虔诚,也可能会招来神的不悦,为镇上招来灾祸。”

底下的人更是忙不迭地点头,纷纷闭上眼睛,聚精会神地祈祷着。

祈祷着,祈祷着……

咦?

那个刚才发言求雨的居民,忽然感觉耳畔传来了淅淅沥沥的声音,仿佛是雨滴坠落在教堂屋顶发出的声音。

下、下雨了?

顿时,居民眼睛一热,差点激动地站起来。

天啊……神、神居然真的回应了他们的祈求?这是……这是神迹啊!

那一刻,居民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,连心中默念的祈祷词都忘了。呆滞了好一会,他才更加用力地合紧双手,虔诚地在心中祈祷。

不止是他一个人,教堂内的所有信众,此刻都怀着和他类似的心情。他们听到“雨声”,以为他们的虔诚打动了神灵,于是更加激动地祈祷了起来。

——他们实在是太虔诚了,在这种情况下,连个睁开眼睛朝窗户外面看一眼的人都没有。

因此,直到惨叫声从这件不算华丽的教堂中传出来,他们才被惊醒,愕然地睁开眼睛,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。

“神、神父大人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只见,窗外的雨还在淅沥沥地下,水流蜿蜒地从窗台、门缝之类的地方流进来,汇聚在讲台之上。而站在讲台边的神父,此刻心口却出现了一个小洞。水流从中穿过,仿佛一条扭动着身躯的毒蛇。

所有人都看呆了。

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神父丧失了醉红藕一点意识,无力地倒在地上,鲜血和雨水混杂在一起。而窗外的雨,也在此刻忽然停了下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