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九章 原始的魔法

“提他做什么?跟我回部落,好好学习魔法,和大家一起抵御三个月后的魔潮。其他的事情,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。”

闻言,本杰明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。

所以……看这个表现,从时间线上来说,此刻的该隐和亚伯应该已经存在很严重的分歧,大概就快决战了?

不过,他还是感觉相当的摸不着头脑。

从兄弟决裂再到双方在神弃之谷开战,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?至少,从他目前获得的信息量来看,人类在这个时代还生活得有些费劲,存在着什么魔潮之类的东西,他们真的有工夫去内斗?

一言不发地跟在该隐后面,大约半个小时后,本杰明来到了他口中的“部落”。

说是部落,但他没想到,这个部落比他想象中还要原始。房屋用竹子和圆木搭成简陋的形状,遮蔽性很差。大部分人衣不蔽体,只用兽皮缝制起来,挡住重点部位,大概只有像该隐这样地位崇高的人才能享有完整的衣服。

本杰明不禁疑惑,这到底是什么时代?难道魔法没办法帮助他们在生产力上更进一步?起码……脱离这种最原始的水准吧。

虽然疑惑,不过,他终究还是没说出来。

该隐不是说要教他魔法吗?等会看看吧,在这样一个起源的时代,魔法究竟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着。

来到部落之后,遇到的人都纷纷朝着该隐行礼,该隐则是一一点头示意。在他们交流的言语间,充斥着“魔潮”、“祭祀”、“神谕”之类的字眼,也大概为本杰明把这个时代的背景模糊地勾勒了出来。

渐渐地,他觉得那个因为“魔法神”和“光明神”的祭祀问题,最终导致两兄弟决裂的传说版本,似乎和这个更像一点。

只是……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神存在的证据。

很不幸,被屏蔽了意识空间之后,本杰明现在就像个什么都不会普通人,否则早就利用水元素感应法,把这个部落里的隐秘窥探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比斯特,你在想什么?别磨磨蹭蹭的。”

大概是本杰明的样子有点心不在焉,该隐忽然转过来,对着他这么呵斥道。而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本杰明甚至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顿时,该隐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悦。

“我……我来了。”本杰明见状,赶忙跟过去,“该隐大人,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?”

该隐催促道:“猎杀五只魔兽,取它们的血,用来完成你加入部落的仪式。只有这样,你才有资格成为我们部落的一员。”

……好原始的仪式。

本杰明有些无奈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他不清楚眼下这个处境到底算是怎么回事?他要在这里留多久?而现实中呢?现实中,他们还在神弃之谷吗?会不会有危险?

各式各样的问题,让他的心情也变得有些着急。他可不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,现在他肩上还扛着一整个学院的人,可不能平白无故地就这么消失了。

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到现实中去……

本杰明摸了摸口袋,发现自己的法袍也消失了,现在他的样子,和那些衣衫褴褛的原始人差不多,估计连长相也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
还真是彻底进入了那位“比斯特”的视角啊?

没有魔法,没有银杏树叶,本杰明想不到任何办法。因此,他也只能乖乖地跟在该隐后面,从部落的另一个方向离开,再次进入密林。

当然,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还是少不了。

“该隐大人,我们周围到底还有几个部落啊?”

“您都会些什么魔法啊?好厉害,能示范为我看看吗?”

“魔潮是什么东西啊……”

可能是在魔法学院里待久了,每次那些学生狗仔队似的围上来问东问西,本杰明狼狈之际,也学到了这一招。该隐被他问得头都大了,虽然一开始不愿意多说,但慢慢地还是被本杰明套出来了一些东西。

这是一个相当原始的社会,魔兽丛生,生存环境被挤压得非常厉害。因此,他们的活动范围也非常狭小,没怎么探索过外面的世界。而在已知的范围内,大概有六七个部落,该隐统领的这个应该是最大的,据说,这个部落里面总共有好几百个法师。

放在这个时代,应该也是很强大的一股力量了吧?

只是,该隐依然对亚伯和神术的事情避而不谈,因此,本杰明也无从得知,光魔法作为各系魔法中的一分子,究竟是怎么独立出来,还与法师反目成仇的。

但他还是继续努力地问了下去。

“闭嘴。”

忽然,该隐打断本杰明滔滔不绝的问题,停下了脚步。

本杰明也是一愣。

只见该隐的脸色变得十分严肃,望着前方的密林,压低声音对本杰明说:“它们来了。你拿着这把小刀,站在我后面。等我把它们打到失去战斗力,你就去结果掉它们。”

……魔兽吗?

终于可以看到这位魔法始祖是如何出手的了。

这么想着,本杰明点点头,接过小刀,乖乖地站到了该隐身后。

随后,前方的密林中,几只体型巨大的狼兽一冲而出,恶狠狠地朝着他们扑过来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几只魔兽的形态看上去颇为正常,和一般的野兽似乎相差无几。

本杰明也忍不住想道,难道在漫长的岁月之中,还有什么东西影响到了魔兽,才让它们进化得越来越奇形怪状?

与此同时,该隐也出手了。

他没有像本杰明预期中的念起咒语,而是轻轻打了个响指。随后,一团火焰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,瞬间便吞噬了迎面扑来的狼兽。

不过,火焰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大概几秒钟后,该隐挥挥手,散去了火焰,转头示意本杰明过去动手。而那几只被灼烧过后的狼兽,此刻也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本杰明愣住了。

这是……什么手段?

没有咒语,没有符文,该隐似乎只是纯粹地动了动意念,火元素就听从他的指挥,形成火焰,重创了那几只魔兽。

这家伙……难道他也是用意识空间施法的?

可是,这过程感觉又不太像。

本杰明现在丧失了所有元素感知的能力,仅剩下精神力,能够从这个过程中窥探到的东西不多。但他也意识到,这可能是一种他完全没有接触过施法方式……或者说境界。

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“行了,不过只是几只最弱小的魔兽。只要你学会魔法,以后一样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事情。”该隐见本杰明一直没动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,“我们将要面对的东西,可比这些强大得多了。”

本杰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举起该隐给他的短刀,朝着那几只奄奄一息的狼兽走去。

“我……我这就去……”

然而,话音未落,他便忽然脸色一变,转过身,用极快的速度挥起刀,一刀捅进了该隐的胸口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