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七章 麻烦的善后工作

最后,这场学院袭击战以颇为惨烈的方式画下了句点。

来自伊科尔的大部分士兵都不愿意投降,被杀得干干净净。那几百位法师也对女王忠心不二,甚至就有当场自杀的,或者开始疯狂反击,最后被本杰明也冻成了一片冰雕。

后续战斗持续将近一个小时。虽然几乎是一边倒的局面,但光是杀人就杀得他们有些手软。也因此,在战斗结束之后,所有人都露出了疲惫的神情。就连躲在学院里几乎没怎么出手的学生,看着满目疮痍的街道,也不由得一阵目眩。

大约统计了一下,伊科尔这次偷袭,派出了四百一十六位法师、五万士兵,可以说是战争史上的一个壮举了。本杰明也很难想象,女王究竟是怎么带着这么多人,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到附近的。

不过,都是已经结束的事情,他也懒得再去追究。

小镇的营地中,他们找回了学院的俘虏。原来,在偷袭开始的时候,学院的法师和伊科尔军队在小镇街道中展开了一系列战斗。其结果当然是学院大败,大部队退回学院,利用符文进行防守。大约有二十多位法师被伊科尔俘虏,还有十几位法师在那次战斗中丧生。

令人遗憾的结果,但至少,他们守住了自己的家园。

学生们纷纷走上街头,清理战场。瓦利斯开始策划悼念活动,期末考试刚要开始,小镇的重建计划也得赶紧列入日程……

战斗结束之后,他们虽然疲惫,但剩下的更多还是忙碌。

至于本杰明,则是带着女王,在学院的地下室开始了拷问。

——没错,在把她冻成冰雕之后,本杰明并没有选择直接冻死她,而是留她一条性命,准备利用她解决伊科尔的问题。

“令人遗憾的结果,不是吗?”昏暗的灯光下,本杰明冷着一张脸,缓缓道,“你几乎赌上了一切,最终也失去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。”

女王绝望地道: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我没兴趣看你在这里耀武扬威。”

“你以为我不想杀了你吗?”本杰明发出一声冷哼,说,“可惜,你的会长给我发来了消息,央求我留你一条性命,否则我早就把你推上了断头台。”

他没有说谎,战斗结束之后,会长确实向他传达了这样的要求。

虽然伊科尔的军队已经被大败,所有法师也喝下解药,脱离了女王的控制,可眼下的伊科尔可以说是混乱到了极点。政令不通、流言四起……光靠会长一个人,似乎还是控制不住局面。

另外,据他所说,法师公会已经彻底宣告解散,几千名法师,最后愿意留下来帮助会长的只有几百人。而瑞吉纳的官员也有至少一半人不愿意屈服,所以导致了目前的混乱局面。

幸好从前帝国的贵族子嗣不多,也一直没有什么厉害的贵族角色,否则伊科尔恐怕已经开启了群雄割据的局面。

只是……他们依然得警惕克鲁萨德大门外的教会。

也因此,本杰明才在这里与女王对话。

“会长?他是叛徒,背叛了我,也背叛了自己的国家!”女王立刻露出不屑的神情,满脸愤恨地说道。

看上去,好像和本杰明比起来,她反而更恨会长。

“没人在乎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本杰明却摇头,忽然拍了拍手。伴随着他的动作,女王忽然捂着自己的肚子,痛苦地倒在地上,惨叫声响彻地下室。

“我给你种下的诅咒,只有比我魔法实力还要强大的人才有可能解开。”他的声音缓缓传到女王耳中,“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”

本杰明控制着诅咒发作了五分钟,女王也数次痛晕过去,然而再从昏迷中因为剧痛而醒来。最终,她只能无力地瘫倒在地上,什么硬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随后,本杰明便带着她,连飞一天,来到了瑞吉纳。

“陛下,没想到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今天这一步。”

清冷的王宫之中,会长望着女王狼狈的样子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女王面如死灰,什么都没说。

“教会那边什么情况,会不会趁虚而入?伊科尔现在挡得住吗?”本杰明则是走过去,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清楚。”会长转过头,说,“大门那边没什么动静。我们安插霍里王国的探子也回报,教会最近格外安静,一点动作都没有。”

本杰明闻言,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不对吧……

如果是因为神弃之谷的事情,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,教会应该早就探索完毕了才对。而以他们的作风,如果能抽得出手,绝对不会在伊科尔这件事情上袖手旁观。

有什么阴谋吗?

他觉得自己得给弗尔家族写一封信,搞点内部情报过来了。

“那么……现在伊科尔的情况还稳得住吗?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本杰明想了想,又转而问出了新的问题。

很显然,他们不可能再让女王登上王位继续统治伊科尔。伊科尔需要一个新的统治者,可信的,能够扛住教会威胁的,最好还得名正言顺,否则伊科尔内部自己肯定就先乱起来了。

女王可以暂时当一个傀儡,用来稳定一下国内局势,但是……以女王的性格,她只要还能够接触到政治,时间一长,肯定又会生出些事端。

会长的想法似乎也和他一样,说:“暂时可以稳住,但伊科尔需要一个新的统治者。”

“国内还有什么落魄贵族吗?只要能和女王拉上一点血缘关系的,拿来都可以,起码会比较好控制。”

女王却在一边发出冷笑,会长也摇头,表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人选。

然而,就在他们愁眉不展的时候,忽然,一个法师匆匆跑进来,朝着他们汇报道:“会长大人,卡瑞特斯的使者刚刚过来了,我们要不要见一面?”

二人闻言,都有些惊讶地转过身。

卡瑞特斯的使者……

学院的大战以及瑞吉纳的政变都不是完全保密的事情,其他国家肯定也有所耳闻。这个时候派使者,恐怕就是为了此事而来。

然而,前一个法师才进来没一会,又一个法师走了进来,有些慌乱地道:“报告会长,弗瑞登的使者也来了!他们刚刚在门口撞上,似乎还吵了起来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