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二章 女王的结局

等到两国的人彻底离开王宫,本杰明才从大厅的后门中缓缓走出来。

“你觉得他们会接受吗?”会长转过身,朝着本杰明这么问道。

“他们会的。”本杰明耸了耸肩,说,“一方不接受,我们就全盘托付给另一方,这种形势下他们除了接受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能把这么一套方案拿出来,他们早就打好了算盘。伊科尔的统治权还在他们手里,因此,他们有权力让别人无条件接受他们的方案。

而这一套方案,似乎也是眼下困局的唯一解法了。

想要从伊科尔的王位转移中获得更多权力和利益,关键就在于平衡。他们眼下的处境,算是被夹在弗瑞登和卡瑞特斯的中间,所以两方的势力越平均,他们的重要程度就越高。

因此,本杰明才拿出了这么一套方案。

从表面上看,他们将伊科尔的统治权让给了别人。可实际上,法师却获得了名正言顺入主伊科尔的机会。弗瑞登和卡瑞特斯间的形势是平衡的,所以,裁决议会将会成为这个国家最受重视的机构。

——当两方票数相等,他们手中的那一票也会变得至关重要。

“轮流执政,法师监督…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这种法子来的。”会长忽然感叹道,“如果放在平时,就连乡下的农民都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。可现在……他们心中盼望着帝国的重建,而你利用了这种盼望,让这种制度拥有了民意支持的基础。”

本杰明闻言,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他只是稍微参考了一点现代政治分权制衡的思想。

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,过于新潮的政治制度一般是很难被接受的。他如果去街上随便抓个路人,告诉对方人民应该当家作主,对方只会觉得他是个疯子,并且对当家作主没有半点兴趣。

幸好,伊科尔的特殊情况给了本杰明很大帮助。分裂不过十来年,人们对于往日的帝国还是相当怀念的。而这种怀念,也抵消了史无前例的“无君主”制度对于这个世界的冲击。

也算是一次本土化的实验吧。

“联盟的条约已经拟定好了,只是……关于裁决议会的细则,这么闻所未闻的东西,应该只有你能弄出来了。”会长又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。

“放心,我会好好斟酌的,拟出草稿后再和你们具体商议。”

白纸黑字的法律是这种监督机制的核心。他们不能留下太过分的漏洞,否则两国把它利用起来,平衡就会被打破,轮流执政也会变成一个笑话。

当然,实现这一切的过程中,本杰明不会走到台前。学院和两国的关系已经有了恶化的苗头,为了能够把关系修复起来,这个恶人只好让会长去当了。

而会长对于承担这个责任也并无怨言。

毕竟,本杰明也作出了自己的让步。

“女王……你真的打算把她的性命保下来吗?”想到这里,他忽然问道。

“有什么关系?你已经毁掉了她的容貌和声音。就算她有机会见到其他人,也不会再有人相信她是曾经那个女王了。”会长叹了口气,这么说道。

本杰明摇头:“我只是不明白她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。”

会长闻言,深吸一口气,却没有说话。

见状,本杰明也不再多问什么,转身离开了大厅。会长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在大厅之中呆立了片刻,也摇摇头,从后门离开。

穿过漫长的走廊,打开几道秘密的机关暗道,会长进入了这座王宫最幽暗的地下室之中。他站在地下室的门口,眼神复杂,望着层层铁栅栏中被关着的那个身影。

“……你来了。”

那个身影开口,沙哑得可怕,勉强能从音调中大致分辨出她的性别。

——正是伊科尔的女王。

她绝望地靠在墙边,只是脸上那布满的疤痕和疥疮,让她和从前的样子实在差得太远。肮脏的头发挂在脸颊两侧,和地上铺着的干草似乎没有任何区别。

从她破破烂烂的衣服和神经质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,她已经在这里被关了不少时间。

“公主殿下,我会时常来看您的。”会长沉默片刻,才开口道,“再过一段日子,我们还会给您换一个监狱,条件应该会比这里稍微好一点。”

闻言,女王的肩膀微微耸动,忽然发出了一阵可怕的笑声。

“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?把我留在这里,就这么想要羞辱我吗?”

会长不忍地闭上了眼睛。

女王见状,狰狞的面容露出了更加讽刺的神情。

她用怪物般的声音说:“仁慈……先生从来都是这么的仁慈。来吧,仔细看看我的脸,听听我的声音,感受一下你到底有多么仁慈。”

“公主殿下。”会长睁开眼,说,“您做了太多错事,能够保住性命,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。”

女王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,歇斯底里地大吼了起来:“不许叫我公主!我……我是伊科尔的女王!”

会长沉默不语。

吼了一阵子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女王最终还是重新瘫倒在墙边,大口喘着气,用漠然的眼神注视着铁栏杆外的会长。

“……你还活在从前的帝国吗?”她的眼中再次流露出讥讽,“从前的帝国,父王还在世,把你邀请到王室的私人晚宴上。我会露出母后教我的甜美笑容,对你手中的魔法伎俩不停发出‘哇’的惊叹……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

会长闻言,长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女王却发出几声干笑,说:“不,你错了。我一直都没有变,是你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我。当然……或许你们根本没兴趣了解,谁会在乎一个公主心里是怎么想的?你们,还有父王,都只是想看到我装出来的那个温柔无害的样子罢了。”

会长沉默良久,摇了摇头。

阴暗的地下室陷入一种压抑的气氛之中。女王以她那恐怖的面容,盯着会长,看了许久,忽然开口:“放了我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女王忽然凑到铁栏杆边上,急切地问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我已经对你们造不成任何威胁了。”

会长深吸一口气,忽然看向女王,说:“陛下,活在过去的人是您吧?错误的选择需要付出代价,而您……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被肆意纵容的小公主了。”

闻言,女王浑身一震,忽然用力地握紧了手边的铁栏杆,整个人都变得沉默起来。

会长见状,失望地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